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良:瞿學富告壩費

————歷史中的小人物系列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37 次 更新時間:2019-10-08 08:09:24

陳良  

  

瞿學富告壩費

  

   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夏天,湖北黃梅江堤潰口,洪水肆虐大半縣域,民眾損失慘重。但是,官修的《黃梅縣志》只是在《雜志·祥異》里輕描淡寫記下“二十九年大水”,此外再找不到其他片言只語。是故,這場大水給黃梅百姓帶來多大損失與創痛,后人無從知曉。或許由于水災沒有正能量,所以就被官紳在修志時忽略了。

   倒是《清史稿·高宗本紀》,在卻在本年度紀事里兩次提到黃梅。是年六月,朝廷調湖北巡撫常鈞為云南巡撫,因黃梅江堤潰溢,又命常鈞暫兼署湖廣總督,負責賑恤災民。十二月,“賑湖北黃梅等州縣水災”。不過,黃梅民間流傳下來一部叫《告壩費》的歌本,反映了那次水災極其嚴重,災后發生了一系列事件,從中可以窺見官場與世態之一斑。

  


   這一年,進入梅季,長江中下游流域陰雨綿綿,空氣異常潮濕,用手能擰出水來。到了伏天,更是連降大暴雨,湖北境內江河湖泊水位持續上漲,府縣衙門頻繁告急。

   作為一省長官,常鈞面對嚴峻的汛情,無法阻止老天爺降雨,只好反復責令府縣嚴防死守。汛情危急,著實令常鈞寢食難安。連日里,他在夢中頻頻夢見洪水,江湖潰堤洪水奔騰、房屋沖毀、淹斃人畜的場景異常駭人,醒來不免驚出一身冷汗。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長江黃梅地段江堤果然潰口。

   消息傳到省城,常鈞恰好接到自己調任云南巡撫、王檢接任湖北巡撫的詔令。雖然是平調,常鈞卻暗自慶幸,畢竟此去云南,不會遇到水患。就在常鈞準備交接離任之際,朝廷又命他暫兼署湖廣總督、劉藻署理云南巡撫。對此任命,常鈞喜憂參半,喜的是獲得總督頭銜,即便暫署,也算高升;憂的是洪水無情,賑濟災民,兇吉難測。不管怎樣,常鈞臨危受命之后,隨即趕赴災區,因為他知道朝廷用意就是讓他妥善處理災后事宜。

   常鈞一行乘坐官船,從武昌出發,順水東下,日夜兼程。進入黃梅地帶,常鈞站在船頭眺望,只見江堤若隱若現,堤岸兩邊煙波浩渺,洪水滔滔。一位隨從湊近常鈞身邊說,若在九江碼頭登陸,無法抵達黃梅,不如到蘄州碼頭上岸,改走陸路去黃梅。常鈞點頭同意,于是官船轉頭逆水而上,至蘄州碼頭靠岸。

   說來也巧,常鈞一下船,就有黃州知府、蘄春知縣、廣濟知縣及其跟班上前迎接。其實,常鈞這次下來視察,并沒有正式通告府縣。那個年代沒有無線通信,府縣官員何以知道常鈞的行蹤?這是因為混跡官場的大都是精明人,平時不僅按慣例孝敬上司,而且打點上司身邊的幕僚、書吏及長隨。與上司身邊人搞好關系,就能得到小道消息。這一次,就是那位隨從給府縣發了加快密信。

   看到府縣官吏前來迎候,常鈞不禁驚喜。當府縣以“撫臺大人”稱呼的時候,那位隨從當即更正說“朝廷已命常大人署理湖廣總督”,于是府縣立馬改稱“制臺大人”,儀態更加敬畏謙卑。聽到下官稱“制臺”,常鈞心里美滋滋的,隨口夸贊了三個下官。三人俱各歡喜,慶幸恭候兩日沒有撲空;二個知縣更是慶幸黃梅江堤潰口為上游廣濟蘄春減輕了壓力,使他們免除受災之憂。

   八抬大轎早已備好,就在府縣請常鈞入坐之際,一個十幾歲女孩忽而出現,扯開嗓子唱了起來:

   湖北有個黃梅縣,梅雨時節雨連綿。

   一夜之間江堤潰,洪水滾滾浪滔天。

   四十八圩都破盡,三十六鎮被水淹。

   數百鄉民撤離慢,洪魔吞噬喪黃泉。

   還有牲畜無處逃,隨波逐浪難上岸。

   千家萬戶房屋塌,百姓流離度荒年。

   蘄春知縣上前對女孩說,總督大人有要務在身,你不要擋道。女孩說她不曉得總督是什么官,只曉得賣唱討錢活命。蘄春知縣呵斥,你賣唱可以,但不能擋道。常鈞見女孩衣衫襤褸,面色憂戚,生起憐憫之心,招呼蘄春知縣不必計較,并賞給女孩一把碎銀。與此同時,常鈞心里嘀咕:黃梅官府報災說是“水淹十八鎮”,賣唱女孩卻說“三十六鎮被水淹”,到底哪個說法屬實?

