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念馳:從“太陽花學運”到“反修例暴亂”——論臺港問題的深層原因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595 次 更新時間:2019-11-24 22:28:40

進入專題: 太陽花學運   反修例暴亂   臺灣問題   香港問題  

章念馳  

  

   究竟什么原因造成了臺港這兩場動亂?大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反修例”,我們開始認為僅僅是對“條例”的誤解,最終宣告“不修了”,認為總可以了吧。殊不知香港的反對派志不在此,他們通過群眾運動,意在奪權,奪得議員權立委權,最終奪得“特首”權,奪下香港的整個治權,即管治權。學生——黑衣人——街頭運動,只是手段而已。

   事實證明,“太陽花學運”絕不是反“服貿”;“反修例”也不是為“反送中”,都是反“一國兩制”、反“一個中國”的底線。事實讓我們看清臺灣、香港的政治結構及民意走向,也看清了我們政策與工作的不周到之處。

   一、我們的盲點

   從2014年臺灣“太陽花學運”爆發,暴力占領“立法院”數十天,打斷了兩岸“和平發展”的進程,導致了民進黨的再度執政;到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爆發,香港動亂已超過四個月。這兩個事件爆發前幾乎沒有任何先兆。兩岸從2008年進入相對平和時期,實現了“三通”,形成“大交流大合作大發展”的“和平發展”,達成了“二十三個協議”……,似乎波平風順,突然爆發了“反服貿協議”學運,大陸感到非常納悶和無辜。香港的“反修例”從一個逃犯條例的修訂,變成“反送中”、反“大陸”、“反共”、“反一國兩制”、要求“港獨”、呼吁“大陸人滾回去”……的動亂暴動,事前也沒有什么先兆,突然降臨了這一場“反中反共”的街頭運動。

   究竟什么原因造成了這兩場動亂?大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我們先前甚至認為是臺灣“三中一青”弱勢群體的不滿,導致了“太陽花”發生,真是不知悖到哪里了。對民進黨設計的圈套志在用“街頭運動”為奪權鋪平道路的無知,反映了我們對臺灣多么的不瞭解。“反修例”,我們開始認為僅僅是對“條例”的誤解,最終宣告“不修了”,認為總可以了吧。殊不知香港的反對派志不在此,他們通過群眾運動,意在奪權,奪得議員權立委權,最終奪得“特首”權,奪下香港的整個治權,即管治權。學生——黑衣人——街頭運動,只是手段而已。這反映我們在港、臺問題上存在多么巨大的盲點。

   所以從“太陽花”到“反修例”,有它的“突發性”,但也有它的“必然性”。全面而深刻地認識它,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二、香港問題“臺灣化”

   早在香港回歸大陸前,我曾撰文指出,回歸只是中國人從兩岸四地走向最終統一的“第一步”,從“主權”回歸,到“治權”回歸,到“人心”回歸,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艱難而痛苦的過程,要做到“兩岸四地”真正“心靈契合”,我們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對此我們一定要有深刻認識。

   香港回歸時,我們意識到香港未來可能會有三個變化,即“香港大陸化”、“大陸香港化”、“香港臺灣化”。如今可見香港在臺灣化。所謂“香港臺灣化”,即走臺灣的“民主化與本土化”發展道路,演變成“政黨政治”與“公民社會”,“選舉”成政治常態,“民主化”演變成“民粹化”,“本土化”演變成“香港為主”,劃分成“愛港反中”與“賣港親中”兩大陣營,落入無休無止的政治內耗。

   而我們卻以為只要有一個“特首”就夠了,太多的“求穩怕亂”,太多地追求“井水不犯河水”,太多強調“不變”,太多強調“高度自治”,太早同意實現“雙普選”,而太少對“一國兩制”賦予新的內涵,太少“有所作為”,太少認識到“兩制”共處與共融的復雜性、排斥性,教訓深刻。

   事實證明,“臺獨”人士與“港獨”人士很快已沆瀣一氣,他們的經歷、訴求、手法、走向是何其一致。

   三、相同的被殖民經歷

   臺、港都曾遭遇殖民統治,日本殖民臺灣長達50年之久,香港則被英國殖民了150年之久。這種殖民的經歷是不幸的,多少人因反抗殖民而赴死,但也有人則認為殖民者比祖國更先進更文明更優越,竊以為喜。他們千方百計要融入殖民當局,努力改變自己,殘酷地改造自己,他們甚至放棄原有宗教信仰,模仿殖民者的生活方式與行為模式,以充當“二鬼子”為榮。他們看不起貧窮落后的“祖國”,看不起“愚昧落后”的“同胞”,他們的最高追求是去殖民者的宗主國“留洋”,拿本殖民國“護照”,謀一個殖民國“身份”,當一個“高等華人”,以幫助他們統治自己的祖國與同胞。他們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他們拿了美國或英國的國旗去游行。這樣的人,我們用“數典忘祖”、“漢奸”……去譴責他們是缺乏針對性的,是完全無用的。

   臺灣的李登輝即是如此,是典型的代表,他的經歷即是以“為日本人”為榮。這是他那個年代的產物。香港的陳方安生也是如此,她是英國喂養大的,她的一言一行都是以英美利益為己任,她毫不覺得她的行為是“賣國”,祖國對她來說是“邪惡”的!這也是歷史的產物。而我們又沒有很好地去清算歷史。對臺、港來說,我們從來沒有好好地“去殖民化”,祖國也確實是在近二十年才由落后變先進,以前祖國對他們來說,“是丑陋的中國”,唯恐避之不及。我們與他們之間完全不同的經歷、完全不同的制度,形成完全不同的認知,我們與他們的爭論也幾乎是雞與鴨談——不同經歷的錯位對話!

