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嘉健:論“確認偏誤”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625 次 更新時間:2019-08-23 14:42:35

進入專題: 確認偏誤   知識錯覺   自我證偽  

呂嘉健 (進入專欄)  

  

        揭露人們的錯覺會讓他們惱羞成怒。

                              —— 《知識的錯覺》,P193

  

  

一.不假思索的“確認偏誤”

  

   人們都喜歡讀成功指南或心靈雞湯一類的暢銷書,這些作品搜集了很多成功人士的例子,感人而且勵志。我們沉醉此間,是因為我們的認知無意識里早已植入了這類作品的“前設價值觀”,成為我們為人必須要做到的信仰,我們只是再一次在感人的閱讀里確認這些善于敘述的信念而已。

   但是這種“確認”卻并沒有在讀者的頭腦里深思熟慮過,只是流暢地用敬仰之心認同了,絕大多數都沒有去嘗試和實踐。例如這一句教導:

   “冥想是開啟幸福之門的鑰匙。”

   真的嗎?世上有幾個人真的學會了“冥想”而進入到寧靜致遠的境界?真的舍得放棄了鍥而不舍的對功利的心心念念?

   “冥想”不僅是一種思維方式的修養,更是心性的徹底改換:坐禪要達到完全冷靜,技術上要求“跟隨呼吸”,將意念凝聚在所有感官上,以排除任何欲望、誘惑、迷戀、自私的想念,清空一切希望,對虛榮心及所愛完全無動于衷,這樣才能排斥貪、嗔、癡、慢、疑諸惡、諸毒,是為意志念想的“出離”。然后可以講究慈悲,精神澄澈。“冥想”要你斷絕“強作判斷”的習慣,不能說我喜歡、我不喜歡,更不能妄議并強加你的意志于他人。只有長期習慣了斷絕得失、無愛無憎和沒有選擇,對朋友和敵人一視同仁,你才能進入到靜定冥想的境界。是為“自見本性”。

   對于世俗到斤斤計較的你,你認同這樣的幸福嗎?幸福本就是滿足你的一切想望而且是一直獲得滿足,沒有了可得性的滿足,還有幸福嗎?你有這樣的心性么?

   可見我們絕大多數的“確認”都是一種“錯覺偏誤”。在信念上我們不假思索地反復認同被洗腦的文化價值觀,在邏輯上我們總是在非理性的思維模式里輕輕松松地把“錯覺”當作“真覺”。

   最近幾十年來心理學研究聚焦于一個認知障礙:多數人犯的錯誤是根據可得性信息和啟發式聯想而以為是真相的錯覺,因此自以為是地作出認可性的反應。

   “確認偏誤是所有思維錯誤之父——它傾向于這樣詮釋新信息,讓它們與我們現有的理論、世界觀和信念相兼容。換句話說,我們過濾掉與我們現有觀點相矛盾(因此被稱作反駁證據)的新信息。”(【德】羅爾夫‧多貝里《清醒思考的藝術》,P25,朱文華譯,中信出版社)

   任何人都會有“確認偏誤”,連科學家、大學者都不能幸免。姑勿論錢學森為荒謬政治作科學背書是“一涉政治,科學遂作婢女”的服從或諂媚,即如考證史學大師陳寅恪為韓愈著文,說韓愈“為建立儒家新道統而摹襲新禪宗”(《論韓愈》,1951),他沒有提出任何直接證據,連其摹襲的思想過程也沒有分析,而僅僅間接依據韓愈幼年居韶州一段史實,僅用了一句話論證:“以退之之幼年穎悟,斷不能于此新禪宗學說濃厚之環境氣氛中無所接受感發,”

   并沒有實質材料證明其直接接觸,實地學習或名師傳授,連本人的自述都沒有,憑什么說“摹襲”?全是千年之后的主觀猜想,憑一個“斷不能…無”就作斬釘截鐵的結論,這個“確認偏誤”因為符合陳寅恪的信念,所以他相信這是真的。

   心理學家丹尼爾‧卡尼曼和肖恩‧弗雷德里克反復作過這樣兩個測試實驗:

   下面是兩個相對簡單的難題,請憑直覺去解答:

   球拍和球共花1.10美元;球拍比球貴1美元,問球多少錢?

