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蘭:5G時代“物”對傳播的再塑造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658 次 更新時間:2019-10-24 09:17:54

進入專題: 5G時代  

彭蘭 (進入專欄)  

   5G技術將進一步推進移動化與智能化這兩大媒體發展的趨向,并使得兩者交織、融合,這不僅會帶來今天的傳播手段與形態的升級,更有可能會塑造出一些新的傳播形態,更新我們對媒介與傳播的認識。而在5G推動的傳播變革中,“物”所扮演的角色將尤為突出。

  

   5G時代,萬物皆媒

  

   5G的特點之一是連接數密度大。據技術方面的預測,連接數密度可以達到100萬個/平方公里,這意味著,物聯網應用將在5G技術推動下實現突破,萬物可被數據化、被監測,物與物之間可以實現智能互聯,物與人也可以實現多種方式的互聯。從傳播角度看,一個“萬物皆媒”的時代將到來。

   梅洛維茨認為,傳播媒介有三種方向,作為渠道的媒介、作為語言的媒介和作為環境的媒介。這三種方向也是當今媒介研究的主流視角。渠道視角重點關注媒介如何跨越地域將符號和信息從發送者傳輸給接收者,語言視角重點關注媒介如何形塑信息并建構發送者、信息、接收者之間傳播關系的方式,環境視角則關注媒介系統和機構如何促進和組織人類交流與傳播。

   5G時代的萬物皆媒,同樣體現在這三個層面,各類智能化、聯網的物體,不僅在渠道層面建構了新媒介,也在建構著新的信息形式以及新的傳播關系,進而可能帶來與今天以人為主體的傳播所構建的媒介化環境完全不同的新媒介化環境,這些都會意味著今天已經在發生動搖的大眾傳播會受到進一步沖擊。

   而如果超越大眾傳播的視角的話,我們可以看到,事實上,一切物體本來都是媒介。物體以不同的方式承載著信息,有些信息是以文本的方式(文字、音視頻等)傳遞,也有些信息是以其他方式(如物體的物質形態與屬性、生物的DNA等)呈現。而5G時代的智能化萬物,不僅會促進文本形式信息及傳播的發展,也會使其他形式的傳播的意義逐步凸顯。

  

   “萬物皆媒”進一步改寫大眾傳播

  

   互聯網的普及與應用,已經在一定意義上對傳統的大眾傳播形成了沖擊,使一些傳播要素發生了變化。5G時代萬物皆媒的實現,會進一步改寫大眾傳播要素及模式。

   (一)“物”成為新的公共信息“傳播者”

   在今天的大眾傳播中,當我們說到傳播者時,都是指向人。而5G時代,無人機、各種環境中的攝像頭、傳感器等可以超越人的時空局限與感官局限進行信息采集,其中的一些具有公共價值的信息可能經智能系統自動加工后直接發送給用戶。物成為另一種類型的公共信息的傳播者。

   物作為傳播者,可以在時間的延續性、空間的廣闊性、信息采集的多維度等多方面延展人的能力。同時,物的傳播偏向在于以客觀的數據的方式來呈現現實環境或對象,這也可以對人的主觀描述與判斷形成補充。

   但物采集與發布的信息是否真的可以做到完全客觀、完整、全面地反映現實世界?以往媒體的“擬態信息”環境,主要是由人的選擇建構的,而未來當物成為一種重要的信息生產者時,它們被安置的位置、工作狀態、系統設置等,也是具有選擇性的。因此,“物”可能以自己的方式構建一種擬態環境。進一步,如有國外學者指出,人工智能、自動化等技術有可能成為具有自主性的“物”的力量,參與媒介化的現實建構。

   而在物的背后,仍然有人的力量的控制。例如,在以往的一些案例中我們能看到,一些本來是作為全天候的環境監測設備的攝像頭,可能會在一些關鍵時候“失靈”。這里面有巧合的情形,也有人為因素的作用。對傳感器、智能物體及其數據的控制,也會成為傳媒業及媒介化環境建構中的新權力。

   (二)新終端營造“升維空間”與“自定義現場”

   電視這樣多媒體傳播的渠道,也只能在“二維”(平面)空間里對事物進行有限度的還原。而在5G環境下,基于VR/AR/MR技術的新終端可以使媒體信息升維到“三維空間”甚至“多維空間”(基于AR等技術形成的現實三維空間與虛擬空間的疊加),人們可以獲得更豐富的感官體驗。

   更重要的是,空間的升維帶來了人與“現場”的全新關系。在傳統的電視直播中,由于各種因素的限制,人們所觀看的現場,仍是被安排、被調度與被導演的。而5G帶來的實時、高清VR直播的應用,會重新定義“現場”。不在現場的人獲得的信息、感受,與在場的人會越來越接近,觀看者由此真正獲得“在場感”,并且可以“自定義”現場,即自己設定在現場中的位置、關注對象,從自己的角度來觀察與解讀現場。

