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千帆:從權利到尊嚴——《為了人的尊嚴》序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69 次 更新時間:2019-10-08 22:02:21

進入專題: 權利   尊嚴  

張千帆  

  

   沒有誰會否認,這是一個“走向權利的時代”,改革三十年在本質上就是中國人的權利意識逐步覺醒的過程。作為一個憲法學者,我當然不反對談論權利;事實上,憲法成天在談論各式各樣的“權利”。尤其是在中國人的權利保障還很不到位、個人權利和政府權力仍然嚴重失衡的情況下,更有必要大張旗鼓地宣揚人權理念。但是作為一個“中庸”主義者,我自認為任何事情都需要把握一個度,即便權利也不例外;“權利”談太多了,也會出問題。

  

   在權利保障相對充分的西方世界,片面張揚權利不僅未必有助于解決問題,而且可能把問題帶入僵局乃至死胡同。這是因為“權利”在本質上是以自我為中心的話語體系,而權利或利益是帶有排他性的;我的權利意味著你的義務,你得到的就是我失去的,因而個人權利的膨脹難免產生權利和權利(或必要的權力)之間的碰撞,從而產生一系列似是而非的價值選擇難題。其實西方人顯然不是我們以往想象的那樣純粹自私自利的動物,基督教等宗教文化恐怕比世界上哪一種道德教義都更強調人的義務;只是在國家機器面前,為了實現強大公權和弱小私人之間的平衡,憲法學說才突顯個人權利的至上地位,但是這套學說是不能拿來到處亂用的。在面對普通私人的時候,西方人十分注重自己權利的邊界,甚至十分崇尚個人對社會的奉獻,十分鄙視那種“一毛不拔”、惟利是圖的“小人”品性。不幸的是,有時恰恰是某些中國人給他們留下了這種丑陋的印象。

  

   即便在權利保障仍然缺位的中國,宣揚權利固然是天經地義、順理成章的,但是如果只知道自己的這個權利、那個權利,卻未必有助于實現這些權利,因為權利在中國不是現成的,而是要去爭取的,而爭取——尤其是向政府爭取——往往是有代價的。一個自私自利的“小人”只知道搭別人的“便車”,自己卻不愿意承擔任何風險;一旦絕大多數人都成了純粹理性自私的“小人”,這個社會就陷入了理性所設定的“囚徒困境”,一群自私個人的理性行為產生了對于彼此都最不理性的后果。現實很簡單,如果沒有人勇于出面去爭取自己和他人的權利,每個人都等著別人出頭,自己坐享其成,做一個理性的“縮頭烏龜”,那么這個社會將永遠陷于“烏龜世界”,不可能得到權利也確實不配享受權利。在我看來,如果中國“70后”之前的教育特點是權利缺位,那么“80后”之后的教育和成長特點則是權利泛濫——倒不是說家長或老師成天在灌輸什么權利,而是他們的成長環境就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尤其是在國家嚴格實行獨生子女政策之后。如果中國將來每個人都想著自己,不知道適度尊重和考慮他人,這樣的社會是何其可怕。但愿這只是我個人杞人憂天的偏見,不過這種憂慮卻似乎不獨我一個人所有。不無吊詭的是,實現中國權利保障的最大障礙正在于權利話語所暗含的自私人格之中;要打破人類理性為自己設定的窠臼,只有克服權利習慣思維所造成的誤解和偏向。

  

   權利話語的局限性提示我們回到中國的古典智慧,因為統治中國數千年的儒家傳統是義務導向的。儒家倫理或許存在致命的缺陷,儒家政治理論更是好比當代的馬褂,早已和當今政治現實毫不相關,只有在博物館或古裝戲里才能發現它們,但是儒家的倫理道德體系卻未嘗不能提煉出對當代中國社會有用乃至永恒閃耀的價值。儒家學說的最大缺陷在于“權利”概念完全缺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通篇都在談論不同等級的人群各自的社會責任和義務,但是義務導向的儒家倫理仍然可以在當今道德世界中占據獨特的位置。這不僅是因為義務的背面也能折射出權利,或傳統義務話語可以作為當代權利話語的互補與“糾偏”,而且更重要的是因為儒家義務倫理所基于的人性理論為人的尊嚴奠定了基礎。事實上,尊嚴也是權利的基礎;如果人只是自私自利的可憐動物,他有什么資格享受權利呢?國家又有什么義務尊重和保護他的權利呢?雖然就和沒有提到“權利”一樣,儒家經典也沒有明確提過“尊嚴”,但是我從不懷疑“尊嚴”二字最準確地把握了儒家道德哲學的基本命脈。

  

