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映:出入馬尼拉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644 次 更新時間:2019-10-08 00:10:40

進入專題: 馬尼拉  

陳嘉映 (進入專欄)  

   嘉曜,你問我,人到了這里,親身所見所經的菲律賓跟外面報道的是否一樣。其實,我們在菲律賓,住了四晚度假村,兩晚香格里拉,哪兒有什么親身所見所經?寫一兩點兒浮光掠影的印象吧。

   馬尼拉機場落地,將近午夜一點。Fantana度假城派來的大巴開動,已經一點半。迎賓姑娘站在車廂前首說,到Fantana還有兩個小時以上,不過,我們有警察開道,不會因堵車耽誤很久。我們乘客都覺得奇怪:一輛普通旅游大巴怎么會有警察開道?后半夜兩三點怎么會堵車?

   車一開動就明白了。馬尼拉機場外沒有機場高速之類,出機場幾分鐘,大巴就鉆進了街市,類似三十年前宣武區的那些街道。更讓人稱奇的是,有兩三個街區,人頭攢動,運貨車堵在街上,赤膊的小伙子們在卸車、搬運,蔬菜攤、水果攤、小吃攤頂上燈火通明,周邊熙熙攘攘。這可是夜里兩點多鐘。也許本地白天天氣太熱,人們多在夜里活動?我們經過的路段正在動大工程(后來知道是在修建機場高速),工程車絡繹不絕,再配上其他五花八門型制的機動車,果然處處擁堵難行,我們的大巴幸有兩輛警用摩托開道,宛轉前行,半個多鐘頭后穿出城區,上了高速,馳往克拉克島。(克拉克島也有機場,但沒有直達北京的航班。)

   度假城在克拉克島上,距馬尼拉80公里。十幾年前,美軍從這片基地撤出后不久,大陸來的企業家就開始投資興建,經歷了種種波折辛苦,而今已成為集高爾夫球場、水上樂園等等為一體的旅游休閑民居綜合體。早就聽說,菲律賓的富人里,華人最多,熱帶人民據說懶惰,并不玩命干活兒掙富貴,而漂洋過海前來的中國人本來在華人里也是最富雄心最肯吃苦的。華人當然并不都是有錢人,但赤貧階級里沒有華人。

   幾天的活動結束后,我們一行乘兩輛小車返回馬尼拉。到城邊,又有兩名警察前來“護駕”。遇有紅燈,兩人分別把守相交的兩個路口,讓我們順利通過;堵車時,他們開到對面車道,擋住對面的車流,讓我們逆行通過。

   一開始,我們穿行在普通街區,街邊是破破爛爛的房舍、商鋪、窩棚,不少居民閑坐街邊,孩子尤多,跑來跑去玩耍。雖然雜亂無章,倒也熱熱鬧鬧,各得其樂的模樣。那幅景象,有點兒像二十年前中國貧困地區的一些小城鎮,只不過,那些小城鎮的擁堵街區只有一小片,而這里,類似的街區連綿不斷。還有一點不同,二十年前,那些中國小城鎮見不到很多機動車,而這里,幾乎所有街區的路邊上都排列著五花八門的老舊機動車,據說多半是從日本來的報廢汽車。難道這里的窮困居民人人都有自己的現代交通工具?

   那天經過的街區是普通街區。我們第二天去看了真正的窮人區,還繞著聞名世界的垃圾山轉了半圈。導游不讓我們下車,甚至不讓我們打開車窗,因為外面惡臭逼人。那些觸目驚心的鏡頭多見于各種媒體,這里不待細說。那種極端惡劣的生活境況還常有人引用來質疑民主制度的有效性。有人說,菲律賓政府還借此從聯合國什么的吸金。但據一位菲律賓華僑說,政府曾多次要把靠垃圾山生活的十萬民眾搬遷出來,但這些民眾集體抗議,每次都使搬遷計劃夭折。不知此說是真是假,但即使為真,肯定也不表明真有人喜愛住在那種地方。

   我們那天的導游是第三代菲律賓華僑,他是堅定的馬科斯派,說那時的政府曾修建大批簡易住宅,免費提供給窮人居住,現在——他指著路邊那些破敗得難以形容的房舍說——這些房舍多年失修,又有一批一批窮人涌進來,搭建起無數矮小逼仄的窩棚,于是成了這個樣子。

