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笑敢:老子哲學的思想體系:一種模擬性重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117 次 更新時間:2019-03-22 00:56:00

進入專題: 老子  

劉笑敢  

   內容提要:本文簡要地探討了老子哲學的三個最主要的概念。“道”是宇宙萬物的總根源和總根據,但它也為人類指示著價值方向,即“自然”,即人類文明社會中自然而然的秩序。這是一種理想的秩序,最少沖突,最少強制,萬物、百姓可以各得其所而不陷入混亂。在人類社會中實現這種秩序要靠自上而下的“無為”的原則性方法。無為不是無所作為,而是“輔”而不為,利而不爭。“輔”就是上位之人為萬物、百姓提供自然而然的生存空間和條件,而不與萬物和百姓爭勝。這三個基本概念及其相互關系就構成了老子哲學的一個大致的簡單的理論結構:道提供宇宙萬物及人類社會的最后根源以及最高價值——自然,以及實現自然的原則性方法——無為。而無為和自然體現了老子哲學為人類社會提供的最高理想和原則性方法,即實現道為人類社會指示的方向和理想。

   關 鍵 詞:老子哲學  道  自然  無為  模擬性重構

  

   一、引言

   本文的直接目的是嘗試依據《老子》文本中所體現的歷史上的“可能”的思想原貌,建構一個模擬性的老子的思想體系。這樣做的背后,有三點方法論的考慮。

   第一,關于中西古今。中國哲學研究的主要是古代傳統,而“哲學”的概念是經過日文翻譯的西方的philosophy,因此,我們參照西方的philosophy的標準和內容來理解什么是哲學,什么不是哲學,似乎就是順理成章的。這樣做可能產生兩種效果:其一,為中國傳統思想帶來新的視角和元素,有利于中國傳統思想和哲學的發展和更新,有利于中國文化的現代化,有利于中國文化融入世界文明之中,并為世界文明的發展提供新的精神資源。這顯然是值得充分肯定的一面。其二,這種隨著西方哲學的不斷更新而重新審視、評價、改塑中國傳統哲學的做法,如從借用古希臘哲學和康德、黑格爾,到引入語義學、詮釋學、現象學,等等,最終的結果很容易偏離中國古代哲學的“可能”的歷史面貌越來越遠而不自知,反而自以為更接近歷史真相,或更新潮和更高明。但結果很可能是中國哲學研究的主流成為西方哲學的附庸或原始材料而不斷延續,卻遺棄了中國哲學思想自身傳統的脈絡、重心、特點,忘卻了自身文化之生命力所在和局限性所在。

   這里有必要再澄清一下作者對于借鑒西學研究中學的立場。首先,應該自覺地、理性地了解一切外國文化和文明,同時有選擇地借鑒和引入一切其他文明中對本國文化和政治經濟發展有益的理論和實踐;不應該將國學、儒學與西方及其他外國文明隔絕起來或對立起來。其次,在借鑒外國文明時要避免“簡單地”套用西方思想的概念、模式、框架來解釋中國的思想文化,避免總是隨著西方思潮的演化而設定中國哲學研究的新課題、新方法。最后,關于如何面對和處理中西、古今的不同的問題,不可能、不應該有固定的或“最好”的模式,至少迄今為止還沒有。因此,如何面對古今、中西的差異性和相似性要看具體課題的對象和目的,要不斷嘗試、思考和探索,特別需要的是同行之間就各種方法、各種嘗試的理性的切磋和討論。

   第二,關于兩種取向。每個人的研究都有一定的取向,或方向、目標。在各種取向中,有兩種最基本、最重要的取向往往被忽略,卻非常值得注意和區別。一種取向是客觀的、歷史的、文本的研究取向,另一種是個人的、現實的、未來的理論取向。這兩種取向無論是自覺的還是不自覺的都是存在的,這里要強調的是自覺意識,即自覺地向著客觀地理解、解釋古代思想的方向努力,或自覺地為現代社會提供新的思想資源而工作。兩種取向混淆不清,就會造成對歷史的探索和新思想的創造相互混淆、干擾,以至于在忠實于歷史文本和現代創造兩個方面互相干擾,兩頭不到岸。兩種定向或取向是針對中國哲學史、思想史發展中的特有傳統而言的。中國古代哲學思想發展的一個突出特點就是借助經典注釋與詮釋的形式建構新的思想體系。這種傳統有“借題發揮”的傾向,不能適應現代學術重視客觀性、實證性研究的一面,也不能適應在面對社會現實的基礎上進行嚴肅的理論創造或建構的一面。兩種定向各有明確的不同的目的、標準和要求。①

