黃樸民:英雄鄭莊公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360 次 更新時間:2017-02-19 00:15:44

進入專題: 鄭莊公  

黃樸民 (進入專欄)  

   本文原載于《最是高處不勝寒:黃樸民解讀歷史人物》

   只要看看神州大地到處都把《孫子兵法》、《三十六計》、《厚黑學》捆綁在一起吆喝販賣;只要有功夫留意一下,欣賞人們在欺生宰熟、坑蒙拐騙方面無師自通的高超演技,你就不能不承認,熱衷權謀、深富韜略的確是中國的文化傳統有機組成部分,所謂“帝王之兵,貴謀而賤戰”,所謂“攻人以謀不以力,用兵斗智不斗多”云云,正是這種文化傳統的簡練概括、形象寫照。

   它往好里說,是崇尚智慧,善于競爭,“四兩撥千斤”;往壞處講 ,是心術不正,鬼蜮伎倆,“害你沒商量”。但不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它總是存在,總有人把它視為政治手腕與能力,譽之為“識時務”,有水準。事實上也是這樣,歷史上大凡在政治上有所建樹的人物,其成功的秘訣不外乎政治智慧超凡入圣,謀略運用爐火純青,風風雨雨等閑而過,把握主動永不言敗。

   歷史上這樣的成功人士多得是,不過,我不愿意趕時髦、隨大流,跟著別人去炒作、拜謁漢武帝、唐太宗、朱元璋、康熙爺這類青史上的大牌明星,倒更喜歡關注那些有特色的二三流人物。

   春秋初年的鄭莊公,是最值得說道一番的。

   鄭莊公是春秋初年鄭國的第三代國君,他在歷史上的最大作為,是篳路藍縷、拳打腳踢,通過各種手段使得西周末期才立國的小小鄭國,在春秋初年率先崛起,“小霸”天下,一鳴驚人。

   當然,與漢武帝、乾隆爺這類超級大腕的功業相比,鄭莊公這點兒事功也實在算不得驚天動地,可歌可泣。但是若從鄭莊公所作所為所體現的政治技巧來考察,就不能不讓人對他的深厚功力、綿長氣韻表示由衷的佩服了。

   鄭莊公政治手腕的老練,政治操盤能力的出眾,首先表現在料事能準。《孫子兵法》上說:“知彼知己,百戰不殆”,又說“多算勝,少算不勝”,一個政治人物是否成熟,不看他口惹懸河、不看他善于作秀,就看他有沒有睿智的頭腦,能否透過復雜紛紜的表象,一眼明了事物的本質,掌握戰略態勢的走向,料事如神,制敵先機。做到“未雨綢繆”,“勝兵先勝而后求戰”,“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這正是《管子》中提到的既“遍知”又“早知”的道理,因為所知有缺環,便不能掌握全局;而所知不及時,便失去時效性,成了“馬后炮”“事后諸葛亮”了。

   鄭莊公在這方面可謂是第一流的高手,他與其父鄭武公、其祖鄭桓公三代均為周王室的卿士,對周王室的大小事務、各種矛盾是了若指掌,諳熟于心。因此,作為局內人,他比其他人更早更清晰地看到周王室外強中干、色厲內茬的事實,看到“天而既厭周德矣”的形勢,認清“無可奈何花落去”,周天子權威的沒落乃是不可逆轉的趨勢,憑實力進行政治上的重新洗牌,諸侯爭霸,“禮樂征伐自諸侯出”的機會即將來臨,“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鄭莊公寧做“白眼狼”,不要虛聲望,遂當機立斷,高明決策,第一個跳將出來,“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利用操控王室政務的便利條件,讓肥水只流自家田,借雞下蛋發展膨脹自己的勢力,比曹孟德早上一千多年就玩起“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把戲,先后聯魯,伐宋,侵陳,滅許,一舉造就“鄭莊公小霸”的風光局面。

   等到羽翼基本豐滿后,又敢于過河拆橋,反目成仇,轉過身來向周天子叫板,甚至不顧忌冒天下之大不韙,“太歲頭上動土”,與周天子兵戈相向,敢作敢為,令全天下為之驚詫莫名,目瞪口呆,只好傻乎乎站在一旁看著鄭莊公一步步攀登上霸主的寶座,成為開春秋一代風氣之先的人物。而鄭莊公敢于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就在于他早已算準了周王室的反應,早就看扁了周天子的那些能耐。

   鄭莊公政治手段的嫻熟,政治操盤能力的超人,其次表現為遇事能忍。北宋大文豪蘇東坡《留侯論》有云:“古之所謂豪杰之士,必有過人之節,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

