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世揚: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評議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46 次 更新時間:2019-11-28 07:31:37

進入專題: 民法典   人格權編  

溫世揚  

   內容提要: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基本反映了當前我國人格權理論研究的水平與成果,在人格權基本定位、類型體系和具體條文設計方面仍存在不足。人格權具有民事權利屬性,該編“草案”第773條應修改為“本編調整因人格保護產生的民事關系”;人格權以自然人為一般主體,該編“草案”第一章及第五章相關規定中不宜采用“民事主體”的表述;人格權本質上是一種防御性權利,該編“草案”第776條對人格可利用性的一般規定應予刪除,僅在姓名權、肖像權部分設置類似條款即可。“禁止性騷擾”與“人身自由”不屬于健康權、身體權范疇,應從該編“草案”第二章中移除。“標表型人格權”應予以統合和補充,將自然人的其他人格標識(如具有辨識意義的聲音、動作形象等)納入保護范圍。榮譽權不是獨立的人格權,相關規定應予刪除。侮辱不是侵害名譽權的主要方式,該編“草案”第804條第1款可修改為“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誹謗、不實陳述、不當評論等方式侵害他人名譽權”。該編“草案”各章的具體規則設計也存在若干需要修改完善之處。

  

   關 鍵 詞:人格權  防御性權利  榮譽權  侮辱  隱私權  民法典  Personality Right  Defensive Right  Right of Honor  Insult  Privacy Right  Civil Code

  

   2018年8月底,我國民法典各分編草案被首次提交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人格權”編列于其中。此舉意味著,我國立法機關對民法學界爭議已久、分歧甚大的人格權立法模式問題(即人格權立法是否獨立成編問題)作出了選擇。“人格權”編草案(以下簡稱:“草案”)分設6章(第一章“一般規定”,第二章“生命權、身體權和健康權”,第三章“姓名權和名稱權”,第四章“肖像權”,第五章“名譽權和榮譽權”,第六章“隱私權和個人信息”),共45條(民法典分編草案第773條至第817條)。“草案”與其他各分編一樣采取了總一分結構,第一章旨在確立人格權的一般規則,其后各章包含調整各種具體關系人格關系的基本規則。觀其內容,可謂基本反映了當前我國人格權理論研究的水平與成果。綜覽“草案”各章條文,筆者認為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加以思考并修改完善。

  

   一、人格權的基本定位

  

   (一)人格權是基本權利還是民事權利

   “草案”第773條規定:“本編調整因人格權產生的民事關系。”該條的主旨在于,揭示人格權法的調整對象及人格權的民事權利屬性,從而避免對人格權編立法宗旨的誤讀。然而,該條的表述卻隱含一個重要問題,即人格權法(本編)的調整對象是“因人格權產生的民事關系”嗎?若是如此,則“人格權”不是民法調整的結果,人格權法也不是“賦權”法而是“維權”法,換言之,人格權就是先于民法調整而存在的權利。

   人格權不是民事權利的觀點早已有之。有學者認為,人格權從來就不是一種由民法典創制的權利,而是一種憲法上的權利(基本權利),當具體人格要素(生命、名譽、隱私等)向較為概括的人格要素(安全、自由、人格尊嚴)“歸位”時,人格權的憲法性質表露無遺;人格權在當代社會的發展尤其是一般人格權的確立,是人格權基本權利屬性的最好例證。①還有學者認為,根據德國法院創制一般人格權的思維,人格權的觀念發生了根本性的革命,由以前的“民法典權利”一躍而成為“由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②

   然而,我國多數學者認為,人格權制度是對有關生命健康、名譽、肖像、隱私等人格利益加以確認并保護的法律制度,是20世紀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形成發展的一項新型民事法律制度;③人格權本質上屬于私權,在憲法規定的“基本權利”中,有的是作為市民社會中的個人所享有的權利,其性質屬于私權,憲法雖然是規定個人與國家關系的根本法,但個人的“權利”的性質不會因此而改變。④也有學者認為,人格權是一種具有憲法權利和民事權利雙重屬性的法律權利,必須由民法典進行規范才能成為真正的法定權利。⑤

