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錦清:重新發現中國,民族復興與話語重建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90 次 更新時間:2019-10-08 21:55:22

進入專題: 民族復興   話語權  

曹錦清 (進入專欄)  

  

   【2019年8月1日至3日,由《文化縱橫》雜志社和華東理工大學中國城鄉發展研究中心聯合舉辦的首屆“重新發現中國:研究方法與理論創新”暑期高級研修班在上海華東理工大學順利舉行。華東理工大學社會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華東理工大學中國城鄉發展研究中心名譽主任曹錦清教授以“民族復興與話語重建”為題進行了演講。觀察者網整理曹錦清教授全文演講內容,以饗讀者。】

  

   (整理 觀察者網/陳鈺 陳思危)

  

   幾千年來,中國人對“什么叫中國”其實是有一張完整的自畫像。我們把自己叫“天下之中國”。天下以“中國”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四夷”的朝貢體系,有所謂“夷夏之辨”。有關這個自畫像,我建議諸位去翻一段話,出自唐代杜佑的《通典》。

  

   他的《通典·邊防卷》就勾勒出一幅古代儒家關于中國一幅完整的自畫像。這幅自畫像在近代鴉片戰爭以后,由于晚清的五戰五敗而變得不同了。我們遭遇到的不再是來自于長城以外游牧部落的入侵,而是來自于一個工業化的海上的“游牧”部落從沿海發動的攻擊。衰敗中的傳統農業王朝,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工業文明的挑戰,節節敗退,而后要向西方學習,每次戰敗以后都有一次反思,來重新認識中國。

  

   第二幅的關于中國的自畫像,我們大體在新文化運動當中完成了。那就是整個傳統中國是封建的、專制的、腐敗的,等等。要拋棄這些東西,要向西方學習,要重新給中國畫一張自畫像。我們今天講的“重新”是對什么而言的重新?是對近代以來,我們在貧弱挨打的時候,我們畫的那幅自畫像,是不是也已經過時了?是否已經不再適合于我們對當代中國的認識?

  

   所以我們要重新來畫,凡是近代以來所畫的自畫像,和我們當代,我們即將要畫的這幅新的自畫像,其背景永遠是西方。

  

   這就是我今天演講的開場白,是對我們之前畫的自畫像的再認識。在今天我重點想講民族復興的問題。因為沒有民族的現代化,沒有趕超的成功,就不可能有中國自己的尺度,并按中國的程度來重建中國話語,否則我們永遠在西方的話語里面匍匐前進。所以我們講民族復興和話語重建其實是一回事情。

  

   我首先回到建國前夕的一次重要的會議——七屆二中全會,1949年3月在西柏坡召開。在會上,毛澤東提出建國以后的兩大任務,第一個任務是從把中國從農業國轉變為工業國;第二個任務,是要把新民主主義轉變為社會主義。

  

   我把第二個任務叫做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就是要把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轉變為新民主主義社會,再轉向社會主義,在建國前的所有黨派當中,這是唯獨共產黨人所具有的“初心”。把農業國轉化為工業國,這是中國近代的使命,也叫復興或者趕超。

  

   共產黨承接了近代使命,并且以實踐近代使命為己任,因而他獲得了執政權。在建國以后的很長一段時間,一般都認為實現工業化,實現趕超和民族復興,這個任務和建設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任務是高度一致的,所以有了社會主義工業化的說法。實際上我們現在反過的來看前30年,再看改革開放的40年,就證明社會主義的價值目標和在一個農業國基礎上要實現工業國,這兩大任務之間存在著很大的張力。

  

   我從第一次鴉片戰爭講起,在此以前,中國對自身的認識既完美又高度自傲和自負。她站在夠亞洲的高點來俯視周邊“四夷”。不如我們開讀一下杜佑的《通典》:

  

   其人性和而才惠,其地產厚而類繁,所以誕生圣賢,繼施法教,隨時拯弊,因物利用。三五以降,代有其人。君臣長幼之序立,五常十倫之教備,孝慈生焉,恩愛篤焉。主威張而下安,權不分而法一。生人大賚,實在於斯。……(蠻夷)其地偏,其氣梗,不生圣哲,莫革舊風,誥訓之所不可,禮義之所不及,外而不內,疏而不戚,來則御之,去則備之,前代達識之士亦已言之詳矣。

  

   這幅自畫像由于晚清的五戰五敗而遭到摧毀。在這個過程當中,一代又一代的有識之士都提出要趕超和復興的問題。

  

   我比較過中國、印度、土耳其、埃及和其他一些國家。他們都沒有像中國這樣有著強烈的民族復興和趕超情結。我們民族曾經有過的輝煌記憶,這點印度不及我們。印度歷史上當然有輝煌,但是他們沒有記錄的習慣。

  

   印度的尼赫魯還有一些趕超的意識,但是再看看他們的精神領袖甘地,那就不同了。甘地曾經認為,說印度不能也不可能發展工業,理由是英國工業化以后,就已經摧毀了印度的工業潛能。換言之,如果印度這樣人口眾多的國家也搞工業化了以后,那么要把所有的傳統的農業和手工業相結合的那種生產方式要徹底的摧毀掉,所以印度不能走這條路,要走手工業和農業相結合的那條道路。甘地死后,尼赫魯把他抬到了精神領袖的地位,如果兩人并存的話,對印度未來的發展模式兩人必然會產生分歧。

  

