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英澤:未分的果實:土改前后晉西南的果樹分配與鄉村經濟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836 次 更新時間:2019-10-06 00:05:20

進入專題: 土地改革     鄉村經濟  

胡英澤  

   內容提要:傳統鄉村經濟結構類型多樣,既有以農、林、牧、副、漁等其中某項為主的單一化經營,也有農林、農牧等多元型經營,糧食、經濟作物種植業所占的土地比例有多有少,對鄉村經濟的影響千差萬別。通過解讀山西西南部永濟縣一些村莊的《階級成份登記表》發現,果樹收益對鄉村經濟影響重大,果樹分配和家庭經濟狀況存在密切關聯。土改時期,重新分配土地對于改變村莊土地占有的不平等顯然具有重要的意義,但是,這些村莊的家庭經濟收入并不完全取決于土地面積的多少,同時還要受到果樹經營種類、規模的影響。根據《土地改革法》,各個階級家戶的果樹受到保護,沒有被重新分配,從而影響了土改后至高級社時家庭經濟的發展和演變。這不僅有助于重新認識土改的意義,而且有益于理解土改后鄉村的社會分化問題。

   關 鍵 詞:土地改革  鄉村經濟  果樹  《階級成份登記表》  晉西南

  

   一、問題的提出

  

   在丁玲小說《太陽照在桑干河上》有一段文字非常經典,通過對果樹園的描寫,把果樹的分配與土改后農民獲得“果實”聯系起來,具有強烈的象征意義:

   當大地剛從薄明的晨嫩中蘇醒過來的時候,在肅穆的清涼的果樹園子里,便飄蕩著清朗的笑聲。鳥雀的歡噪已經退讓到另外一些角落去。一些愛在晨風中飛來飛去的小甲蟲便更不安地四方亂闖。濃密的樹葉在伸展開去的枝條上微微蠕動,卻隱藏不住那累累的碩果。看得見在那樹叢里還有偶爾閃光的露珠,就像在霧夜中耀眼的星星一樣。而那些紅色果皮上的一層茸毛,或者是一層薄霜,便更顯得柔軟而潤濕。云霞升起來了,從那重重的綠葉的斡隙中透過點點金色的彩霞,林子中映出一縷一縷的透明的淡紫色的、淺黃色的薄光。

   在搜集、翻閱山西西南部永濟縣有關土地改革的檔案資料時,發現檔案資料記錄了豐富的內容,一些細節和我以前所獲得的知識并不相符。其中一個重要的信息是,在中條山北麓沿山一帶的村莊普遍種植果樹,在登記每個家庭的土地、房屋、牲畜、農具時,還記錄了占有果樹的數量。令人驚異的是,土改時期,在土地進行重新分配以后,每個家庭的果樹基本保持不變。細察這些家庭經濟及其變化的歷史,發現果樹收益與家庭經濟狀況密切關聯。這種不變的數據,是檔案填寫者疏漏所致,還是事實如此?通過田野訪談得知,土改時這些村莊的果樹確實沒有被重新分配。

   每個鄉村土地耕作收益所占比重千差萬別,在果樹收益占較大比重的村莊,土地的重新分配并沒有從根本上改變鄉村經濟的不平等。這與土改即是中共剝奪地主的土地財產、絕對平均分配財富的舊有觀念形成一定偏差。由此,產生了一個重要的認識:“耕者有其田”的土改本身存在偏重土地分配的傾向,對于土改意義的宣傳,對于土改問題的學術討論,也都存在把土改泛化為土地分配的傾向。

   基于以上認識,本文重點討論的是,在果樹經濟占較大比重的村莊,土改是如何開展的。這一問題的實質是如何從鄉村的社會經濟結構理解土地改革。回答這一問題,必須挖掘新的資料,充分展現家庭果樹經濟的生動細節。此前,有學者對果樹分配做過初步探討,但未能從經濟結構的角度進行深入分析。①

   在土改研究中,土地分配是一個研究重點,原因在于中共土地分配的權威論述與革命有著重大關聯。中共黨史是這樣敘述的:“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統計資料,全國土地改革前農村各階級占有土地的情況如下:占農戶總數不到7%的地主、富農,占總耕地的50%以上,而占全國農戶57%以上的貧農、雇農,僅占有耕地總數的14%,處于無地少地狀態。地主人均占有耕地為貧雇農的二三十倍。”評價土改的重大歷史意義是:“土地改革的基本完成,使我國農村的土地占有關系發生了根本變化。占農村人口92.1%的貧農、中農,占有全部耕地的91.4%,原來占農村人口7.9%的地主富農,只占有全部耕地的8.6%。在中國延續兩千多年的封建土地所有制被徹底廢除,‘耕者有其田’的理想在共產黨的領導下變成了現實。”其中也提到了耕畜、農具、房屋、糧食等生產、生活資料的分配,但改變封建土地所有制、實現“耕者有其田”的理想,處于核心位置。②