   可見,“遇事能忍”說白了便是要在處于下風時,能夠裝孫子,老虎扮貓,唾面自干。做到以退為進,以柔克剛,以不爭謙讓的方式,來達到爭的根本目的,“夫唯不爭,故無尤”。用杜牧《題烏江亭》的詩句說,就是“包羞忍恥是男兒”。一個人能夠真正踐行“裝孫子”哲學,那么,他眼光之遠,抱負之大,機心之深,胸襟之寬,都是臻于一流了,是令人畏懼、令人恐怖的,而鄭莊公就是這樣的人。

   “克段于鄢”就典型地反映了鄭莊公遇事能忍的政治風格。鄭莊公的母親姜氏在生他時是難產,吃足了苦頭,因此鄭莊公從小就不討母親的喜歡,橫看豎瞧總是不順眼;姜氏所寵信溺愛的,是鄭莊公胞弟姬段。大人物的私生活也是政治,姜氏的愛憎好惡就為日后的朝廷沖突埋下了深深的隱患。

   從《左傳》的相關記載來看,姜氏是一個心胸狹窄,自以為是,喜歡自我表演、權力欲很強的女人。鄭莊公登基后,她不甘寂寞,老是插手朝廷的政治,替愛子姬段經營前途。先是打軍事要地制邑的主意,遭到挫折,“一計不成,再生一計”,又逼迫莊公將姬段分封到京城(今河南滎陽東南),立為京城大叔。

   大叔段進駐京城之后,即大修城邑,圖謀不軌。大臣祭仲目睹這一情況,即提醒莊公要防止出現政出多門、尾大不掉的局面,以至威脅到自己的統治。但鄭莊公一笑了之,以一句“多行不義必自斃”應付過去。面對姜氏與姬段這種串通一氣,給自己多方制造麻煩,鄭莊公做到了隱忍不發,故意裝出一副無關痛癢、漫不經意的樣子,忍下一時之氣。大叔段見自己的舉動沒有遭到兄長的制止,便變本加厲,將鄭國西部和北部的城邑攫為己有。進一步擴充自己的勢力。姬段的肆無忌憚、得寸進尺之舉,讓鄭莊公的臣子們都感到“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夫公子呂就催促鄭莊公迅速采取行動,有力應對,以免變生肘下、禍起蕭墻,“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左傳•隱公元年》)可鄭莊公這時還是一再忍受,以“不義,不眤,厚將崩”為理由婉言謝絕了公子呂等大臣的建議,鄭莊公如此工于心計、老謀深算,真可謂是忍耐功夫修煉到了家。

   鄭莊公的遇事能忍,也反映在他處理與周王室的關系問題上。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鄭國與周王室之間的矛盾由來已久,周平王在位時為了稍加限制和分散鄭莊公的權力,曾打算任命虢公林父為卿士。但由于事機不密,為鄭莊公所偵知。鄭莊公對此甚為不滿,對周平王提出質詢。平王力圖予以否認,結果發生了“周鄭交質”事件。周以王子孤在鄭國為人質,鄭則以太子忽為人質于周。一場風波表面上暫時平息,可實際上是雙方互相猜忌更趨嚴重。

   公元前720年周平王去世,其孫姬林繼位,是為周桓王。在這之前,在鄭國充當人質的王子孤已客死于鄭國。王子孤是周桓王的父親,他的死使得桓王痛恨于鄭莊公的專橫忌刻,無法無天,加之桓王本人年少氣盛,缺乏政治經驗,因此上臺伊始,即急不可待地處處屈辱和打擊鄭莊公,雙方的關系更是日趨冷淡惡劣。

   鄭莊公畢竟富有政治經驗,他知道一味和周天子鬧僵并不符合鄭的根本利益,所以他不愿激化矛盾,面對周桓王的作梗為難,他努力克制心內的惱怒,百煉鋼化為繞指柔,于公元前717年主動前去王都洛陽朝拜周桓王,希望緩解長期以來彼此間的對立情緒。誰知周桓王是頭犟驢,只圖一時痛快,不顧后患無窮,一點也不買鄭莊公的賬,給鄭莊公吃了個閉門羹,讓他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接著周桓王又極不理智地干了兩樁讓鄭莊公極度不愉快的事情。一是在公元前715年正式任命虢公林父為王室右卿士,讓他與身為左卿士的鄭莊公分庭抗禮。二是于公元前712年強行向鄭莊公索取了鄔、蘇、劉、鄢等四座鄭國城邑,而以本不屬于周王所有的蘇忿生12個邑作交換,這等于是開了一張空頭支票,讓鄭莊公望梅止渴,畫餅充饑。此番作弄使鄭莊公極沒面子。令他氣不打一處來,但他深知“小不忍則亂大謀”的道理,最終還是按捺住怒火,硬生生地忍了。這種打落牙齒往肚里咽的忍勁,實在了得。可見,遇事能忍,是鄭莊公顯著的性格特征,而老謀深算,工于心計,喜怒不形于色,則正是鄭莊公戰略意識高度成熟的突出標志。

