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富勝 李英東:當代帝國主義發生質變了嗎——國外馬克思主義學者的最新爭論及局限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02 次 更新時間:2019-10-09 20:08:44

進入專題: 南北依賴關系     全球財富流向     帝國主義理論    

謝富勝   李英東  

   摘要:帝國主義問題一直是21世紀以來西方左翼理論界的研究熱點,哈維、帕特奈克和史密斯等學者近年來圍繞南北依賴關系、全球財富流向和列寧帝國主義理論的當代適用性展開了爭論,并引發了廣泛討論。其實,帝國主義的本質并未改變,但其表現形式發生了變化,呈現階段性特征。對國外馬克思主義學者最新爭論的綜述,能窺見個中對世界進程的理論反映及其局限。

   關鍵詞:南北依賴關系  全球財富流向  帝國主義理論   “次帝國主義”

   作者謝富勝,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協同創新中心教授(北京100872);李英東,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博士研究生(北京100872)。

  

   帝國主義理論主要分析資本與國家以及國家之間的政治經濟關系,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帝國主義理論自20世紀初期創立以來,大體上經歷了經典帝國主義理論、依附理論和新帝國主義理論三個發展階段。其中最具影響力和解釋力的,是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20世紀80年代以來,經濟全球化進程進一步加快,跨國公司生產網絡不斷延拓,制造業普遍向南方國家轉移,金融壟斷資本日益膨脹,部分新興市場國家綜合國力不斷增強。針對上述全球資本主義經濟發展變化的所謂“新帝國主義”問題,日益成為21世紀西方左翼學者的研究熱點。

   2017年5月21日,以普拉巴特·帕特奈克(Prabhat Patnaik)新出版的《帝國主義理論》(A Theory of Imperialism)一書為契機,大衛·哈維(David Harvey)、帕特奈克、南希·弗雷澤(Nancy Fraser)和鄧肯·弗利(Duncan Foley),在紐約新學院(The New School in New York)圍繞南北依賴關系進行了一場辯論。2017年8月26日,約翰·史密斯(John Smith)率先批評哈維是“帝國主義否定者”,隨后兩人圍繞全球財富流向問題在“非洲政治經濟學評論”網站展開了爭論,其他一些馬克思主義學者隨后紛紛加入了討論。大衛·菲爾茨(David Fields)將爭論的具體內容發布在“激進政治經濟學聯盟”網站,進一步擴大了此番爭論的影響力。“紅線”網站也專門開設討論區,就此展開討論。爭論涉及南北依賴關系、全球財富流向和列寧帝國主義理論的當代適用性三個問題,與當代帝國主義本質及其基本特征密切相關,對于深入研究時代特征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和現實意義。

  

   一、如何認識北方國家對南方國家的依賴關系

  

   帕特奈克以北方國家和南方國家間地理差異為基礎,分析了中心帝國主義國家為了穩定產品供給價格和貨幣價值,通過收入緊縮和擴大產業后備軍等手段,對非帝國主義國家施加的一種新帝國主義式強制關系。哈維認為,帕特奈克犯了地理決定論的錯誤,強調北方國家對南方國家并沒有很強的依賴性。帕特奈克則回應,北方國家對南方國家存在較強依賴性,強調其帝國主義理論基于資本主義制度階級矛盾,是剖析資本主義理論,并非地理決定論。

   (一)北方國家對南方國家的依賴——帕特奈克的邏輯

   帕特奈克認為,帝國主義是由帝國主義國家施加給非帝國主義國家的一種強制性關系,以確保前者能夠以不變價格從后者獲得其自身發展所需的產品。帕特奈克帝國主義理論主要由兩部分組成。第一部分主要說明,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穩定發展,離不開熱帶地區廉價產品;第二部分論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為實現上述目標,需要對熱帶地區人民實行強制性收入緊縮戰略。帕特奈克將帝國主義定義為,一種維持資本主義制度可持續發展的結構性依賴關系,以一定地理條件為基礎,從殖民主義時期一直持續到當代資本主義。