   值得注意的是,在土地改革以及農業合作化過程中,中共特別強調開展工作時應當注意區域的差異性、情況的復雜性,如僑鄉地區、大城市郊區的土改等。同時,具體規定了山林、魚塘、茶山、桐山、桑田、竹林、果園、蘆葦地等特殊土地的分配和處置辦法,這實際上是對農村社會經濟結構的多樣性、復雜性認識的政策性體現③,也具有保護和發展生產的意涵。

   學界亦有關注土改與鄉村社會經濟結構者,例如對租佃關系、雇傭關系的討論。這個問題與前一問題存在直接關系,仍然是土地分配、租佃(雇傭)關系、階級矛盾、土地革命的討論范疇。④應該說,土改研究受此影響最彰,土改研究自然而然地存在重土地、輕其他的單一化傾向或者說泛化傾向。新近,有學者對土改后農村經營機制進行研究,認為土改對農村的影響,最重要的并不是農村地權關系的重新洗牌,而是傳統農業經營機制的改變,建構起一個可以激勵農民生產積極性的農業經營機制是土改后農村問題的癥結所在。⑤租佃關系、雇傭關系屬于生產關系,關注人們在生產中結成的社會關系。本文所討論的鄉村社會經濟結構有別于租佃、雇傭關系等問題的探討,主要關注不同的生態環境下,土地作為最基本的生產資料,農業耕作與其他經濟形式相互結合的多樣性,當執行統一的土改政策時,尤其是偏重于“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分配時,對于農村經濟的觸動可能并不如我們以前所理解的那樣大。

   進一步看,過去對土改以后農村出現的兩極分化原因,是從土地買賣、出租、雇傭等方面來認識。⑥反思這種認識的研究也是圍繞上述問題展開的。⑦實際上,地權分配有時并不一定是越來越集中,而可能因為分家等人口家庭行為,導致地權分散。⑧但這并不說明鄉村不存在分化,因為社會分化的經濟結構原因還在,也就是本文所探討的果樹分配及其在鄉村社會經濟中所發揮的作用仍然存在,導致分化的因素并未消除,因此,鄉村社會分化是可能的。直到農業合作化運動以后,這種分化的機制才消除。

  

   二、果樹經營與交易

  

   永濟縣虞鄉位于山西西南部,南依中條山,歷史上,沿山一帶村莊就多植果樹,種類較多。⑨據《蒲州府志》記載:“柿為蒲人利。如古所謂木奴者矣。其植多者千樹,少猶數百株。霜隕而熟,落實以待販,旁致數郡。柿有小而圓者,種倍甘,赪鮮若火珠。雍正初,常入貢,后罷之。凡柿藏者,經冬不敗,貧家日或買數蒂柿,嚼餅數片,不復炊釜,故蒲人云,柿可御饑年。樹歲久者,膚皆方寸坼,然甚堅,其材無所可用,供薪而已。秋時,葉盡絳,耀照霞景,尤可愛玩,或云,其樹鳥雀不敢棲也。”⑩乾隆《虞鄉縣志》也記載:“棗,出姚暹渠北村者居多。杏,出東、西坦朝村。桃,出牛裨嶺。梨,出南郭、柏梯二村,有青、紅、黃三色。柿,出山下諸村,有鏡面、牛心、朱柿數種,可做餅,亦可作醋釀酒。”(11)光緒《虞鄉縣志》有關果樹的記載與乾隆時期大致相同。

   1920年前后,虞鄉縣境內村莊栽培果樹比較普遍,一些村莊所產水果各有特色。如“棗,出姚暹渠北村者居多。杏,出東坦朝、南梯村一帶。桃,出牛臂嶺及近城各村。梨,出南郭、柏梯、石衛、土樂各村,有青、紅、黃三色。柿,出山下諸村,有鏡面、牛心、珠柿數種,可做餅,亦可作醋釀酒。核桃,多出山峪內。沙果、喝果、蜜果、蘋果、林漓、子、櫻桃、石榴、枸桃、李子、羊矢棗、木瓜、白葡萄、藏葡萄,種自西藏來者”。(12)從以上記載可知,種植果樹的村莊、果樹的種類較之以前都有了發展。

