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國華:封閉的正典(赫爾曼·科恩、羅森茨威格)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35 次 更新時間:2019-10-09 20:25:30

進入專題: 赫爾曼·科恩   羅森茨威格  

林國華  

   在過去的一百二十年里,每個人都試圖證明猶太人跟其他民族沒有區別,我們永遠找不到比這更瘋狂的看法了。這個民族的獨一無二的個性在于:它看待自己的方式跟外部世界看待它的方式是一致的。這個世界都認為猶太人既遭流放又被揀選。……[對猶太人而言]裝著詛咒與祝福的容器彼此的交流是如此密切,以至于后者只有在前者漲到邊緣的時候才能流溢出來。

   ——羅森茨威格:“猶大·哈列維詩歌評注之九”

   《羅森茨威格:生命與思想》

  

   猶太人看待自己的方式和外邦人看待猶太人的方式是一致的。羅森茨威格這句話的含義冷峻得直刺骨髓:既然外邦人以仇恨的眼光審視著猶太人,猶太人也必須以同樣的眼光仇視自己,接受被流放(“被揀選”的另一種表述)的命運;反猶主義不僅來自外部世界,猶太人自己也需要針對自己發起反猶運動。在這里,我們碰到了人類道德世界最奇葩的自我怨恨理論。—這將引領我們深入古代猶太先知編織的民族道德體驗迷宮。《圣經》先知書刻畫了數不清的懊悔的耶和華形象。他對自己作品的厭惡、對自己揀選出來的子民的失望,以及對自己創世行為的反悔,我認為是猶太人自我怨恨道德的最終源頭,它來自對造物主審視下的罪的發現,本質上是一種負罪體驗,一種對罪的厭惡、對審判的恐懼。外部世界的反猶仇恨似乎是跟隨猶太人的自我鄙棄與自我怨恨而同時出現的,是猶太人的自我怨恨在外部世界的自然投射與延伸,因而可以怪異地得到某種程度的辯護:它似乎是耶和華的內部審判在外部世界的等價物、替代物。我不敢確定這是否真的是羅森茨威格的邏輯推論。這個問題過于敏感,以至于自然的理性考辨常常被其中夸張的道德壓力所中斷。不過,在出言無忌的阿蘭·巴迪歐的反猶理論中,人們能夠察覺到羅森茨威格式的推理痕跡。——巴迪歐尖刻地指控當代以色列利用大屠殺的歷史為其對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提供正當性,同時以此為借口向被“罪化”的世界索要道德賠償。巴迪歐甚至提議:“任何人都不要再公開或私下接受這類政治欺詐。”

   按照馬克·里拉的理解(我也認同),羅森茨威格對猶太民族特質的強調說明了他接受的是一種正統的猶太正典教義,即最終的救贖只能發生在時間之外,并且只能由上帝,而不是某種貫串各民族歷史的“世界精神”發起實施。這提示了羅森茨威格反黑格爾的意圖,他在這一點繼承了柯恩的事業,即致力于使被黑格爾判了死刑的猶太教重新恢復生命,但是兩人的路徑是截然相反的—柯恩企圖讓猶太教復活在塵世中,而羅森茨威格則避免與塵世糾纏,將猶太教的靈性生命嚴格封閉在彼世。不過,與此同時,羅森茨威格也主張,猶太人在此刻期盼救贖,為世界的最終清算做準備,在等待和暫居的這個時段,羅森茨威格建議用“愛”(注意,不是律法和正義!)來充當過渡時刻的道德生活原則,通過促成這種人類間的互動,上帝也準備著他的最后救贖計劃。——里拉正確地辨認出“這是一種非常古老的靈知主義思想”。

   羅森茨威格對猶太特質的所有感受最后都凝聚在“永恒民族”這個概念上了,它的含義是在與基督教工整對仗的比較中展開的。馬克·里拉稱這項比較是“驚人的”。這是《救贖之星》最后一部分內容,全書的華彩,恐怕也算得上自15世紀猶太思想重入歐洲以來對猶太精神最深邃、最美麗的表述。要知道,在斯賓諾莎開創的猶太人“新出埃及記”的啟蒙主義敘事的主導下,對猶太世界的描述始終沾染著不幸的懷疑、妄自菲薄、自我憎恨,連門德爾松、萊辛,甚至施特勞斯都未能幸免。在這股巨大的“啟蒙”智識潮流中,唯有羅森茨威格卓然獨立,敢于且能夠把猶太精神的深層特質揭示出來,接納它們并視之為神賜的民族正典。

   羅森茨威格認為,賦予基督教以特質的是其“道成肉身”這一救贖理論的信仰,它決定了基督教是一種歷史性、時間性的救贖宗教,注定要卷入世界、肯定世界,并承受由此帶來的所有誘惑和磨難。歷史性、時間性使基督徒的生活成為在世間的一段旅行,而且是一段不平靜的旅行,是對耶穌動蕩生平的仿效:出生、洗禮、皈依、抵制誘惑、傳播福音。基督教必然是一種致力于改宗世界的宗教(proselytizing religion),武力征服常常伴隨著福音傳道。細心的國際法學者會觀察到,傳道與征服正是塑造現代戰爭法的兩個根基性概念。與基督教的永恒的世間旅行相比,猶太教例外于世界。羅森茨威格甚至認為,猶太民族早已脫離這個星球,過上了永恒神圣的生活,猶太教響應的是不同于基督教的召喚。早在基督教被啟示之前,也是在其歷史開始之前,猶太人作為唯一受到啟示的民族,與上帝維系著一種不受時間影響的、面對面的關系。他們不需要中介介入,因為已經與圣父有了直接的往來;他們沒有被寄予任何歷史任務,因為已經處在了命中注定的狀態。猶太人不會在時間中為救贖努力,而是通過宗教日歷以象征的形式期盼救贖,在這個意義上,他們已經過上了永恒的生活。我認為這是猶太教之所以不傳教的根本原因所在。在誕生于亞伯拉罕崇拜體系中的三大一神教中,只有猶太教是不去改宗外邦人的宗教(non-proselytizing religion)。不妨體味一下羅森茨威格箴言般的語句。