   升維的空間與新的現場感,也會為人際傳播帶來新的形式與體驗,多維空間的應用會越來越多地進入人們的日常生活。

   (三)智能設備構建新傳播網絡

   以往的大眾傳播,是基于媒體的單向傳播渠道,不同渠道間是平行的關系。但社會化媒體時代,人們的社交網絡成為了公共信息的傳播渠道,并且這是一種縱橫交織、相互連通的傳播網絡,每個新媒體用戶成為了公共傳播網絡中的一個節點。在5G技術、物聯網以及其他智能化技術的支持下,智能化物體(包括智能家居設備、智能聯網汽車等)也會加入傳播網絡中,帶來無所不在的傳播。

   這種傳播網絡會強化物的傳播者角色。傳感器等物在自動采集到一些重要信息后,可以通過自主的渠道面對特定對象進行信息發布。2019年6月,在四川宜賓等地區發生地震時,在震區的一些傳感器監測到地震波后,向成都等地區的居民自動推送了相關的地震預警信息。類似的,在未來,監測空氣和環境質量、車流狀況、人群密度甚至人群健康狀況的傳感器,都有可能直接與用戶的各類終端相連,并且自主發布信息。這使得媒體在這些信息發布方面的作用被削弱,甚至在某些類別的信息發布中,媒體的“傳播者”角色有可能消失。

   當可穿戴設備等傳感裝置可以直接采集并發送人體的相關數據時,人體本身也將成為一種完全意義上的終端——人肉終端,人的狀態、行為、需求和所處的環境被全方位感知與數據化。人體發出的數據,被獨立使用時,是個性化服務的依據,而被集合使用時,則可能成為了解某個人群狀態、某種社會動向的基礎。例如,通過對大樣本的人體數據進行統計分析,可以了解人群的健康狀態與動向,對大規模用戶的地理位置的數據的收集與分析,可以了解一個地區的人口密度或某個特定時間段的人口運動規律。

   而在智能家居設備的支持下,新終端構成的傳播網絡也會促進不同主體間的新傳播關系的建立。例如,未來家庭內的人、家居物體、空間環境、公共信息、服務等之間會形成多種交互鏈條,建立起人-物、物-物、物-空間環境、物-服務等新的傳播關系,傳播行為將彌散在家庭的各種日常活動中。

   5G技術將推動車聯網的應用,汽車也將成為新的媒介,車與人、車與車、車與環境、車與公共信息系統等各個層面的信息全面交互,將帶來一個新的傳播系統。

   而令人擔憂的是,新的終端與傳播網絡的出現,也會使得隱私泄露風險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四)可穿戴設備等智能物體推動場景化傳播

   大眾傳播是面向不確定多數進行的無差異性傳播,即使在“分眾化”“小眾化”趨勢下,雖然傳播的對象群體變小了,但傳播的具體場景仍然被忽視。而移動時代,面向不同場景提供針對性內容與服務的思維開始出現。可穿戴設備等智能物體的推廣應用將推動場景化傳播。從理想狀態來看,構成移動場景的基本要素應該包括:時空與情境、用戶狀態與需求、社交氛圍等,再進一步細分的話,場景還可以分為共性化場景與個性化場景兩個不同層面。

   受到技術與思維的影響,今天的傳播者對場景的理解與應用主要考慮的是共性化的時空與情境因素,很難對個性化的用戶狀態及實時需求進行分析。5G技術廣泛應用后,可穿戴設備或環境中的傳感器等,可以解決用戶實時狀態與需求分析的問題,例如,可以通過對用戶視線的分析來理解用戶的關注點與需求,以便為用戶提供必要的信息與服務。因此,未來內容的智能分發,不會僅僅是集中于某一平臺的算法分發,而有可能以個人管家的方式,通過個人化的場景適配實現。場景化數據分析也會促進內容生產的個性化與精確化。

  

   人-物、物-物互動建構新傳播

  

   5G時代的萬物皆媒,帶來的沖擊不僅是大眾傳播層面的,它也帶來了人與物、物與物之間新的傳播關系,也可能帶來新的傳播形態。

   (一)物成為外化人的自我傳播的中介

   傳感器等物,為人對外界的感知提供了新的手段。物所測量、反映的數據,成為人體狀態、人的活動甚至人的思維的映射,因而物也會成為感知人的一種新媒介。

   這樣一種新的感知媒介,一方面為內容與服務的提供者精準了解用戶狀態與需求提供了依據,甚至可能將對用戶的認知深化到生理信息層面;另一方面,也為人的自我感知、自我傳播提供了一種新媒介。

   以往人類的“自我傳播”(內向傳播),是“主我”與“客我”之間的對話,更多的是精神層面的審視與反思,有時它也需要一些外在的中介——從古老的日記到今天的社交媒體。傳感器等智能化物體,成為了另一種自我傳播的中介,它使人對自身的物質層面(身體狀態、運動等)有了更多自我觀察、檢視的機會,甚至過去被認為是不可量化的精神層面的反映,如情緒與心理狀態等,也可以因一些可穿戴設備而被量化。這也可能會促進人對自己的物質化狀態的更多關注,促進“精神自我”與“物質自我”的對話。這種自我觀察并非完全是個人化的,某些時候,它會被公開并成為個體自我表演的一種手段。例如,社交平臺上人們每天步行數量的比較,成為一種公開的競賽。