   在蘄州用餐小憩之后,常鈞又改乘馬車趕路。翌日,進入黃梅地帶,蘄春、廣濟知縣就與常鈞辭別,黃州知府繼續陪同。到了大河鋪,一撥人齊刷刷跪下,攔住了常鈞的車駕。常鈞趕緊下車,問詢究竟。攔駕的是八位士紳和一些災民。八位士紳乃黎明五、石待價、余尚真、胡如炳、喻之堂、石學義、陳調恒、石仕尊,以黎明五為首,他們各自報了姓名,訴說“攔駕”意在為民請命,指斥知縣熊文瑞治水無方救災不力。

   八位士紳在黃梅頗為知名,他們在縣衙擔任六房書吏,彼此結拜異姓兄弟,形成了一股勢力,能在黃梅呼風喚雨,連知縣也禮讓三分。自熊文瑞任知縣之后,他們逐漸邊緣化,能量急劇衰減。這是因為熊文瑞發現他們多有劣跡,便有意疏遠他們,不再委派他們做事。書吏沒有編制,沒有俸祿,若不參與事務,就沒有收入。熊文瑞將他們邊緣化,有損于其社會聲望與經濟利益。是故,他們視熊文瑞為眼中釘肉中刺,巴不得除之而后快。他們隱忍多時,終于待到機會。得知江堤潰口,他們迅速聚集一起商議對策。大災之后肯定有大員下來視察,南邊道路淹沒,省里大員會從西邊官道過來,所以他們決定到縣城西北的楊樹鎮大河鋪等候。

   常鈞此番出巡,就是要察訪實情,遇到當地士紳,倒樂意傾聽。黎明五等人數落了熊文瑞不是,又談到堵口復堤與賑災事宜,說的有板有眼、頭頭是道。常鈞聽了,頻頻點頭。末了,八位士紳齊聲呼吁,懇請制臺大人做主,救黃梅百姓于水火。常鈞安慰說,爾等放心,本官自有主張。

   隨后,常鈞一行向縣城方向進發。直到常鈞進城,熊文瑞才得到消息,于是匆忙出去迎接。兩人相見,熊文瑞連忙作揖道歉:卑職不知撫臺大人駕到,有失遠迎,請多包涵。常鈞淡然一笑:沒關系,我不在乎客套。常鈞口頭說不在乎,心里卻不滿意,黃州知府和別的知縣都提前迎候,你黃梅知縣如此這般,不是藐視,也是輕視。那個隨從插了一句:熊大人公務繁忙,未能迎候制臺大人,也是情有可原。熊文瑞聽出弦外之音,知道自己叫低了常鈞的官銜,頗覺難為情。

   由于包括縣衙在內的半個縣城被淹,熊文瑞進駐地勢高的鮑母祠辦公。南北朝時詩人鮑照在黃梅死于亂軍之中,黃梅人為紀念鮑照夫婦,在黃梅縣城建造了鮑照衣冠冢與鮑母祠。在鮑母祠,熊文瑞向常鈞匯報了受災情況及救災事項。關于災情,熊文瑞還是說十八鎮被淹,常鈞從賣唱女孩與八位士紳口里得知是三十六鎮被淹,故而提出質疑;熊文瑞沒有反駁,只說制臺大人不妨實地察看。真實情況是,全縣三十六鎮普遍受災,被水淹只有十八鎮,這是黃梅地形決定,其下鄉為湖區平原,上鄉為山區丘林。關于堵口,熊文瑞提出待到洪水退到一定程度就動手;常鈞表示要宜早宜快,讓老百姓看到官府沒懈怠。熊文瑞指出,現在堵口難度大成本高,就是堵住了,境內積水不易排出去;常鈞指斥,這是消極應對,堵口乃當務之急。熊文瑞沒有爭辯,只想待常鈞離開后,仍施行原定方案。

   除了有失遠迎,熊文瑞還以受災為由不設宴接待,只是在臨時官署弄幾個菜而已。常鈞口頭贊許從簡,心里頗為不悅。回到省城,常鈞便指認熊文瑞犯有“治水無方救災不力”過錯,建議罷免熊文瑞官職,保舉候補知縣和剛中接任。雖說知縣任免權在朝廷,但只要督撫大員提出意見,吏部一般會走程序辦理。果然,常鈞上奏之后,吏部很快辦了任免手續。