   鄭莊公政治手腕的老練,掌控政治的天賦,第三表現為他出手能狠,雷霆萬鈞,干凈利落,一步到位。鄭莊公在胞弟逼宮問題上的隱忍,在周桓王刁難打擊面前的退讓,說到底不是單純的隱忍或退讓,而是韜光養晦,后發制人的做法。用軍事術語講,這是積極防御,即以防御退卻為手段,以反攻制敵為目的的攻勢防御。(還是用杜牧《題烏江亭》詩句來形容,那便是“卷土重來未可期”。)他不曾對自己的胞弟和周桓王馬上實施反制,不是他軟弱,不是他膽怯,更不是他無能,而是他不能在沒有準備就緒、穩操勝券的情況下過早地和對手攤牌。所以,鄭莊公在隱忍退讓的同時,私底下一直在作充分的準備,以求一招制敵,一舉而勝。

   鄭莊公的對手們智商太低,對他真實的戰略意圖茫然無知,把鄭莊公的克制隱忍、妥協退讓、欲擒故縱誤認為是軟弱可欺,于是乎得寸進尺、步步進逼:姬段利令智昏,動員軍隊企圖偷襲鄭國國都;周桓王大打出手、大舉起兵進犯鄭國縱深之地。殊不知他們的所作所為,全然是在鄭莊公的算計之中,他們的囂張猖狂、忘乎所以,恰好為鄭莊公痛下決心全面反擊提供了機會。在作好充分準備的前提下,他給予對手迎頭的痛擊:“克段于鄢”,一舉端掉國內動亂的禍根。

   大叔段在母親姜氏的支持下,一直經營著篡權奪位的“大業”。鄭莊公的隱忍放縱,使得他得意忘形,自以為機會來臨,打算發動叛亂,亂中奪權。于魯隱公元年(前722年)整治城郭,積聚糧草,修繕武器,訓練軍隊,并勾結姜氏充當內應,準備偷襲鄭國國都。

   “溪云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許渾:《咸陽城西樓晚眺》),鄭莊公遂當機立斷,命令公子呂統率200輛戰車討伐大叔段,直搗其叛亂的巢穴。在鄭軍山呼海嘯般的強大攻勢下,京邑的民眾起來反對大叔段,大叔段被迫出逃到鄢(今河南鄢陵境內),鄭莊公親自統率大軍征伐鄢邑。大叔段勢窮力蹙,全線潰敗,只好逃出鄭國,“累累如喪家之犬”,流亡到衛國的共邑(今河南滑縣)。至此,鄭莊公徹底清除了內部的分裂勢力,鞏固了自己的統治地位。

   戰于繻葛,鄭莊公用新型的“魚麗”陣法殺得周室聯軍人仰馬翻,落花流水。公元前707年,躊躇滿志的周桓王下令剝奪鄭莊公王朝左卿士的職位,把鄭莊公逼進了死胡同。這一回鄭莊公再也無法容忍,從此不再去朝覲周桓王。周桓王認為必須教訓懲罰鄭莊公無禮犯上的行為,便于同年秋天,親率周、陳、蔡、衛聯軍對鄭國發起進攻。鄭莊公率兵迎戰,雙方軍隊遂在繻葛(今河南長葛東北)一帶擺開戰場,進行決戰。

   交戰前夕,雙方調兵遣將,布列陣勢。周桓王將周室聯軍分為三支:左軍、右軍、中軍。其左軍由卿士周公黑肩指揮,陳軍附屬于內;右軍由卿士虢公林父指揮,蔡、衛軍附屬其中;作為主力的中軍則由桓王本人親自指揮。

   鄭莊公針對聯軍這一部署,也將鄭軍編組成三個部分:中軍、左拒、右拒(“拒”是方陣的意思),指派祭仲、曼伯等大臣分別指揮左、右拒,自己則親率中軍,準備與周室聯軍一決雌雄。

   正式交戰之前,鄭國大夫公子元對周室聯軍的組成情況進行了分析。他認為,陳國國內正發生動亂,其兵無斗志,其將無戰心。如果先對聯軍左翼實施打擊,陳軍一定會土崩瓦解,不堪一擊;而蔡、衛兩軍的戰斗不強,屆時也將難以抗衡鄭軍的進攻。據此,公子元建議鄭莊公首先擊破聯軍的薄弱部分——左右兩翼,然后再集中優勢兵力進攻聯軍的主力——中軍。

鄭莊公欣然接受了這一先弱后強、各個擊破的作戰方針。另一位鄭國大夫高渠彌鑒于以往鄭軍與北狄作戰時,(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黃樸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鄭莊公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古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03267.html

5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辽宁十一选五 股票分析师下载 日本女优裸照 上海时时乐 风速配资 云南时时彩 商赢配资 北川景子 甘肃十一选五 四川时时彩 易宝配资 免费国产直接看片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