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三定: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文社會科學近四十年的發展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87 次 更新時間:2019-10-08 21:27:12

進入專題: 人才   人文社科   中國共產黨   馬工程  

余三定 (進入專欄)  

  

   摘要:中國人文社會科學近四十年的大發展,與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及其有力舉措密不可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確立,為中國新時期人文社會科學的發展提供了根本性的大前提;實行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等重大舉措的不斷推出,讓人文社會科學的繁榮發展真正落到實處;加強人文社會科學的人才隊伍培養建設的一系列行之有效政策和措施的出臺,為人文社會科學的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保證;“馬工程”的提出與建設,為中國特色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體系的開創奠定了基礎。

  

   關鍵詞:大前提;重大舉措;人才隊伍建設;“馬工程”

  

   新時期四十年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繁榮和發展是有目共睹的。那么,新時期四十年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為什么會繁榮和發展呢?這歸根結底一句話:新時期四十年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繁榮和發展離不開中國共產黨的有力領導。可以說,如果沒有中國共產黨的有力領導和中國共產黨不斷出臺的重要舉措,就不會有新時期四十年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繁榮和發展。筆者在此特為簡要回顧,擇其要者,大致梳理、小結一下中國共產黨對新時期四十年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繁榮和發展的堅強領導和有力推動。

  

  

   1978年,“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確立和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關于“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確立,為中國當代人文社會科學的發展提供了根本性的大前提。

  

   中國共產黨在1978年組織了影響巨大的“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大討論確認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同年12月,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在北京勝利召開,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把黨的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并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中國共產黨關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確立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關于“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確立,使整個中國思想文化領域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即由僵化的“極左”轉變為“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這為中國當代人文社會科學的發展提供了根本性的大前提,奠定了根本性的思想基礎和發展基礎。其帶給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界最突出、也是最重要的變化,就是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術回歸自身,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回歸自我,被“文革”“斷裂”(十年“文革”可以看做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斷裂期”)了的中國人文社會科學開始被接續起來,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術研究。由此帶來在人文社會科學的研究風氣上,開始由跟風套話、空話向實事求是的學術求真轉變。此后,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開始反對“引經據典”的空洞說教,開始反對被迫和被動跟從政治的“注經”式研究,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們開始強調學術的相對獨立性,學術研究必須有科學的態度、求真的目標,學者的天職在于獨立思考、探求真理,學術的生命在于揭示真相、發現規律、追求真理。

  

   此后,人文社會科學界開始對純學術問題進行真正的學術研究。“文革”期間,幾乎所有報刊發表的文章(包括論文)都有不成文的規定,即都要引用或馬克思、或恩格斯、或列寧、或斯大林、或毛澤東的語錄,并且這些“經典作家”的語錄都必須用黑體字排印,以顯示這些語錄的權威性和重要性。從1979年開始,純粹的學術論文和著作可以不再引用或馬克思、或恩格斯、或列寧、或斯大林、或毛澤東的語錄,即使引用也不再用黑體字排印,允許探討純粹的學術問題,允許純粹的學術論文出現。

  

   人文社會科學開始從宣傳輿論機構中獨立出來,開始產生了純粹的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術機構,形成了純粹的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術組織,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術研究園地也獲得較快恢復并擴大。“文革”期間絕大部分學術機構已不復存在,少量雖還保留但已不再作學術研究;絕大部分學術刊物被迫停刊,少部分保留下來的或在“文革”中途復刊的“學術刊物”已經被迫變成了政治性刊物。但從1978年前后開始,上述情況發生了變化。1977年下半年,中國當代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研究的中心中國社會科學院在原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的基礎上獨立出來成立,并由此開啟了從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各省社會科學院的相繼組建。這些純粹的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研究機構的組建,使從事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研究的學者具有了完全不同于行政干部、政工干部、宣傳輿論干部的獨特的職業身份和社會身份。高校系統也是同樣經歷著這樣的發展變化,1979年教育部首次設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管理部門——文科科研處。到1979年底,全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機構已達到309個。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研究園地的擴大,一方面表現在少部分一直保留下來或在“文革”中途復刊的“學術刊物”,開始從濃烈的政治色彩回歸到學術刊物的本位。如“文革”后期復刊的《歷史研究》,復刊之初很像一本政治性刊物,不但發表的文章具有強烈的政治色彩(發表了不少大批判文章),而且大篇幅轉載當時中央“兩報一刊”的重要政治文章和社論,進入上世紀70年代末期以后,學術本色才取代了政治色彩,開始發表純粹的學術論文;“文革”后期復刊或創辦的若干大學學報(如《北京大學學報》在“文革”后期復刊后發表過不少評法批儒、“批孔”的大批判式的文章)也大致經歷了相同的發展途程。另一方面,表現在新的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研究園地的大量開辟和發展。如從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相繼創刊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中國社會科學》(1980年)及吉林的《社會科學戰線》(1978年)等各省級社科院、社科聯主辦的綜合性學術刊物,還有中國社會科學院各下屬研究機構主辦的專業性學術刊物,如《文學評論》、《哲學研究》、《經濟研究》、《法學研究》等,從1978年起相繼復刊。一直以學術理論見長,面向知識界、學術界的《光明日報》開始回歸本色和本位,在上世紀70年代末期相繼創辦了《史學》、《經濟學》、《哲學》、《科學社會主義》等學術專刊,所發表的文章學術含量大,學術水平高,影響甚大。