   “尊嚴”?這個提法聽上去多少有點“玄”,但是它的意蘊卻在儒家哲學中無所不在。在最表層,尊嚴首先體現為“面子”。受儒家傳統影響,中國人是很講“面子”的;所謂“家丑不可外揚”,就是怕在外人面前丟面子的表現。儒家堅持“德主刑輔”并主張“刑不上大夫”,也未必是出于反對法治,而只是反對刑罰之治,因為一旦動用刑罰,“君子”“大人”必然顏面掃地。其實只要不過分,愛面子并不是一件壞事;奧古斯丁曾將“虛榮”作為一種“準美德”,其意正在于此。儒家之所以強調“面子”,是因為他們相信每個人都有內在尊嚴,而“面子”只是人性尊嚴的外在表現。如果一個人做了有損自己尊嚴的事情,那么他理當感到恥辱和羞愧;如果一個人完全不在乎“面子”,那么他必然是一個沒有廉恥、無所不為的放蕩小人。在儒家看來,“愛面子”和廉恥感就是讓人回歸尊嚴的一種自動糾偏心理機制;當然,一旦人錯把“面子”本身作為追求目的,“愛面子”自然蛻變為文過飾非、諱疾忌醫,反而成為復歸尊嚴人性的障礙。后世的“俗儒”沒有把握儒學的精髓,在失去了原創力之后只能跟著古代禮制邯鄲學步、亦步亦趨,甚至發明出一些“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之類反人性的東西,恰恰違背了孔子的本意。

  

   在深層核心,儒學是建立在樂觀主義人性理論基礎上。憑心而論,除了偶爾的洪水、地震、颶風等自然災害之外,上天對人類是相當得天獨厚的;它不但賦予人以聰慧的大腦、靈巧的手腳以及成為道德主體的潛質,而且也賜予人類相當豐富的自然資源,剩下的要靠人類自己了。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認真對待自己的內在尊嚴,尊重他人的尊嚴并要求政府尊重我們的尊嚴,那么這個世界會和諧得多、穩定得多、美麗得多。這就是儒家基本倫理的現代表述,也是理性設計社會、教育和政治制度的起點。

  

   在尊嚴倫理的話語體系基礎上,完全可以設計出一套符合現代文明精神的政治和法律制度。事實上,自西學東漸以來,即便是文化保守主義者如張之洞也主張“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體者,道德倫理之謂也;用者,政治與法律制度之謂也。歸根結底,政治與法律制度只是實現某種道德理想的工具,或人類道德生活的延伸。如果說現實和理念、事實和價值之間存在不可逾越的鴻溝,道德和政治之間是沒有根本隔閡的,它們之間只不過相隔一個對人的政治本性的事實認知而已。在任何既定的社會與政治認知模式下,一種道德理念即對應一種政治制度。儒家的問題不在于他們的道德追求,而在于他們對普通人的政治行為能力的錯誤估計及其政治理念的完全過時;如果今天還有人穿著道服、搖頭晃腦地堅持國家推行“儒教”,無疑是食古不化、幼稚可笑的。然而,這個事實認知錯誤既不否定儒家道德倫理自身的內在生命力,也不否定在此倫理體系基礎上建構適應當代文明的政治體系的可能性。當代儒學的根本任務顯然不是用已經僵死的傳統政治教條拖累仍然具有活力的道德倫理,而恰恰在于用富有生命力的倫理內核——人格尊嚴——來激活并重構中國道德與政治哲學。

  

   在我看來,這種以尊嚴為中心的話語體系將人的權利和義務和諧統一起來,要比單純的權利話語更有優勢。首先,尊嚴理論比西方以個人權利為中心的自由主義理論更為自洽。霍布斯的《利維坦》顛覆了義務導向的經典倫理并開創了西方自由主義傳統,而這個理論的源流在于人性自私(也就是“惡”)的基本假定。自霍布斯以降,自由主義理論的優勢在于其自私人性的一元化假定有助于保障個人權利、破滅政府至上神話,但是卻無法從這個理論體系內部為權利保障提供充足理由。畢竟,假如人只是自私自利的動物,其與動物的惟一差別即在于有能力用更發達的理性損人利己,人究竟有什么資格要求國家尊重和保障他的權利?其次,權利話語體系是以利益沖突為核心的,沖突的解決方式一般也預設了贏家和輸家,不是“東風壓倒西風”,便是“西風壓倒東風”,進而產生諸多無解的權利位階問題。尊嚴話語體系則往往只有贏家或只有輸家,由此產生的道德判斷更加確定。譬如政府強行違法征地,其所損害的不僅是無家可歸的受害人的尊嚴,同時也損害了官員自己的尊嚴;如果政府翻然悔悟、撤回違法決定,那么它不僅沒有“丟面子”,而且保全了自己的尊嚴,成就了政府和公民雙贏(至少沒有皆輸)的格局。在權利話語體系中,征地通常體現為公權和私權之間的沖突;但是在尊嚴話語體系中,不同主體之間的利益沖突被內化為同一主體內部的道德評價,尤其是決定征地的官員是否充分尊重他人的尊嚴,將他人作為終極目的而非僅僅作為自己獲得“土地財政”和灰色收入的手段。和權利對抗不同的是,政府的尊嚴和公民的尊嚴不僅不矛盾,而且是互為前提的;政府只有尊重公民的尊嚴,才能獲得自己的尊嚴。最后,尊嚴話語有效化解了個體之間的對立、沖突和僵持,進而幫助我們形成一個相互尊重、禮讓與和諧的社會。

  

   本文選自《為了人的尊嚴:中國古典政治哲學批判與重構》,張千帆/著,中國民主法治出版社,2012年4月第1版。

  

    進入專題: 權利   尊嚴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法學 > 法學讀書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496.html
文章來源:在書一方 公眾號

19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