   話說回我們車返馬尼拉那天。兩輛摩托在前面開道,擠開人流車流,一律叫停。讓我驚異的是,沒見誰面露不滿,時不時還有路人上前協助開道。同樣讓我驚異的是,后來我們進入現代化的商業區,兩位警察仍然恪盡職守,繼續帶領我們闖紅燈、逆行,雖然被阻斷的車流里不乏豪車。我們酒店坐落其中的區域,像世界上所有城市的現代化市區一樣,高樓聳立,玻璃閃閃發光,街道整潔,行人衣履齊整,游逛在國際名牌店之間。我們在兩位警員的護送下到達酒店。

   近代以來,不少地方,等級制瓦解了,區分人群的標準轉換成金錢多寡。在北歐這樣的地方,這樣的標準也近乎瓦解,無論從制度、觀念、習俗哪個角度看,社會達到了前人難以想象的平等。不消說,即使那里,離羅爾斯理想中的平等還有相當距離。平民化固然是現代社會的趨勢,但社會不一定隨著平民化變得更加平等。人達到了某種成就,往往以為明天將取得更大的成就,現實中卻往往是盛極而衰。北歐的平等也許是人類在平等這個維度上的峰值,即使在那里也將逐漸下行。畢竟,歐美現代文明是復雜歷史環境的果實,未見得是人的普遍理念的實現。

   我們回到馬尼拉那天是情人節。我們一行中老年男女晚上來到一個night club。進門要安檢。據說馬尼拉的治安還不錯,可不知為什么,酒店、大商場、大餐廳都要過安檢,雖然安檢措施執行得潦草馬虎。

   這是一家并不高檔的、普普通通的夜店。我們坐在供客人跳舞的小空場邊上。對我這個沒進過兩次夜店的人來說,音樂震耳欲聾。空場里十幾二十個青年,有的在跳舞,有的站著,湊到對方的耳根說話,當然,多多少少也隨著音樂扭動。女孩子差不多統統面目姣好身材曼妙,男孩子多數體形健美五官周正。我從來沒有一時間見過那么多可以直接走上銀幕的漂亮人物。更不說他們一個個炯炯有神落落大方,全然不見糾結、猥瑣、裝模作樣。服務員都是男青年,送酒收瓶穿梭于人群之間,也同樣個個情緒飽滿,時不時隨激烈的節拍舞扭幾下。一色的年輕人,有白人、黃人、阿拉伯血統人、黑人,不分種族,不分職業、身份,一色洋溢著青春的歡樂。你不由得感到,一旦擺脫社會的束縛,人的自然本性原是這樣健康而充滿活力。

   眼前的確洋溢著人的自然天性。當然,此景此情,只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只是自然世界的一個小小角落。就在離開舞池不遠的角落里,有客人對坐桌前,平平靜靜絮語。再遠處,有十萬人生活在垃圾山邊。另一些地方,有白領青年在職場里鉤心斗角,有為數不少的抑郁癥患者自覺生不如死。還有,還有各種主義的狂熱分子在殺戮平民。

   同行中兩位國際范兒的女性很快帶著她們保持極佳的身段加入到舞蹈之中。萍水相逢的情人節旅人用開放的歡笑和熱情的舞姿相向相迎。何須曾經相識,身體迎向身體,沒有什么比這更加真實。

   真實,一種另類真實,virtual reality。這些曼妙的身體不僅源自年輕,他們和她們也仰仗當代的青春觀念,健身課程,美容美發技術,整容整形技術。技術進步日新月異,也許用不了多久,這些高妙的技術也將顯得老舊——大規模投入應用的基因工程技術將生產出更加完美的人類,或者,連他們也要被人工智能技術生產出來的智能機器取代,這些機器人通體美麗,全無半點瑕疵。他們不像科幻電影里的機器人,動輒生出滅絕人類的邪惡念頭,他們那么完美,根本不以滿身缺陷的人類為意,倒是我們人類,面對自己制造的杰作,自愧得無地自容,心甘情愿把地球以及其他可供生存的星體拱手讓與他們。

  

  

進入 陳嘉映 的專欄     進入專題: 馬尼拉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域外傳真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475.html
文章來源:《南方周末》,2016年03月17日

7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