   筆者贊同人格權為民事權利的觀點。作為一項實證法上的權利(而非自然權利),人格權首先由基本法(憲法)賦予,具有基本權利的屬性,但由于憲法規定的原則性、概括性,憲法規定不可能包羅人格權的各個方面,只有將人格權“轉化”為民法上的權利,其才具有可操作性和可司法適用性;⑥晚近各國學說、立法與司法實踐也表明,人格權業已成為一種重要的民事權利。⑦

   既為民事權利,人格權就是民法調整特定社會關系即人格保護關系的結果,而不是民法(人格權法)的調整對象。因此,“草案”第773條表述不當,建議修改為:“本編調整因人格保護產生的民事關系。”⑧

   (二)人格權是自然人專有性權利還是民事主體普適性權利

   “草案”第一章第774條第1款、第776條、第778條、第780條均采用“民事主體”作為人格權主體指稱,第三章規定法人、非法人組織享有名稱權,第五章規定“民事主體”享有名譽權和榮譽權,即名譽權、榮譽權不是自然人專有的人格權,由此提出了法人、非法人組織能否成為人格權主體的問題。法人、非法人組織享有人格權已成為我國人格權理論之主流學說,也是我國民事立法的一貫立場(如我國《民法通則》第99條第2款、第101條、第102條分別規定法人名稱權、名譽權、榮譽權)。也有學者認為,法人等擬制權利主體(團體人格)不應享有人格權,其主要理由是:人格權是一個歷史性概念,具有特定內涵和價值,不能以同等含義適用于團體人格;法人的“人格權”無精神利益,實質上是一種財產權;法人的“人格權”絕非一切法人均得享有,故其不是任何團體人格存在之必須;一般人格權的基礎為人類尊嚴之保護,故法人無一般人格權。⑨另有學者認為,無論是把人格權看成自然法上的權利還是憲法上的權利,法人都不能享有人格權;認為法人有人格權,實際上是把兩種性質不同的東西混淆的結果,即將自然人的姓名權與法人的名稱權、自然人的榮譽與法人的榮譽等表面一樣但實質不同的東西等同起來。⑩

   筆者認為,否認法人等團體人格享有人格權的觀點不無道理,人格權本屬自然人的“特權”,為自然人的人格尊嚴而設,法人等團體人格無需也不可能如同自然人那樣普遍享有一般意義上的人格權。然而,正如有的學者指出的那樣,法人可以享有某些種類的人格權,在現代已經得到理論和立法實踐的確認,承認法人可以享有人格權具有立法政策判斷上的妥當性,對保護自然人的人格具有工具性的價值。(11)考慮到法人、非法人組織只能享有名稱權、名譽權(榮譽權)等幾種具體人格權(不享有“一般人格權”及物質性人格權),筆者認為人格權編應以自然人人格權為立足點,對法人、非法人組織人格權采取“準用”立法技術,為此,筆者建議:其一,“草案”第一章“一般規定”及第五章“名譽權和榮譽權”中不采用“民事主體”的表述,代之以“自然人”;其二,“草案”第774條增設第3款“法人、非法人組織名稱、名譽的保護,準用本編關于自然人姓名權、名譽權的規定”;其三,刪除“草案”第三章中關于“名稱權”的規定。

   (三)人格權是消極性(防御性)權利還是積極性(支配性)權利

   “草案”第776條規定:“民事主體可以許可他人使用姓名、名稱、肖像等,但是依照法律規定或者根據其性質不得許可的除外。”該條作為人格權編的一般規定,確立了部分人格要素的可利用性,由此產生了人格權究竟是消極性(防御性)權利還是積極性(支配性)權利的性質定位問題。

   在我國民法學界,對人格權的非財產性、絕對性、專屬性幾乎沒有爭議。在一些人格權著述中,“支配性”也被認為是人格權的重要屬性。(12)有學者對此提出了異議,其中有的認為法律設置人格權的根本目的,不在賦予自然人對其人格利益進行支配利用的權利,而在于保障決定“人之所以為人”的那些基本要素(生命、健康、名譽等)不受非法侵害,因此,“支配”不是人格權的“首要權能”和基本特征;(13)有的認為,人格權的特點在于其絕對性,人對于自己的身體、健康、生命、尊嚴等無支配權,否則就會使人淪為非人的危險;(14)有的從“事實支配”與“法律支配”的區分角度對這一問題做了分析。(15)