  

   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界不僅開始對純學術問題進行真正的學術研究,而且對中共黨史和國際共運史,對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等具有明顯政治色彩的研究對象,也開始了真正學術的、學理層面的研究。上述情況正如學者靳輝明在《馬克思主義研究50年》中指出的:“綜觀我國馬克思主義研究的發展可以看出,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這一學科的研究已在馬克思主義理論與實踐的重要領域全面展開。馬克思主義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已經初步形成了包括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生平、著作和思想研究,科學社會主義、毛澤東思想研究,鄧小平理論研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社會主義思想史,國外馬克思主義等分支學科在內的初具規模的學科體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科研局編《新中國社會科學五十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年5月第1版,第78頁)。靳輝明進一步指出:“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是我國馬克思主義研究發展最快、學術成果最多、獲得社會效益最大的時期。其所以如此,重要的是在馬克思主義研究中要堅持以下幾個統一:解放思想與實事求是的統一;繼承前人與理論創新的統一;注重現實問題研究與加強基礎理論研究的統一;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二為’方向與‘雙百’方針的統一;理論上的廣采博納與以我為主、為我服務的統一。”(引自中國社會科學院科研局編《新中國社會科學五十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年5月第1版,第84頁)

  

  

   中國共產黨不斷推出實行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等繁榮發展人文社會科學的重大而有力的舉措,讓人文社會科學的繁榮發展真正落到實處。

  

   新時期以來,中國共產黨不斷推出實行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等繁榮發展人文社會科學的重大而有力的舉措,讓人文社會科學的繁榮發展真正付諸實踐,真正落到實處,真正產生實效。

  

   在中國共產黨所實行的繁榮發展人文社會科學的重大而有力的舉措中,實行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是其中特別重要、特別有成效、特別有影響的一項。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對新時期哲學社會科學提出了明確的要求。同年10月6日至14日,中共中央宣傳部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在北京聯合召開了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座談會。同年10月,中共中央轉發的《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座談會紀要》,對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工作做出了多方面的明確規定,并在其后逐步得到具體落實。中共中央《關于轉發的〈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座談會紀要〉的通知》(中發〈1982〉48號)中指出:“中央認為,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團以來,特別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在撥亂反正、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中起了很好的作用,取得了很大的成績。十二大報告把發展科學確定為戰略重點之一,這里所說的科學包括社會科學在內。各級黨委要充分認識到,我國哲學社會科學事業今后必須有一個大的發展,沒有哲學社會科學的發展,要開創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的新局面是不可能的。各省、市、自治區黨委應當把這項工作列入議事日程,并且由主要負責同志親自抓好這項工作。”1983年4月28日,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國社會科學院、教育部聯合發出《關于成立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領導小組的通知》,領導小組由14位同志組成,規劃領導小組下設了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辦公室(它正式成立于1991年6月,此前其職能由中國社會科學院科研局代行)。1986年10月27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領導小組第三次會議通過《國家社會科學基金暫行條例》,開始設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資助人文社會科學研究。1986年10月29日至11月4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七五”規劃會議在北京召開。1987年6月30日,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委員會公布1987年度《課題指南》。1988年8月,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領導小組第五次會議決定:設立青年社會科學基金,劃定專款資助國情調查。1991年11月23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領導小組第二次會議通過《國家資助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課題管理暫行辦法》。1991年12月12日至14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八五”規劃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1993年1月19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通過《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檢查、鑒定和驗收實施辦法(試行)》。1996年4月22日至28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九五”規劃工作暨項目評審會議在北京召開。1999年9月14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領導小組通過《關于獎勵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優秀成果的決定》。此后,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這一重要而又重大的舉措,除了項目數量不斷增加、基金總量和各項目資助力度不斷增大、《課題指南》不斷變化外,其他已基本定型。從上面的系列例舉可以看出,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這一重要而又重大的舉措實行三十多年來,一直是處在不斷發展、不斷探索、不斷創新和不斷完善的過程中,其發展到今天,可以說已經成為人文社會科學界最有影響、最為重要、出成果最多、成果層次和水平最高的類別。現在,幾乎成為衡量所有高校和科研單位其人文社科研究水平高低的最重要尺度。

  

在中國共產黨所實行的繁榮發展人文社會科學的重大而有力的舉措中,我們還必須提到中共中央2004年初發出的《關于進一步繁榮哲學社會科學的意見》,(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余三定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人才   人文社科   中國共產黨   馬工程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綜合 > 學界動態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485.html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