   第三,關于兩種重構。自從詮釋學引入中國以后,在中國哲學的研究中,“重構”變成了一個比較流行的說法。但我們沒有追問所謂重構是為現代社會需要而對傳統思想進行的自覺地重新改造的新的理論建構,還是對古代思想可能的結構進行的盡可能忠實的再現。如何重構,為何重構,重構是以模擬原有的思想為目標還是以建立現代新體系為目標,這是上述兩種定向在重構或建構中的體現。

   講到思想的重構,似乎隱含著一個思想的多方面關系的重構,這就涉及了對古代思想家之思想體系的把握問題。中國哲學研究曾經以所謂“四大塊”的模式來表述古代思想家的哲學體系,即從每個古代人物的思想文獻中抽出若干資料,分別放入自然觀、認識論、倫理學、歷史觀等“抽屜”之中,從而構造出古人的“思想體系”。這種做法不是以歷史遺留的思想資料為基礎和依據,而是以某種流行的理論為框架剪裁古代的思想資料。這種公式在“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后受到批評和冷遇,隨之而來的是范疇研究,這是一種比較貼近文獻和歷史的研究。那么,如何從個別的具體的概念范疇研究過渡到哲學家思想體系的把握或重構?可能的途徑是在全面理解研究對象的基礎上,選定古代思想家最重要的最有代表性的思想概念或理論,分析這些概念和理論之間的關系,將這種關系清晰地表達出來,這就構成了對一種思想體系的某種重構,這種重構以盡可能再現古人思想的整體面貌為主,可以稱為模擬性重構,簡稱為“擬構”。另一種以面對現代需要為目的的對古代思想的重新建構可以稱之為創造性重構,簡稱為“創構”。②

   具體到本文來說,關于中西古今的關系,以老子研究為例,筆者有如下嘗試:(1)盡可能避免直接將現有的西方哲學概念套用于對老子思想的解釋之中。(2)必要時創造新的用語,試圖比較準確地解釋老子的思想,比如嘗試用功能性描述的方法解釋老子的道,將之解釋為宇宙萬物的總根源和總根據,以期避免將現代或西方現成概念當成古代已有的思想概念。(3)在無法避免使用某個西方術語的時候,筆者會指出該西方術語與老子觀念的不同。比如,當我們使用“形而上學”來討論老子的“道”的時候,我們并非在希臘哲學的語境中使用這一概念,并非預設形而上與形而下世界的區隔和對立,而是在“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的意義上用“形而上學”一語,換句話說,作為中國哲學的概念,老子的“道”并不是與形而下世界對立與區隔的西方式形而上學。在中國哲學家的心目中,世界是連續一體的。中國的“形而上”與西方的metaphysics有重要不同。

   關于兩種定向與兩種重構的區別,本文重點是探求《老子》原文所體現所包含的“可能的”古義或本義。所謂“古義”或“本義”都是筆者客觀性的工作取向,而不是對筆者結論的定性和承諾。雖然無人可以宣稱自己的研究成果就是古人的本義,但我們不能因此而放棄對“本義”或“真相”的探求和追索。如果放棄對客觀性的追求,學術研究就將成為無錨的漂流之船,或自說自話,或人云亦云,或競相標新立異,失去必要的基準和方向。筆者并非輕視中國哲學研究對現實與未來的可能的重要意義,并非忽視面對現代的理論建構或創構的工作,而是將其作為另一項工作任務,不作為本文的重點。

   此外,在思考對老子思想的各種理解和解釋時,筆者發現同行之間的各種分歧也來自于一些基本的方法問題。其一,不少同行簡單地用現代哲學概念來解釋兩千年前老子的思想,如將老子的道理解為本體、本質、規律或宇宙論、本體論等,這樣做沒有辦法反映老子哲學不同于現代哲學的特質。其二,有些同行自覺或不自覺地按照西方詞語的意思來理解老子的思想,比如用nature的意思來理解老子之自然,用辯證法來解釋老子的正反觀。這樣不能反映老子思想的中國特色和古代原創精神。其三,有些同行用某個西方思想家的具體觀點來理解老子之思想,如將老子的自然解釋為霍布斯的“自然狀態”(state of nature),或用“場”等概念解釋老子的道,這樣也無法描摹老子古代思想特有的理論內容。其四,有些同行將詞匯的最基本的意思當作老子的哲學思想,如將萬物“自己而然”當作老子的哲學思想,這樣就磨滅或降低了老子思想的哲學性、理論性和價值性。其五,以上各種分歧大都與如何閱讀古代哲學文本有關。針對諸多分歧,筆者的路徑遵循兩個原則。一個是素樸的、直接的、貼近文本的閱讀,有意避免將其他人的、后人的、現代的、外國的概念和思想讀入某一部中國古代的著作;另一個原則是相對的一致性原則,即是說《老子》五千言既不是散亂的格言的雜湊,也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理論建構。③這兩個原則為筆者此文的客觀性、文本性、歷史性取向服務,如果是有意識地將古人思想引入某個現代課題,或建立某種新的理論,滿足現代社會的某種特殊需要,那就另當別論了。

