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常修澤:新階段中國經濟改革縱橫談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20 次 更新時間:2019-11-25 15:58:00

進入專題: 中國經濟  

常修澤 (進入專欄)  

  

  


   【編者的話】

   習近平同志在 2019 年 4 月 22 日主持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四次會議上指出,“善用高水平開放倒逼深化改革”。在這種“開放倒逼深化改革”的新背景下,中國經濟改革也應有新思維。究竟如何推進?經濟學家常修澤與產權專家何亞斌圍繞“新階段中國經濟改革”進行了對話,本刊摘錄如下。

  

   對話常修澤:新階段中國經濟改革縱橫談

  

   常修澤,1945 年生,山東惠民縣人,著名經濟學家,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何亞斌,1948 年生,湖北通城縣人,著名產權專家,研究員,湖北產權市場創始人,中國產權協會黨委原副書記。

  

   ■“內源性改革”需向“外源性改革”拓展

   何亞斌:2018 年 4 月 13 日,習近平同志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 30 周年大會上鄭重宣布,黨中央決定支持海南全島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 色自由貿易港建設,分步驟、分階段建立自由貿易港政策和制度體系。您作為海南省人民政府的經濟顧問,對此有何想法?

   常修澤:我在海南的會議上提交了一篇研究報告,并作了發言,題為《探索“特共一體”的離岸經濟區》》。探索“特共一體”,就是探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人類命運共同體里共同的價值、共同的內涵,即把“特”和“共”整合起來,搞成一體,所以我的觀點是“特共一體論”。我認為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只講“中國特色”是不夠的,一方面要把“特” 放在前頭,但是它還有“共”的一面,尤其是“自由貿易港”,我們要借鑒和學習人類在這方面共同的價值和共同的規律,所以我的理論是“特共一體”。

   另外,這樣一個自由貿易港(注意是自由的貿易港)應該是“離岸” 的。我們要有個“離岸”的概念,即它的經濟體制應該是和其他省份有區別的。但我們必須堅持兩條:第一是堅持共產黨領導;第二是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是中國主權范圍內的事情,必須掛國旗,唱國歌。

   至于里面具體的經濟體制,我認為可以中國香港和新加坡作為參照。海南實際是再造一個特別的關稅區。我的建議就是“離岸經濟區”,它是離岸的,離岸就是跟現行的經濟體制不一樣。

   習近平同志 2018 年 6 月在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提出了“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論斷,我們處在這么一個時代,注意是百年未有之變局,全世界是這樣,亞洲也是這樣。

   國內也正處在一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央政治局會議里邊有一句話——“開放倒逼深化改革”“用高水平高質量的開放來倒逼改革”。這些話振聾發聵。現在就是到了“開放倒逼深化改革”的新階段,它與此前的 40 年改革相比有自己的特點。

   中國前 40 年的改革屬于“內生性”的改革。在我的《所有制改革與創新》一書中,寫到中國改革的兩種方式,即內生性(或內源性)的改革與外生性(或外源性)的改革。

   前 40 年,一開始的改革屬于“內生性”的改革, 隨著改革的進程推進,到了現在,內生性的動力已經有所衰減。恰好在這個時候,外面的世界發生了大變化。習近平同志講“開放倒逼深化改革”。因“開放”的原因導致的改革,我把它叫做“外源性”變革。外源性改革的源頭在開放、在外邊,中央政治局講了“倒逼型”改革,我覺得這意味著改革到了一個新的階段。改革需要考慮這種新的背景,在這種新的背景下也要有新的思維。

   何亞斌:2019 年 8 月 9 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這個文件對海南省肯定有很好的參照意義。對此您怎么看?

   常修澤:是的。先行示范 區,就 是“樣板 田”, 進一步講,不僅對海南省,而且對各省區市都有很好的參照意義。站在更廣闊的角度看問題,在羅湖橋兩 邊,一 邊是深 圳中國 特色社 會主 義先行示范區,一邊是中國主權范圍內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兩塊“樣板田”,在人類歷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值得總結。

  

   ■用“大四新”理論推進新舊動能轉換

   何亞斌:您對新舊動能轉換很有研究,《中國經濟導報》和中國發展網上有報道,但語焉不詳。我覺得,這個轉換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且,您將新動能的含義即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擴展為“大四新”,能不能請您就此再談談?

   常修澤:在研究新舊動能轉換的時候,我認為把新動能的含義僅僅界定為“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是不夠的,盡管有些思想也比較前衛,在此基礎上,我提出“大四新”思路:新體制、新供給、新要素組合、新主體。

   第一個“新體制”。體制在整個動能系統中屬于更根本、更深層的問題。從全國來講,當前新舊動能 難以轉換的主要“短板”不在產業低端,而在體制羈絆。所以建議有關方面把建設“新體制”放在第一位。

   第二個“新供給”。我把新產業、新業態和新商業模式,這三個加起來稱之為新供給。新供給這個很重要,中國現在也缺這一塊。

   第三個“新要素組合”。圍繞新舊動能轉換遇到很多個要素。馬克思當年講的是三大要素,資本、土地、勞動力,后來又增加了兩個:一個是技術(及信息)),另一個是管理,一共是五大要素。我們今天要搞新動能,必須把這五大要素搞一個新的組合,稱“新要素組合”。

   第四 個“新主 體”。新舊動能轉 換,靠誰去轉換?主體是誰?企業家是第一主體,技術創新者是另一個主體,大國工匠又是一個更廣泛的主體。這些人是我們新舊動能轉換的強大根基。