   四、失落的一代人

   臺灣三十年前是亞洲“四小龍”之首,亮麗的經濟起飛,讓人眼睛一亮。但經歷了臺灣“民主化本土化式文革”之后,不僅排“四小龍”之末尾,而且人均收入倒退到十七年前,大大落后于大陸。

   香港四十年前,經濟總量達整個中國的43%,如今只占2%。按國際勞工組織統計,從2008年—2017年,大陸薪資成長率達8.2%,臺灣僅0.2%,香港只有0.1%;而香港房價增長率達4.4倍。“驕傲的香港人”在錢袋子滿滿的大陸游客面前,充滿了忌恨。大陸抓住了一切發展機會,穩妥地發展,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香港至少錯過了五次經濟轉型的良機,遠遠落于世界之后!

   盡管臺灣一天天沉淪,但他們還很得意地說:“我們雖然貧乏,但我們還有民主與自由”。所以香港的暴亂分子,寧愿自虐也要爭取“民主與自由”,他們堅決“反送中”,他們認為中國的司法是“邪惡的”。

   追求“民主化”與“本土化”,讓臺、港都付了巨大的代價,讓這兩個經濟中心,變成了政治斗爭的中心,從“太陽花”到“反修例”街頭運動,暴力革命充斥街頭,與其說是對“獨立”的追求,毋寧說是對強大起來的祖國與統一壓力的恐懼,是對未來的失望,是對前途的焦慮。

   五、街頭抱團取暖

   參加“街頭運動”的一般都是弱勢群體,有的是社會的最底層“憤青”,有的雖是中產階層,但這些中產階級實際較以前大大弱勢了,在貧富差距巨大的港、臺,他們也是不被社會承認的中下層。他們普遍有怨氣,抱怨政府當局,更進一步抱怨中國大陸,他們不愿意與大陸同處一個屋檐下。

   在街頭他們抱團取暖,可以認識許多“同志”,結識許多“戰友”,甚至美女獻身“英雄”。他們并沒有多少思想理念,只會叫一些空洞的口號——“時代革命”、“為了民主”等等。當有人提供衣食、棍棒、面罩、鈔票……,他們會毫不猶豫去參加抗爭,去破壞一切。他們自視是參加“顏色革命”,甚至去焚燒國旗,他們的祖國概念是空白的,他們并不知道國旗是主權的象征,他們接受的都是“去中國化”的教育。當他們的面罩被撕下來時,他們會顫抖得站不起來……他們的內心是空虛的。

   六、西方利用臺、港制約我們

   利用臺灣問題與香港問題來顛覆中國,一直是西方某大國的企圖。扶植反對力量,干涉內政,制造暴亂,推行“顏色革命”……,一直是他們慣用的手法。打著維護人權、自由、法制……是他們慣用的藉口,目的是阻止中國的崛起。從臺灣的“太陽花”到香港的“反修例”,都是他們策劃、資助、指導的動亂,尤其在中美貿易戰關鍵時刻,他們制造香港“暴亂”,企圖是十分清晰的。他們挖了一個坑,引誘中國大陸跳下去,希望中國大陸動武,然后實現全面遏制。這套用中國人對抗中國人的老把戲,全世界都是熟悉的,他們把“顏色革命”的瘟疫撒到哪里,哪里就是一場災難。對此我們要有足夠的認識。

   七、結語

   事實證明,“太陽花學運”絕不是反“服貿”;“反修例”也不是為“反送中”,都是反“一國兩制”,反“一個中國”的底線。事實讓我們看清臺灣、香港的政治結構及民意走向,也看清了我們政策與工作不周到之處。我們也應有所反思,工作更有針對性,如果我們的制度比他們好,我們的工作做得更好,認清深層次矛盾,我們可以更有效地團結大多數、孤立少數極端分子,我們是可以安然應對這些危機的!

   縱觀“太陽花”到“反修例”,臺灣與香港之間有許多共同之處,也有許多不同之處;但不等于香港就是臺灣,臺灣就是香港。香港所得之病所服之藥,與臺灣所得之病與所服之藥是完全一樣的,解決問題的方式與政策如果也是一模一樣的,那也是錯誤的。我們應該就他們的實際情況,制定良策,而不是機械生硬地用一把鑰匙去打開千把鎖!

  

   章念馳,上海東亞研究所所長

   來源:《中國評論》月刊11月號

  

    進入專題: 太陽花學運   反修例暴亂   臺灣問題   香港問題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臺灣研究專題 > 臺海政治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9181.html

9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手机攒劲甘肃麻将怎么下载挂 欢乐捕鱼大战外挂 重庆麻将规则算账 经典麻将安卓单机版 深圳风彩票开奖查询 任选9场 足球比分捷报比分直播手机版 幸运28预测 nba篮球*最强阵 100个可操作的网 网上彩票老11选5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