   印度關于具體的事件的記錄,一般是外國人幫印度人記錄的。比如說我們的玄奘,沒有一個民族像我們這樣辛勤地記錄我們自己的歷史。從公元前841年就有逐年可考的文字記載的歷史。正史就有《二十五史》,其他各類史那就更加多了。

  

從鴉片戰爭到孫中山

  

   用史學家范文瀾先生的講法,第一次鴉片戰爭打出了兩個人,他們開始睜眼看世界——一個是林則徐,一個是魏源。魏源在他的名作《海國圖志》序中說出了“師夷長技以制夷”的經典判斷,這是振聾發聵的,這是新時代的夷夏之辨,一直到今天,我們以國際接軌的名義,就是要向西方學習。

  

   西方對我們來說,一般有兩副面孔:老師和敵人。如果外部關系和緩的時候,西方的那種老師的面孔就清晰起來了。有時候則擺出一副敵人的面孔。

  

   所以我們的第一次鴉片戰爭就發出了要向西方學習的口號,并且最后通過向西方學習而戰勝西方,所以我們把最早的正眼看世界的這批人叫做最早的趕超人。

  

   第二次鴉片戰爭又打出了一部書,這部書就是馮桂芬的《校邠廬抗議》。在書中,他這樣說:

  

   有天地開辟以來未有之奇憤,凡有心知血氣,莫不沖冠發指者,則今日之廣運萬里,地球中第一大國,而受制于小夷也……如恥之,莫如自強。夫所,謂不如,實不如也。

  

   馮桂芬作為洋務運動的一個精神領袖,他當時對中國的判斷還是地大物博,經濟可以自給自足無需外貿,而這種情況從晚明一直到馮桂芬,都是這樣。

  

   事實上鴉片戰爭以后,英國的紡織業主大為興奮,說終于打開了中國的大門。只要中國人當中十個人里面有一個人把自己的襯衫稍微加長一寸,那么所有的英國的紡織廠可以日夜開工,都滿足不了中國市場的需求。事實上他們誤算了。第一次鴉片戰爭以后,英國對中國的紡織品的輸出增長微乎其微。

  

   后來他們派人調研,發現中國有頑強的家庭手工業和紡織業、農業相結合的家庭紡織業,它有力地阻礙了萬里運來的機器制品。所以它彌補它的貿易逆差的還是要靠鴉片。他分析戰爭的失敗原因時,這樣說:

  

   以今論之,約有數端,人無棄材不如夷,地無遺利不如夷,君民不隔不如夷,名實必符不如夷……

  

   他的這本書完成于1862年左右。洋務運動派在1894年鎮壓了太平天國運動以后,很多精神資源都來自馮桂芬,于是引進成套的西方軍事工業的設備來生產我們的武器,包括槍炮輪船,這才有了江南制造局。有了可以制造武器的重工業,那么就可以“夫而后內可以蕩平區宇,夫而后外可以雄長瀛寰,夫而后可以復本有之強,夫而后可以雪從前之恥,夫而后完然為廣運萬里!”

  

   后來張之洞的中體西用其實就是出自馮桂芬《校邠廬抗議》。馮對趕超西方的路線也做了一定程度的規劃。他也分了三步:

  

   始則師而法之,繼則比而齊之,終則駕而上之,自強之道,實在乎是。

  

   160年過去了,我們現在才可以告慰馮桂芬先生。我們現在剛剛達到“并跑”,之前是跟跑,以后是領跑。我們工業化的主力部隊還在追。

  

   中國的現代化,核心就是工業化。之前有幾個老問題:為什么中國沒有資本主義而西方有?為什么中國沒有科學思想而西方有?為什么中國沒有民主而西方有等等。這一系列問題問錯了對象,我們應該問為什么歐洲有,所有非歐洲都沒有。

  

   就工業化的歷史本身來說,說歐洲和英國也還是太寬泛了,主要是在英格蘭。為什么大航海以后的將近300年,在英格蘭發生了工業化,這才是問題的實質,而所有非西方的非英格蘭的都沒有發生。很多問題因為發問的錯誤使得所有的回答失效。

  

   第二點,英國的工業化是自上而下的政府行為。我們自宋以來的經濟狀況是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輔助于必要的市場供給,它不可能通過市場的進一步發展,而把整個農業增長也卷入到市場里面來,逐步的吞噬原來的自給自足的經濟,而這一個過程只有在英國以及法國和德國的某些區域發生,這個可以參照亞當·斯密《國富論》中的有關章節。

  

   第三點,則是由軍事工業到民用工業。我們建國初從蘇聯引進的156個工業項目,重點還是軍事工業為主。

  

   甲午戰爭又打出了一個人和一本書,鄭觀應的《盛世危言》,他在書中寫到:

  

   若中國各書院人人都學習西方有用之書,以中國幅員之廣,人材之眾,竭其聰明才力,不難駕西人而上之……誠使設大小學館,以育英才,開上下議院,以集眾益,精理農商,藉植富國之本,簡練水陸,用伐強敵之謀,由強企霸,由霸圖王,四海歸仁,萬物得所……年后中國商務之利有不與歐西并駕者,吾不信也。

  

   我讀過不少印度的近代史記錄,很少有這樣的話語。

  

甲午戰爭當然也震驚了另一個更重要的人物,(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曹錦清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民族復興   話語權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中國政治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493.html
文章來源:觀察者網2019.9.29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