   “大四新”提出來后,先是在《中國經濟導報》 2018 年 3 月 22 日頭版發表,一個多月后《人民日報》以《從更宏觀的視角推進新舊動能轉換》為題在理論版刊登。

   搞改革、搞制度創新的同志,要研究怎么真正把新舊動能轉換到位,取得實效。說實在的,現在動能轉換的要害問題并不在“產業”這一塊,而在“體 制”,或者用理論語言稱“制度”這一塊。

   例如,作為“大四新”里邊的企業家這一塊是主體之一。如何激發和保護企業家精神,從制度上要有新的安排。2017 年 7 月 3 日我的內部報告核心內容以《激發和保護企業家精神》為題在《人民日報》發表,里邊的核心命題就是要保護企業家。

   2017 年 9 月 8 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正式公布。文件指出,要著力營造依法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法治環境。核心命題是保護企業家,保護企業家精神。4 天之后,新華社《經濟參考報》全文發表了我的《關于保護企業家精神的七點意見》, 標題改為《中國當代企業家肩負著歷史的重任》。

   2018 年 11 月 1 日,習近平同志《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講話》,在第一部分“充分肯定我國民營經濟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的末尾說:“總之,基本經濟制度是我們必須長期堅持的制度,民營經濟是我國經濟制度的內在要素,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這是高層領導人第一次公開講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是一個重大的創新。

  

   ■用《廣義產權論》完善現代產權制度

   何亞斌:常教授,您作為著名產權經濟學家,又長期從事國家產權制度架構的研究,您在央視《中國經濟大講堂》作報告,強調“完善產權制度是中國改革的第一重點”,請問:產權制度包括哪些具體的制度?我們應當怎樣去完善它?

   常修澤:“產權是改革第一重點”這個命題,是中共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原話是:“經濟體制改革,必須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作為重點。”

   產權這一范疇,它的內涵是什么?我從 20 世紀80 年代開始在南開大學的經濟研究所研究產權問題。進京后,曾在 2003 年給十六屆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起草組提供過一份基礎性研究報告,建議“從廣義上”把握產權范疇。此前比較流行的是“現代企業產權制度”。就企業來說,這個概念是對的,而且今后企業仍需要完善現代企業產權制度,但是從整個國家、整個社會來講,不少產權并不在企業內,或者說企業的外殼難以容納全部產權,所以建議就叫“現代產權制度”。

   對于現代產權制度,它的內涵也不僅僅包括人們所熟悉的物權、債權、股權,還有包括自然資源產權和各種人力資本的產權,是一個“天、地、人產權”的概念。

   我出版的《廣義產權論》,給產權下的定義是廣義的。廣在哪?

   第一,廣在“天” 上。天上有產權 ——環境產權,例如碳產權,排放指標可以交易,國內成立一批碳產權市場或環境產權市場。你們武漢光谷產權交易所下面不是有家碳產權市場嗎?

   第二,廣在地下和地上的資源產權:自然資源產權。中辦和國辦 2019 年 4 月印發了《關于統籌推進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自然資源產權,包括土地資源、水資源、礦資源、森林資源、草原資源、海洋資源產權。自然資源產權除了一部分集體土地外,絕大部分都是國有資產產權,我們的“國有資產管理”應該把“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改革與管理”納入視野,可惜現在視野不夠,不能只盯住企業國有產權那一塊。那一塊即使把國資委和其他部委的都算上,不過幾十萬億,而國有的自然資源資產有 458 萬億。這些數據可以參見我的《所有制改革與創新》一書第 20 頁。

   第三,就是各種人力資本的產權,其中包括以技術產權、著作權為代表的各類知識產權。特別要重視以技術產權為核心的整個知識產權。現在中美貿易談判一個焦點,就是保護知識產權。所以 2019 年 3 月 15 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2020 年 1 月 1 日起施行,其中一個重大新亮點,就是堅決地保護知識產權。

   除技術產權外,還有管理產權,就是說各類企業的管理者(包括國有企業的管理者)把企業管好了,除了拿工資、獎金、補貼以外,他應該獲得管理產權及其收益。這個制度現在還沒有完全實施。這也是人力資本產權的一個重要的內容。

   總之,我的《廣義產權論》從廣義領域來說,就三個字:天、地、人,稱“天、地、人產權”。在提產權制度之前,先把產權內涵定下來,為什么要把它作為第一重點?就是因為產權是核心,是所有制的核心,而所有制是經濟社會的基礎。

   何亞斌:《廣義產權論》這部書,您于 2010 年 7 月 6 日在南京一個會上贈送給我,我認真通讀過的。

常修澤:謝謝您記得。在這個基礎上,我自己研究得出的一個觀 點,就是 2010 年我的另一本書 叫《產權人本共進論》。這本書開頭部分講:“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是相得益彰、共同發展的。”然后我提出一個理論觀點:“國有和民營都是中國共產黨執政的經濟基礎。(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常修澤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中國經濟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經濟學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9182.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zvjsub.live)。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福彩3d和值尾五行走势图 北京11选五专家预测 二肖中特期期100准 怎么下载至尊棋牌 青海快3后面会出什么号码 手机版天津11选5走势图 浙江20选5中几个有奖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网 新十一选五缩水软件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 3d定位杀码个十百 加拿大28算法哪个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