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啟訥:臺灣歷史教科書的內在錯亂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96 次 更新時間:2019-10-09 00:19:39

進入專題: 臺灣歷史教科書  

吳啟訥  

   臺灣的歷史教科書改成這副支離破碎、前后矛盾的模樣,倒也不令人意外。

   近30年來,「臺灣獨立建國運動」方興未艾,這個運動的目標,是建立一個「臺灣民族」的民族國家。目前仍然活躍的臺獨建國運動的推動者,基本上都是二次大戰后出生的一代。他們都接受過漢語文的教育,并且仍使用著漢語文,明白中國傳統「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之謂;同一群人,也目睹了亞洲新興國家在脫離西方和日本殖民統治后,并未回歸自身的傳統歷史敘述,而是模仿西方殖民者以及明治、大正、昭和版的日本史書寫,為建構其「國族」,重新建構國族歷史的現象。他們當然更明了「欲建其國,先構其史」的原理。

   臺獨建國運動欲滅之國,乃是目前依其憲法統治臺灣的「中華民國」。盡管這個「中華民國」在諸多層面上僅余名義,但這個名義和憲法都無法斷絕與中國大陸的關系,這一關聯,對于獨立建國而言,是巨大的障礙。臺獨建國運動欲建之國,是以臺灣島為范圍的主權獨立的民族國家,故需要以臺灣為范圍,建構國族的歷史。

  

   矛盾混淆的「臺灣民族」歷史書寫

  

   為國族建構而重寫歷史,本是民族主義的常態。但在臺獨建國運動的推動者所劃定的國土范圍內,涉及到「國家」、「民族」、「人民」、「主權」這幾個「想象的共同體」議題,其背后的歷史和生態是復雜糾結的,這些無法依靠重寫消弭其復雜性的現象本身,即對臺灣獨立建國運動的正當性構成挑戰。為了建立臺獨主張的正當性,呈現在這幾個版本的歷史教科書中的「臺灣民族」歷史書寫,不得不訴諸一系列充滿邏輯結構缺陷的述說,這些述說,當然就無法避免內在沖突與自相矛盾。縱觀戰后亞洲歷史書寫,吹噓、虛構、重建、謬解的情形并不少見,但混淆、矛盾到這種程度的,或許是孤例。

   基于擔心「中國」以「炎黃子孫」的名義在仍保留祖先崇拜的臺灣漢人社會中喚醒「大中國意識」,教科書立足于種族民族主義的角度,闡揚臺灣「原住民」與「中華民族」無關,并引用基因研究的證據,欲證明臺灣漢人皆有原住民血統,因而可以順理成章地與「中華民族」切割。但這一論述有兩個內在矛盾:

   一、包括「中華民族」在內的「民族」、「國族」都不是血緣概念、種族概念,而是文化概念、政治概念;強調血緣,也可能威脅到臺獨的另一論述主軸──人民主權。

   二,強調「臺灣民族」在血緣上與「中華民族」的差異,等于在獨立建國議題上升高了臺灣原住民相較于明清以來漢人移民的正當地位,威脅到臺獨建國論者心目中真正的建國主體──源自中國福建省南部的漢人──福佬人做為「正港臺灣人」的地位。換言之,既然主張原住民因血緣相異而與「中華民族」無關,則漢人必然會因血緣相關而「不幸」與「中華民族」連結,即使獲得了部分原住民血統,其血緣建國的純正性與正當性,當然又打了折扣。所以,不論如何混血,「正港臺灣人」的血管中,還是多少流著的不屬于臺灣的血液,這個難以改變的事實,勢必增加「正港臺灣人」的焦慮。而在現實中,臺獨建國論與「福佬沙文主義」間有著高度的重迭,是眾所周知的事,臺獨建國論者不時借原住民宣揚臺灣主體性,但卻從來沒有學習原住民語言的誠意,遑論以原住民為主體「建國」。如果咬咬牙,以血緣為論據,干脆接受原住民主導臺灣建國,或聽任原住民在臺灣島的某一部分單獨建國,無疑卻違反了臺獨建國論者的初衷。