   總之,筆者相信同行之間的不少分歧都可以通過背后或明或暗的廣義的方法問題的討論得到理解、解釋或解決;所以本文在論述老子哲學時特別重視有關研究方法的討論和梳理。本文的嘗試是剖析老子哲學中最主要的三個概念,通過這三個核心概念的含義及其相互關系揭示老子哲學的一個可能的理論結構。

  

   二、“道”:宇宙的總根源與總根據

   “道”是老子哲學的一個關鍵性術語或概念,這在《老子》的研究中應該是一個共識。多數學者都會贊成“道”是不可見、不可聞的,是奇妙精微、晦暗不明、虛渺無形、無窮無盡、神秘莫測、渾然一體的,如此等等。對于這樣一個從現代思維來看如此“玄妙”的概念,如果想要在學術討論的層面以一兩個大家通用的簡單的術語或概念來定義和解釋,恐怕注定是徒勞無功的。即使在現代漢語中,也不存在一個單獨的詞語或術語,能夠充分適當地為“道”作定義或解說,更不用說外國的哲學術語了。這并不是反對借用外來詞語來描摹老子思想,而是考慮到外國哲學術語有其自己的理論和歷史的承載,簡單地借用外來術語來解釋老子會將老子那個時代和境遇不可能有的思想注入對老子的理解中。這樣做可能有利于生發出與老子有關的現代思想,但不利于忠實地探求老子思想“可能的”真相。

   1.歧義辨析

   胡適可能是最早試圖使用現代西方術語來解釋“道”的作者。胡適認為天道相當于自然律(Law of Nature),而且“道”還是世界的起源。④這大概是將“道”作為宇宙論概念的起源。其后就是馮友蘭,他指出:“古時所謂道,均謂人道,至《老子》乃予道以形上學的意義。意味天地萬物之生,必有其所以生之總原理,此總原理名之曰道。”⑤在這里,“總原理”的概念更接近本體論的概念,而不是宇宙論的概念。馮主張“(道)是‘無’,是萬物之所從生者。所以在是‘有’之前必須是‘無’,由‘無’生‘有’”。馮在這里所說的屬于本體論,不屬于宇宙發生論。它與時間,與實際,沒有關系。因為在時間中,在實際中,“沒有‘有’,只有萬有”⑥。胡適與馮友蘭開啟了使用西方術語對“道”進行現代解釋的方向,這是開創性的貢獻和發展,但也帶來局限或誤導。跟隨著他們的研究腳步,對“道”不可勝數的解釋與爭論在中國迅速涌現,其中絕大多數的解釋與爭論都使用了翻譯過來的西方哲學術語,比如宇宙論、本體論、物質、理念、原則、實體、實質、形而上學、自然法、唯物主義、唯心主義,等等。這些術語中沒有哪個術語可以包含“道”復雜難懂的意思,所以迥異的理解與解釋永遠也不會結束,但這些迥異的理解與解釋可能會刺激我們對于“道”之真正內容的探索與審視。一方面我們要講“老子的”道,而不是黑格爾或海德格爾的思想,另一方面我們希望講出老子的“哲學”理論,而不是一般性看法。下文提到的解釋似乎是上述兩種方向的糅合,但是本文的重點仍然是力求對老子文本進行忠實的解讀。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老子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中國哲學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5623.html
文章來源:《南京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科學·社會科學)》 2018年02期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查看时时彩开奖号 河北快3-中奖助手 在柳州学什么小吃赚钱 11选5任五跨度对应表 东北打麻将必胜绝技 江苏11选5技巧经验 股票融资融券怎么回事 17英超排名 马会超准三肖六码第60期 体彩app扫码兑奖 彩神5星计划软件 快乐飞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