   如果5臺機器能在5分鐘生產5個小零件,那么100臺機器生產100個小零件需要多長時間?

   有兩個答案:

   答案1,球0.1美元。需要100分鐘。

   答案2,球0.05美元。需要5分鐘。

   試驗中多數人都回答了答案1。因為回答答案1的人們都是憑直覺迅速得出結論的,既沒有計算,也沒有驗證。甚至他們的理性腦系統2也認可了這些直覺性的答案。

   換言之,人們是不愛動腦筋的,認為認知努力是多余的。人們在回答問題時有這樣的一個傾向:即不假思索地將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想法當作答案。(丹尼爾‧卡尼曼《思考:快與慢》,胡曉姣等譯,中信出版社)

  

二.從“可得性啟發式”的確認偏誤到共同確認偏誤

  

   “確認偏誤”多數是從“可得性啟發式”的確認到共同確認的過程。

   人們在生活中作出的判斷更多的是“社會問題判斷”:對個人遇到的種種障礙,家庭關系的矛盾,社區沖突,工作場所的分歧,地區社會難題,政治斗爭等等,可以獲得的或浮出水面的信息都是冰山一角,那么絕大多數人除了是否具備研究復雜難題的能力之外,根本上是認知放松的思維懶蟲,即對于任何難題都是一拍腦袋就得出直覺判斷,換言之,我們在生活中和涉身社會時幾乎完全憑借“確認偏誤”的結論去處理大事小情。

   實事求是地說,我們并非認真有理性地生活著。世界越龐大復雜,信息越海量堆積,知識越深不可測,則越會進一步地使用直覺反應和自以為是去簡化難題。心理學有一個定律叫做:“信息越多,對于判斷和決策會越有害。”所以有這樣的說法:如果你有敵人,那就給他提供大量信息。

   但是,你不能據此得出結論說,我可以僅憑我所知道的簡單信息和證據,就可以得出接近真相的結論。

   而是,你是否需要以謙遜的態度反思自己的聰明,不要那么執著,更不要那么動感情地勸諭他人或憎恨別人。首先要知道自己很無知,總是在“自以為是”。

   何為“可得性啟發法”之所得?即腦海里直覺反應出現的第一個想法:

   其一,憑借個人直覺和認知無意識立即得出關于某問題的判斷結論,這個直覺判斷與自我的信念、所相信的道義論是相一致的;

   其二,通過能想到的、流暢而容易聯想到的例子或事件來作為評估面對的問題之證據,而這些證據與本人的道義信念和觀點意見也是相一致的;

   其三,可得性啟發法提供的信息和證據,都會過濾掉反對的證據,因此你根本會排斥別人的尤其是對手的觀點意見和證據,換言之,你很難會站在另外的立場換位思考;

   “過濾”的意思就是“自我證實的過程”,確認符合我們自身特征和感情的描述部分,無意識地排除掉不合我意的部分,從而自圓其說地得出一個符合自己愿望的結論;

   其四,我們思考問題的方式最便利的就是“錯覺演繹法”,因為我們天性里缺少對概率的直覺理解,但卻有很發達的根據既有的道理判斷具體問題的直覺。

   演繹法的影響力就是心中建構了自我堅強的道義論大前提,當面對一個問題,我們就能夠把事情放到所信仰的道義論的框架下進行直覺審問,不管其涵括是否周延,也不管其關聯是否必然,更不管該細節事實的性質是否嚴格定性,只要我的直覺感情覺得符合我的道義觀和信念,我就予以肯定演繹;如果違背我的道義觀和信念,我就予以否定演繹,無需用證偽法或歸納法去論證,既快捷又政治正確。

   于是,“一種理論越模糊,確認偏誤就越強。”(《清醒思考的藝術》,P29)

   例如“人性本善(或惡)”,“自由民主”,“愛國主義”,“民粹主義”,“分裂主義”,“革命”等等。

   簡單的例子如: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呂嘉健 的專欄     進入專題: 確認偏誤   知識錯覺   自我證偽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7844.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zvjsub.live)。

1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