  

   臺獨被迫寄居「外來政權」

  

   面對種族民族主義建國論述的風險,臺獨建國論者有了備案,主張島上的人民有權依照「人民主權」建構政治上的臺灣民族,建立臺灣主權國家。不幸的是,在政治上,臺灣獨立建國運動無法追溯其「國家」傳統:原住民不曾建國(「大肚王國」不過是部落聯盟);「正港臺灣人」也不曾建國(「臺灣民主國」是「中國」的延續);日本人不是將臺灣「從中國暴政下解放」出來,幫助它獨立建國的救星,而是臺灣的殖民宗主;1949年底以來的臺灣看似在現實中實行著自我統治,但其前提是,這個統治結構來自臺獨建國論者口中的「外來政權」。更不幸的是,這個「外來政權」于1912年建國及1945年接收并統治臺灣的正當性,皆來自中國人民所從事的革命與反侵略戰爭。如今在當局口中的「這個國家」,竟然不是建立在「革命─建國」的進路之上,而是寄居在那個「外來政權」的「殼」之中,被迫屈辱地承受著這個「殼」的基因殘余。

  

   媚日史觀否定臺人主體性

  

   為此,臺獨建國論者只好再要求「去殖民化」,即,將被視為「外來政權」的中華民國確切定位為「殖民者」,面對這個殖民者,臺灣不僅要追求有形的政治獨立與經濟自主,更重要的是戰勝「心理上的集體自卑感」、掙脫「殖民時代留下來的文化束縛」,進行「民族認同的重新建構和重新呈現」。但是這種將漢人移民以及與兩次中日戰爭的過程、結果直接相關的大陸─臺灣關系解釋為「殖民」的敘述,一不小心就再度回到最初那種種族民族主義的敘述中,臺獨派的焦慮遂再度上升。

   為了克服這種可怕的循環,臺獨建國論者又轉向「現代化」路徑,在歷史敘述和教科書中盡力呈現日本統治臺灣50年所造就的社會和經濟的「現代化」樣貌,以此論證日本「進步」生活方式和中國「落后」生活方式的水火不容。這樣的論述,倒是呈現了整個「臺灣獨立建國運動」的動機和起點。日本投降后的臺獨運動,一開始就不加掩飾地表達對「野蠻」、「落后」的中國的鄙視,迄今仍然是臺獨主張的社會心理基礎。在將臺灣人的大陸「遠親」描述為「殖民者」之際,臺獨建國論者卻不愿將日本對臺灣的統治看做殖民統治,反而直接將「殖民地現代化」等同于「現代化」。為此,臺獨建國論者不惜擱置臺灣主體論,直接借用日本殖民史觀。殖民史觀自然導致臺獨建國論的歷史敘述和教科書立足于日本軍國的立場,將19世紀末那場由日本取勝的戰爭所帶來的《馬關條約》合法化,否認20世紀中期中國抗日戰爭和二次大戰的結果所帶來的國際政治秩序。這種表述的結果,遮掩了臺灣人在日本殖民期間只是二等公民的歷史,否定了清算日本殖民罪惡的必要性,進而否定了臺灣人的主體地位。「現代化」敘述,又成為臺灣種族民族主義、臺灣政治民族論、人民主權論的障礙。

  

   錯亂教科書鬧劇一場

  

   面對長期以來以利益取舍取代是非判斷的臺灣社會,以及30年來遭到深度洗腦、習慣盲從的青少年,這套標榜「主體」的歷史教科書,應該還會流傳一陣子。不過,其中充滿邏輯缺陷和內在矛盾的論述,無疑會加深學生的錯亂感,也會引起部分追求獨立思考的年輕讀者的質疑。我們可以相信,這套敘述和教材的壽命都不會太長。

  

  

    進入專題: 臺灣歷史教科書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教育學 > 基礎教育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501.html
文章來源:《遠望》(2019年8-9月號;總371-372期合刊本)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