   當物在量化、外化著人時,也會給人帶來新的約束,雖然看上去物的數據是人的狀態的自然反映,但是,當這些數據成為自我或他人的一種評價指標時,人們會為了獲得更“漂亮”的數據而反過來改變自己的行為。相比在社交媒體里修飾自己發布的內容,行為的改變一般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原來屬于“精神自我”與“物質自我”的對話,會變成個人與他人、環境之間的一種互動。物也會成為外界對人的深層監視的一種新手段。

   (二)人-物新互動將賦予傳播“物質性”新內涵

   互聯網的出現,使得人與人的互動可以通過遠程的方式實現。5G條件下,人與物的互動,也可以以遠程互動的方式實現,且這種互動不僅是在信息層面,更是在物理動作層面。5G的低時延(時延水平將達到毫秒級,約相當于人眨眼時間的百分之一)特點,讓這種互動與在場的互動幾乎沒有差別,遠程的操作可以變成在場的操作。在國內,基于5G的遠程人體手術嘗試已經取得成功,遠程駕駛也被認為是5G技術的重要應用場景。這些在過去無法想象的隔空操作情景,在5G時代或將成為常態。這對于人的官能的延伸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飛躍。

   近幾年,國內外的一些學者越來越關注傳播的物質性,呼吁要拋棄“媒介-物”與“人”的二元對立思維,研究人、符號、文化的經線與物、媒介、技術的緯線是如何交織的,關注一切“物”與“物質”的媒介構成、媒介要素、媒介過程和媒介實踐。但是,現有研究中,人們關注得較多的仍是傳統意義上被稱為媒介的物及其物質屬性對傳播與人的認知的影響。而在人與物的遠程物理性實時互動中,不僅媒介的物質性(即5G對信息傳播速度帶來的質的飛躍)起了作用,而且傳播的主體之一也是物,更重要的是,其傳播的是物理動作,或者說是物質運動。這為我們理解傳播的物質性提供了一種新的視角,甚至可能開辟了一種全新的傳播形態。

   另一方面,5G、物聯網等技術的應用,將拓展普通人對物質世界的認知方式,基于傳感器獲得的精準數據做出判斷與行動或將成為常態,如,人們隨時可以通過傳感器看到家中培育的植物的狀態并做出相應調整。雖然過去在科學領域中用儀器測量物體狀態的方式一直存在,但只是作為少數人掌握的技術存在,5G時代這樣的應用會逐漸走向普通人,進入日常生活場景。就像互聯網從技術人員的專屬領地走向大眾后帶來了傳播的深刻革命一樣,傳感器作為人認識物質世界的中介手段普及后,也可能會創造人-物間的新傳播,為傳播的物質性帶來新的詮釋。這些沒有納入以往的傳播學研究的人-物的傳播關系也有待我們進一步去認識。

   (三)物-物互聯構建新傳播形態

   以往傳播學關于傳播的研究,都是圍繞人的活動展開,但在5G和人工智能并行的時代,正如有國外研究者指出,我們正在見證智能物體的出現,它們可以從經驗中學習并自我指導。傳播正在從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轉向機器與機器之間的互聯。

   無論是智慧城市、智能家居還是自動駕駛、車聯網等應用,都將開啟全新的物與物的智能互聯系統。雖然從技術角度看,物-物互聯更多是一種數據與計算行為,但是,它也是一種傳播,也是傳播主體借助渠道進行的互動,其目標是提高分析判斷力、決策調控力、協同行動力以及智能學習能力等。數據采集維度與能力、計算與分析水平、傳輸速度等都會對傳播的結果形成影響。雖然很多時候物-物傳播仍是人-人傳播的中介,人們也期待物-物傳播仍是以服務人為終極目標,但是我們也會產生這樣一種擔憂:物-物的傳播是否會擺脫人的控制,甚至反過來形成對人的控制?

   5G技術以及未來的技術將帶來的人-物、物-物間的新傳播,在今天才初露端倪,當下我們的理解力、想象力或許還不足以對它們的全貌做出描述與判斷,更難以做出深入的分析。但無疑,面對一個將要到來的新的傳播時代,我們需要有接受挑戰甚至顛覆的心理準備。

  

  

進入 彭蘭 的專欄     進入專題: 5G時代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新聞傳播學 > 新聞傳播學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8687.html
文章來源:探索與爭鳴雜志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吉林十一选五任五规律 老快3 山西快乐10分官网 喜乐彩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10分助手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 麻将app哪个好 北京pk10挂机投注软件 3d包胆花多少钱 2018诛仙工作室怎么赚钱6 琼海海南麻将下载 北单比分赔率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