   永恒民族必須忘卻世界的成長,必須停止這樣的思考。世界,它的世界,必須被看作是完成了的……只有成長屬于世界的一邊。永恒民族恰好放棄了這樣的成長。它的世界已經達到了目標。猶太人在其他民族中找到了屬于他的世界的完美入口,為了發現這一入口,他無須犧牲任何一點特殊的存在。世界各族正在發生著爭議,因為在它們中間存在著基督教超民族的權力,因為齊格弗里德[—《尼伯龍根之歌》中的異教英雄]在各處與外來的基督徒爭斗……總是反對與自己的形象沒有近似性的外族人。只有對猶太人來說,在他靈魂面前的最高形象與指引他生活的民族之間,不存在分別。只有猶太人擁有一個神秘的統一性,而世界各族因為基督教而喪失了或者將要喪失這樣的統一性;這些民族所擁有的神話,是異教的神話,它誘使他們離開上帝,通過把鄰人吸納進自己的行列而背棄他們。……猶太民族已經達到了其他民族仍然為之奮斗的目標……通過活在一種永久和平的狀態中,它跟被戰爭所激動的時間保持距離。……它的靈魂充滿了由希望帶來的遠景,因而對世界上的關懷、工作、斗爭無動于衷。圣化之雨傾瀉在它身上就像傾瀉在一個祭司民族身上一樣,為它的生命渲染了一層“非生產性的”的色彩。它的神圣性阻止它將自己的靈魂奉獻給一個尚未圣化的世界,無論它的肉體跟這個世界結合得有多么緊密。這個民族必須否定它對這個世界生活的積極而全面的參與,必須否定它的日常的、表面上具有決定性的對所有矛盾的解決之道……否則的話會導致一種對終結解決之道的希望的不忠。……永恒已經到來,甚至是在時間中到來!

   這段話的關鍵是“猶太人在其他民族中找到了屬于他的世界的完美入口”這句蘊含豐富的表述。——猶太人注定生活在外邦人的世界中,但只是其中一處“被圣化”的角落,一處“圣地”。羅森茨威格對“圣地”的論述具有強大的歷史穿透力:

   與其他民族的歷史不同,有關永恒民族的部族時期的傳說不是從土著原住民開始的。只有人類的始祖—就其身體而言—是生自大地的;以色列的祖先是難民。正如《圣經》所記載的,他的故事始于上帝命令他離開出生地,進入上帝將顯現給他的那塊土地。那個民族之變為那個民族……始于流放。……對于他們,成為一個民族不只是意味著固守在土地上。對于一個永恒民族,家園從未在那種意義上為他們所有,它從未被允許安睡在任何一個家園。它從未失去作為一個永恒流浪者的無限的自由。……在可能的最深刻的意義上,這個民族之擁有自己的土地僅指它有一處渴望中的土地—— 一片圣地。

   難民、遷徙、流放、對家園幻相的拒斥、對世界定居秩序的遲疑,所有這些由猶太先祖亞伯拉罕確立的民族元素都凝聚在“住棚節”中。“住棚節同時是流浪與定居的節日。”——羅森茨威格說。一座臨時搭建的草棚,陽光可以透過縫隙照射下來。這提醒猶太人不要接受定居文明的誘惑,讓他們牢記房屋只是一座帳篷,只不過是在世界的曠野中流浪暫居的臨時棲息地。“就像第一圣殿的建筑師所說的那樣,不到游蕩的全部過程結束,安居就不會來臨。”羅森茨威格說,猶太人拒斥土地,是因為在他們成為永恒民族的道路上,不敢借助任何外在手段和力量。任何外在元素都是一種骯臟的“機械降神”式的入侵。猶太人必須對尚未圣化(凈化)的那部分世界保持淡漠的姿態。在這里,我們遇到了猶太版本的“消極自由”理論,一個顛轉的馬西昂式的靈知主義版本。——馬西昂退隱到世界之外,與整個世界冷漠以對,猶太人則深居世界中的一處神圣角落,與其余部分隔離開來。這就是我前文提及的在馬西昂的學說和羅森茨威格闡發的猶太學說(姑且可稱之為“民族靈知”的學說)之間存在的相似性,考慮到馬西昂的激進的“反猶”立場,二者的相似性就更令人感到驚訝了。由于排斥了所有外在手段和力量,猶太人所能憑借的只有他們自己。這引出了羅森茨威格最偏執因而也是最純粹的“民族主義”推論:對猶太民族而言,最生死攸關的、最需要他們集中全部精神力量去注視和經營的東西是猶太民族的“血緣共同體”。

  

  

    進入專題: 赫爾曼·科恩   羅森茨威格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社會學 > 民族學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510.html
文章來源:微信公號:三輝圖書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