   帕特奈克認為,資本主義的發展離不開原材料、食物等一系列商品的投入,資本主義國家自身不能全部生產這些商品,資本主義的正常運行依賴于資本主義外圍地區這些商品的供給。這些商品供給價格呈不斷上漲趨勢。給定商品生產者貨幣工資水平,這些商品生產成本會隨著需求增加而不斷增加。典型代表是熱帶和亞熱帶地區生產的農產品。它們為資本主義國家不可或缺,又不能在資本主義國家所處溫帶地區生產,形成北方對南方的依賴。南方的熱帶和亞熱帶土地面積有限,存在邊際收益遞減效應,北方國家資本積累和全球收入的普遍提高形成巨大需求,熱帶農產品供給價格隨產出量增加而攀升,造成長期通貨膨脹預期,超過一定閾值,會給資本主義貨幣金融體系帶來許多嚴重問題。

   帕特奈克提出,貨幣不僅是流通媒介,更是財富形式。一旦貨幣持有者預期商品價格上漲,貨幣價值與商品價值相比趨于下降,會放棄持有貨幣,轉而持有商品。商品存在持有成本,包括儲存成本以及儲存過程中的損壞腐爛等損失,貨幣則沒有。只有當預期通貨膨脹率超過商品持有成本時,商品才會代替貨幣成為財富形式。原材料和食物等供給品價格上漲,被認為是長期價格上漲和通貨膨脹的信號,將進一步瓦解貨幣價值,造成資本主義貨幣金融系統的崩潰。

   這里有四個節點需要注意。第一,不同個體的預期水平存在差異。一部分人預期通貨膨脹率將超過某種商品持有成本,把貨幣轉移為商品,會拉高該商品價格,抬升預期通貨膨脹率,導致更大范圍內貨幣向商品轉移,如此循環最終致貨幣價值崩潰。因此,引發貨幣貶值的預期通脹閾值,可以是某些商品的預期通脹率。第二,作為一種特殊商品,黃金的持有成本幾乎為零,其相對價值長期保持穩定,人們在通貨膨脹時期通常將貨幣兌換為黃金。第三,若資本主義國家貨幣工資與生活成本指數掛鉤,商品價格上漲會拉升生活成本指數,并通過工會談判提高工資,更易導致通貨膨脹,引發貨幣價值波動。第四,熱帶和亞熱帶地區土地稀缺,其農產品對資本主義發展至關重要,如作為第一次工業革命物質原料基礎的棉花。

   帕特奈克認為,貨幣和商品之間財富形式的權衡取舍會在全球范圍內進行。外圍國家商品價格不斷上漲,使得財富持有者將財富兌換成黃金,即使發達國家富人不這樣做,外圍國家富人也會這樣做,黃金價格因而不斷上漲。如果外圍國家富人將財富兌換成發達國家貨幣,雖發達國家貨幣體系不至于崩潰,但會引發外圍國家貨幣的崩潰,最終引致全球貨幣體系停轉。總之,熱帶和亞熱帶地區農產品價格不斷上漲,會瓦解貨幣的財富職能和交換媒介職能,保持農產品價格穩定對于資本主義至關重要,這也是殖民統治以來資本主義在某種層面的行為邏輯。李嘉圖和凱恩斯都曾預期熱帶產品供給價格趨于不斷上漲,但這種結果并沒有出現。這是因為,帝國主義國家強制緊縮熱帶和亞熱帶地區民眾收入,壓縮外圍國家對本國農產品的需求,在既定產出下擴大了對中心資本主義國家的供給。

   殖民主義時期主要通過直接剝奪小生產者和征收殖民地稅,壓縮南方國家人民需求。新帝國主義時期則主要通過強制推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緊縮外圍國家勞動者收入,具體主要包括以下四種方式。一是擴大產業后備軍規模,拉大收入差距,使得全球范圍工人消費不足。二是削減政府財政的公共產品支出。在新自由主義治理下的資本全球化時代,政府吸引國際資本,提供財政補貼和稅收等政策優惠,對資本的稅收減免必然削減社會性支出,降低民眾購買力,限制對食物等重要產品的消費。三是以國際壟斷資本取代小生產者和小商販,擠壓他們在供應鏈和銷售鏈的地位。四是跨國資本以基礎設施建設名義,接管公共用地和農民私有土地,破除資本農業原始積累的障礙,加速農民與生產資料分離,增加全球產業后備軍規模。