   杏、花果、桃在麥收前后成熟,不容易保存,價值不高,也不利于遠途運輸。相對而言,蘋果價值較高。柿子可作為制醋釀酒的原料,也可加工為柿餅。雖然果樹價格普遍較低,但仍然可能提供數量可觀的純收入。

   果樹業耗費的生產資料極少,需要的人力也較少。大部分果樹成熟的季節在麥收農忙之后,只有杏樹和部分花果樹、桃樹在麥收季節成熟。因此,果樹業與農業在勞動力的使用方面,沒有大的矛盾和沖突。

   土改以前,當地水果銷運暢旺。中條山沿山一帶村莊種植果樹較多,而附近的臨晉、猗氏(13)、運城各縣果樹較少,每逢各類水果成熟季節,小販爭相來到中條山下種植果樹的村莊,采購果品后運往附近各縣銷售,或以現金售賣,或交換糧食。(14)

   南梯村在當地果樹業較發達,栽種果樹的土地一般不適于種植莊稼。南梯是有300余戶的大村,南面是中條山,和石佛寺、大伯峪村相接。土地貧瘠,大半是沙石地,長有梨、柿、杏等果樹。稍遇旱災,必遭減產,大部分沒有收成。西面與坦朝村連畔,大部分是沙土地,很早以前就是梨園密集之處,因此大部分土地栽植梨樹。北面與北梯村交界,土壤較好。高級社前是旱地,高級社后則全部改造成了水地。東面與源頭村交界,土質肥沃,全部是水地。(15)由此也可知,南梯村的果樹集中于西、南兩個方位,而且土地多數為沙石地,不宜種植莊稼,主要用于栽種果樹。而東、北兩個方向的土地在土改前后分別為水地、旱地,直到成立高級社后,北面的旱地才被改造成水地。當然,檔案資料顯示,有的家戶也可能在旱地、水地內栽種一些果樹。但果樹主要集中在西、南兩個方向的沙石地中。

   土改以前,南梯村里一些家戶分家的記載,對于了解土地質量、分布空間、種植果樹的土地提供了有價值的信息。例如,張凝祥和他兄長分家時,村東的水地,雜樹園、水果樹多的地(梨樹園)等價值高的家業分給了兄長。村西南“庵底下”的地、村東南“石佛寺”的地,村東北“官道北”的地則分給了自己。(16)山坡砂石地栽種果樹,平原地帶種植小麥、棉花等農作物,多種經營實際上也是對當地不同類型土地資源的充分利用。

   通過田野訪談了解到,在過去,莊稼地頭常種有果樹,但農田里一般不種果樹。莊稼地里有了果樹,一是樹蔭遮住陽光,一是與莊稼爭水爭肥,不利莊稼生長。還有的人在山坡的砂石地修田種植果樹,再一種情形就是成片的果園。檔案資料、分家文書、田野訪談等資料提供的信息,均說明土改分配的土地屬于農業耕地,而不是栽植果樹的土地。

   土改之前,南梯村不少家庭成園、成片地經營水果園,彌補了地少、糧食不足的缺陷,土地上種莊稼,樹上結水果。當地人說,“南梯收了下層,還收上層”。南梯村果樹種類較多,有李子、杏、梨、桃、柿等。土改時期,虞鄉南梯村貧農李盛斌家有4.1畝耕地,其中水地3畝,旱地1.1畝;梨樹6棵,桃樹5棵。(17)李在明家解放前共有2畝地,其中1畝水地,1畝旱地;1棵杏樹,1棵李子樹。(18)下中農李生財在土改前有14畝地,其中水地7畝,旱地7畝;11棵梨樹,2棵杏樹。(19)土改前,南梯村下中農王青云全家共有14.3畝土地,8.4畝水地,5.9畝旱地;梨樹40棵,柿樹20棵。(20)

   1956年至1957年,已經進入高級社的南梯村,梨、柿、杏等水果產量和收入高于初級社時期。同時,大隊、小隊種植了2200多棵蘋果樹,進一步擴大規模。(21)1958年南梯村開始建立林業組織,經過多年經營,到1965年,村里有梨樹200余園,共7100余棵;蘋果樹8園,1200棵;柿樹100園,2500余棵。果樹年收入總值為15萬元,每戶平均收入366元,每人平均收入83元。(22)

柿樹及其他果樹的產量受品種、樹齡、災害等因素影響,多寡不一。據《中國實業志》記載,1935年左右,虞鄉縣共有9600棵柿樹,每棵產量130斤,總產量達1248000斤。(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土地改革     鄉村經濟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459.html
文章來源: 《近代史研究》 2018年06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