   吏部任命一下達,常鈞便約見和剛中,對他進行任前談話。主要是傳授為官之道,叮囑新官上任要開好頭,盡快穩住陣腳,妥善處理災后事宜,安撫災民,不出紕漏。和剛中表示,一定要盡心盡力,不負恩公厚望。此外,常鈞還向和剛中推薦黎明五等八位士紳,說他們是黃梅賢達,既熟悉情況,又很有人望,若得他們傾力襄助,就不愁事情辦不好。

  

  

  

   熊文瑞被罷免,消息在黃梅傳開,旋即引起街談巷議,其熱度僅次于水災。同僚及縣衙人員大都困惑不解,畢竟熊文瑞清正能干,既會斷案,也會辦事,且體恤百姓,頗受民眾愛戴。如此好官,怎么說免就免了?但不知新任知縣是何方神圣,能否救民于水火?反正水火無情,出現水災或火災,總得有人倒霉。

   管錢谷的書吏瞿學富聽到消息,趕緊去見熊文瑞,意欲探問究竟。走進熊文瑞住處,只見他表情淡定,親手收拾行裝,準備抽身離任。瞿學富一臉困惑,帶著一股怨氣,為他鳴不平。

   “大人在黃梅為官幾年,興利除弊,削減捐稅,辦了不少好事。上峰不問青紅皂白,何故輕易罷免?”

   “還不是——”熊文瑞心平氣和地說,“本縣治水無方、救災不力么。”

   “何謂治水無方?何謂救災不力?”瞿學富反問。

   “江堤潰口,未能防患于未然,此乃治水無方;百姓損失慘重、流離失所,此乃救災不力。”熊文瑞答道。

   “即便如此,也非大人之過。”瞿學富辯解道,“國朝百余年來,江堤潰口多次,最近一次是在十多年以前。黃梅水患由來已久,歷任知縣只是盡力而為,堤潰則修,堤不潰則不修。沒有哪個想到,也沒有哪個能夠修建抵御百年大水的堤壩。大人也曾想過加固江堤,而縣衙素無積余,應付上下且捉襟見肘,終究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無論誰做黃梅知縣,潰堤在所難免。再者,大人眼看江堤難保,提前通告百姓轉移,潰口后又設法應對,發動全縣官吏士紳奔赴災區,調集船只營救災民,對無親友投靠的災民妥善安置……大人身先士卒,日夜操勞,換了別人,未必做得更好。”

   瞿學富越說越激動,直言要向督撫上書,替熊文瑞申辯。熊文瑞趕緊阻止,叫他不要節外生枝,坦言自己已過知天命之年,不在乎仕途沉浮,此去省城待命,若有合適差事便繼續當差,否則便回貴州老家種田。感知熊文瑞的意頭,瞿學富不再多說,只說要聯合士紳與百姓,制作一把“萬民傘”,他日為大人送行。

   “別,千萬別搞這一套!”熊文瑞斷然制止道,“江堤潰口,我心有愧;弄出‘萬民傘’,更讓我無地自容。”

   和剛中快馬加鞭奔赴黃梅。

   熊文瑞做了交接,就悄然退場。既是罷官,不是平調或高升,熊文瑞的離去較為冷清,只有幾個知心書吏出面送行。到了省城,等待他的是降職處理,發往鄂西北某縣任儒學教諭。熊文瑞系貴州某縣人,弱冠即中舉,因家貧而選擇直接入仕,初任湖南某縣教諭,歷任典史、縣丞、知縣,每個職位至少異地兩任,進步極為緩慢。個中原因,并不是他平庸無能,而是性情剛直,不善討好上司。在湖廣官場輾轉三十余年,從擔任教諭起步而又回到教諭原位,起點即為終點。真是造化弄人。熊文瑞不堪忍受降職羞辱,憤怒上書請辭,卷起鋪蓋走路。

   此后,熊文瑞便在貴州老家,過著陶淵明式田園生活。

和剛中坐鎮黃梅縣衙大堂,成為清代黃梅第四十任知縣。和剛中生長在陜西蒲城一富戶人家,比熊文瑞小十來歲,也是舉人出身,不過中舉時已滿三十八歲,入仕為某縣教諭,干了兩年,味同嚼蠟,于是花錢捐得知縣,分發湖北候補。在省城候補期間,和剛中贏得常鈞好感,無論派他巡夜還是打雜,他都樂意為之,毫無怨言;還隔三差五上常鈞府邸走動,(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484.html

1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