   (二)邁向地理決定論——哈維對帕特奈克的批評

   在評論帕特奈克帝國主義理論時,哈維首先指出,中心資本主義國家對于熱帶和亞熱帶地區產品的依賴性,遠未達到帕特奈克描述的程度。他認為,南方國家產品對北方國家經濟有影響,但絕對不會攸關北方國家資本主義的生存。危地馬拉藍莓和黑莓的冬季價格上漲,不會造成法國經濟崩潰,至于糖這類十分重要的熱帶和亞熱帶產品是可以被替代的。拿破侖戰爭使北方國家意識到糖的重要性,于是甜菜產業在北方國家政府補貼之下迅速發展,實現了對熱帶地區糖產品的替代。只有少數產品如可可、棕櫚油、咖啡、辣椒、茶和柑橘類水果等,可能對北方資本主義國家至關重要,剝奪北方國家人民對于這些習慣性產品的消費,或引發人民革命思想,但這不是新帝國主義理論有說服力的基礎。

   哈維進而批評帕特奈克的帝國主義論。帕特奈克將唯物主義等同于地理決定論,將“地理”僅視為“自然環境”,忽視了人類生產生活對自然環境的重塑,這是在解讀馬克思歷史唯物主義過程中的常見錯誤。單純依賴自然環境來解釋資本主義的一切十分荒謬,地理環境已在很大程度上被人類活動所改變和再造,特別是最近幾個世紀以來資本主導下的地理環境再造。我們應該辯證地理解自然和經濟之間的關系,而不是將兩者完全割裂,討論誰更重要。只有通過改變世界,人類才能改變自己,當人類通過自身勞動改變世界和周圍環境的同時,人類也不可避免地改變了自己。人類行為和自然進化兩者之間的矛盾運動,需要進入我們思維的中心,歷史需要被重新嵌入自然中。農業生產條件并非依據一成不變的自然環境,而是隨著土地、文化、經濟和政治等歷史因素的改變而改變。現在的熱帶大陸已不是20世紀時的熱帶大陸。鮮花、水果和蔬菜能從熱帶大陸運往北方國家,是因為蒸汽機和鐵路等交通工具革命重塑了世界經濟的相對空間,內燃機、噴氣機和集裝箱在過去50年正主導著新一輪世界經濟相對空間的重塑。

   從這個角度看,溫帶地區已經形成了對于熱帶地區的強大壟斷力量,這也是當前全球經濟存在諸多不對稱的根源。人為建造的許多基礎設施是人造自然的重要組成部分,熱帶地區人造環境大多形成于殖民地時期,與溫帶發達資本主義地區人造環境差異顯著。西非南北走向的鐵路和公路系統,主要將財富由內陸運往港口,再轉移到北方國家。人造地理環境對經濟和文化產生了深遠影響。例如,殖民地時期殖民政府分割的經濟領土,現已為大部分熱帶地區國家分界的主要依據。北方國家基礎設施發展和國家形成過程與南方國家大不相同。紐約、舊金山和芝加哥因集聚經濟,吸引大量資本,實現了對城市環境的建成和再造。包含自然基礎在內的物質基礎以及社會基礎,在資本流動中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人類世界不僅誕生于原始自然環境,還誕生于一系列非均衡的政治經濟發展所形成的社會環境。

   北方國家資本主義在知識積累、研發能力、組織形式和社會基礎設施等方面積累的強大壟斷性力量,主要由大學等研究機構創造,并非自然的饋贈。美國和英國可能無法生產可可和棕櫚油,但熱帶大陸上的國家機器很難生產出與溫帶地區同樣水平的社會和物質基礎,以服務于資本積累。熱帶地區也許可以生產出北方國家不可或缺的產品,但在汽車制造、電子信息以及生物工程等領域,它們必然面臨北方國家資本的強大壟斷力量。厄瓜多爾可能在可可和香蕉生產領域存在一定壟斷性,但德國有西門子和寶馬,美國有輝瑞、波音和蘋果,這一切都賦予北方國家經濟壟斷權力。南方國家民眾需要的汽車、計算機和手機,大部分都由北方國家發明、設計和生產,前者被迫屈服于帝國主義,以換得自身發展所需產品。厄瓜多爾和玻利維亞都旗幟鮮明地反對帝國主義,但兩國都必須允許它們國內碳氫化合物和農業基地被開發利用來換取外匯,以便能夠實施社會福利和經濟發展戰略。

   (三)立足資本主義基本特征——帕特奈克的回應

帕特奈克回應哈維說,北方國家對南方國家的進口依賴性并未下降,反而在增強。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數據庫的數據,可以部分反映北方國家對南方國家的進口依賴程度。德國和英國至少有三類食品(咖啡、茶和香料)國內產量為零,進口依賴性接近無窮大。德國有六類產品,(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南北依賴關系     全球財富流向     帝國主義理論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馬克思主義哲學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507.html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