   筆者認為,就其本質而言,人格權是一種以維護自然人人格尊嚴為宗旨的消極性(防御性)權利。無論是從民法創設人格權的宗旨(對人格要素的保護而非利用),還是從權利主體對其“人格要素”或“人的倫理價值”實現“支配權”的可能性分析,將人格權定位為一種“支配權”均非恰當。(16)不可否認的是,當代社會,自然人(尤其公眾人物)的姓名、肖像、藝術形象等人格標識的商業化利用現象已屢見不鮮,由此在西方國家產生了被稱為“公開權”“形象權”或“商品化權”的新型民事權利。有學者通過對人格權制度現代發展歷程的考察,認為許多人格權已不再是消極防御性的權利,而是逐步具有可以積極行使甚至利用的權能。(17)筆者也認為,一些“標表型人格權”確具一定的支配屬性,(18)但就人格權整體而言,其支配屬性或積極利用屬性并不具有普適性,因此,從立法技術上說,將部分人格要素(人格標識)的積極利用作為人格權編的“一般規定”似有不妥,故建議刪除“草案”第776條,僅在相關具體人格權(姓名權、肖像權)部分設置相應條款。

  

   二、人格權的類型體系

  

   “草案”第二章至第六章分別對生命權等各種具體人格權(及“個人信息”)作了規定。從“草案”的分章依據看,似乎采取了“同類聚合”的思路,即將同一類型的人格權(如生命權、健康權和身體權為一類,名譽權和榮譽權為一類)置于一章中作出規定。對此種立法安排,有兩個疑問:一是如此分類是否科學;二是如此安排是否存在缺漏。

   在人格權的類型體系方面,比較法上可資借鑒的立法例有限,(19)我國學者見解也不盡一致,較有代表性的觀點有以下幾種。其一,物質性人格權和精神性人格權。前者包括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和勞動能力權。后者包括標表型人格權(姓名權、肖像權)、自由型人格權(身體自由權、內心自由權)和尊嚴型人格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貞操權、精神純正權、信用權)。(20)其二,保障自然人的自然存在的人格權和保障自然人的社會存在的人格權。前者有生命權、自由權、家庭權等(對應于物質性人格權)。后者有平等權、姓名權、肖像聲音權、名譽和榮譽權、私生活權、歸屬權等(對應于精神性人格權)。(21)其三,人身完整(包括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人格標識(包括姓名權、肖像權、形象權、聲音權)、人格尊嚴(包括名譽權、隱私權、信用權、榮譽權、知情權、環境權、精神純正權)、人格自由(包括身體自由權、遷徙自由權與居住自由權、住宅自由權、性自由權、工作自由權、意思決定自由權、通信自由權、表達自由權、創造自由權、信仰自由權、思想自由權)。(22)比較而言,第三種分類系以人格權客體(人格利益或人格要素)的類型化為依據,對于人格權立法具有較大的指導意義。筆者認為,受民法保護的自然人的人格利益或人格要素可劃分為“內在要素”和“外在要素”兩個層次,前者包括物質要素和精神要素兩個方面,后者即自然人的人格標識,人格權的類型體系亦應由此展開,即體現為物質性人格權、精神性人格權與標表型人格權。(23)依此觀之,“草案”第二章至第六章在人格權類型體系的構建方面尚有以下可商討之處。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民法典   人格權編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法學 > 民商法學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9206.html
文章來源: 《政治與法律》 2019年03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特斯拉概念股票 微乐捉鸡麻将二丁拐技巧 今日股市实时点评 琼崖海南麻将规则 一分钟赛车计划pk精准 保险和证券哪个发展更好 股票下跌放量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2019 湖南闲来麻将下载 新疆11选5下注 重庆时时计划人工 秒速赛车怎么老是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