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方毅:明末清初漢文西書中“海族”文本知識溯源

——以《職方外紀》《坤輿圖說》為中心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6 次 更新時間:2019-11-28 20:53:59

進入專題:   耶穌會士   中西交流   海怪  

程方毅  

  

   摘要:明末清初歐洲耶穌會士利瑪竇、艾儒略、南懷仁等傳入中國的地理知識中,包含有“海族”即海洋生物知識。學界對這些“海族”知識已有一些研究,但不夠充分。艾儒略《職方外紀》和南懷仁《坤輿圖說》的“海族”文本,針對不同的內容,參考了歐洲不同類型的資料。其中包括地理學書籍,如16世紀中期馬格努斯的《海圖及對北域的描繪》《北方民族簡史》、奧爾特利尤斯的《寰宇大觀》等。為了使描述更為精準,當涉及具體論題時,相應研究著述也會成為艾儒略和南懷仁參考的對象。因此,盡管可能有主要的參考對象,但他們的作品可以被視為他們當時能夠接觸到的各種資料與信息的雜糅。這些“海族”文本知識,既有古希臘羅馬自然史傳統的印記,又有基督教神學和基督教動物故事集文本傳統的影響,還有大航海時代以來建立的“科學”的“新”知識,呈現了當時歐洲知識界的整體面貌。

  

   關鍵詞: 海怪;耶穌會士;艾儒略;南懷仁;奧勞斯·馬格努斯;亞伯拉罕·奧爾特利尤斯 

  

   明末清初之際,隨著西歐耶穌會士如利瑪竇(Matteo Ricci,1552-1610)、艾儒略(Jules Aleni,1582-1649)及南懷仁(Ferdinandus Verbiest,1623-1688)等的入華傳教,大量當時歐洲的天文、地理、數學等方面的知識都被譯介至中國。其中,地理學方面的內容以利瑪竇所繪的《坤輿萬國全圖》及南懷仁的《坤輿全圖》最廣為人知,與這些地圖相對應的文本資料是艾儒略所著的《職方外紀》及南懷仁的《坤輿圖說》。對于這些地圖與文本資料中的地理學內容,學界已有頗多研究,但本文將要討論的這些資料中所繪及記載的海洋生物即“海族”卻鮮被問津。謝方對《職方外紀》的校釋可以被認為是一個開端,他試圖對該書中“海族”一節中所涉及的“海中族類”一一進行解釋。[1]2014年,鄒振環對這些資料中的“海族”首次進行了系統的研究。他分三個主題——“飛魚”、“遠洋航海中令人恐懼的魚類”與“大航海時代擬人化的魚故事”——對這些記載中的海洋生物進行了信息溯源和科學分析,同時強調這些這些記載是“地理大發現以來關于海洋的新知識”,并為中國人“帶來了大航海時代以來建立起來的新知識傳統。”[2]除此之外,還有學者如賴毓芝從藝術史的角度來討論在《坤輿全圖》和《坤輿圖說》中的生物插繪的歐洲根源與流變,但其所處理多為陸地上動物,如無對鳥、駱駝鳥等等,甚少涉及海洋生物,因為其并未能找到這些海洋動物圖像和文本的來源[3]。這些研究既有開拓之功,也得出了有價值的結論,不過在“海族”知識溯源方面也留有繼續研究的空間。本文以艾儒略和南懷仁的“海族”文本為中心,首先考察其在文字敘述上的來源,而后追問它們在西方知識體系中的脈絡與地位,同時討論這些“海族”的宗教背景及其與天主教在華傳播的關系。


 一、歐洲制圖學傳統中的“海族”知識:馬格努斯和奧爾特利尤斯


      耶穌會士所帶來的“海族”知識主要見于前述《坤輿萬國全圖》《職方外紀》《坤輿全圖》和《坤輿圖說》。這其中既有文本資料,又有圖像資料,本文集中討論文本資料,關于“海族”的圖像資料筆者將另文論述。“海族”文本資料主要見于《職方外紀》與《坤輿圖說》,而后者中的“海族”資料大體承襲前者。

    《職方外紀》是艾儒略于1623年在楊廷筠的協作下完成的。此書有多種版本,1996年中華書局所出版的謝方校釋本最為詳實可靠。該版本包括正文五卷,前四卷論述五大洲的國家、城市等信息,末卷即第五卷以海洋為主題,包括有“四海總說”、“海名”、“海產”、“海狀”、“海舶”及“海道”等節,“海族”一節亦在其中。除卻兩種海鳥,《職方外紀》中“海族”一節囊括了二十種海洋生物。《坤輿圖說》是由比利時耶穌會士南懷仁完成于1674年,分上下兩卷。《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說:“是書上卷自“坤輿”至“人物”,分十五條,皆言地之所生。下卷載海外諸國道里、山川、民風、物產,分為五大州,而終之以“西洋七奇圖說”。大致與艾儒略《職方外紀》互相出入,而亦時有詳略異同。”[4]書中的海洋部分便在下卷中的五大洲之后,有“四海總說”、“海狀”、“海族”、“海產”及“海舶”五節以海洋為主題的內容。除此之外,《坤輿圖說》最后所附圖片除卻“七奇圖”,另附有“異物圖”二十五幅。從內容來看,該書的“海族”一節幾乎一字不易地摘抄了《職方外紀》中“海族”一節的所有條目,僅添加了三種海魚:麻魚、海蝦蟆與風魚。而在《坤輿圖說》的最后,該書最后的“異物圖”部分也包含了五種海洋生物,即飛魚、狗魚、西楞、把勒亞和劍魚,每種生物后的解說文字與“海族”一節中的解說基本一致。

   值得強調的是,這些海族文本資料與在地圖上出現的海族圖像資料應該是相互對應的,因此這些海族文本資料的編撰也是耶穌會士地圖制作工作的一部分[5]。對于這些海洋生物的文本與圖像資料,洪業提到“西人舊圖往往有這些玩意兒”[6],但后來學者的研究都并沒有從地圖學的角度來追溯它們的西方傳統,而僅僅從博物學的角度來對這些動物進行考證,因此在考證時往往有所疏漏。歐洲文明對于“海族”的了解雖然可以追溯到古希臘羅馬時期,如亞里士多德的動物學作品及老普林尼的《自然史》,但是在地圖學上,尤其是在地圖中海洋空白處繪上海洋生物這樣的傳統卻并非如此。出生于瑞典的天主教神甫奧勞斯·馬格努斯(Olaus Magus,1490-1557)可以被稱為在這一傳統中的先驅。1539年,馬格努斯在意大利威尼斯印刷出版以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地區為主體的《海圖及對北域的描繪》(Carta marina et description septentrionaliumterrarum)(下簡稱《海圖》)。這幅木刻地圖由九張對開的圖板組成,高約1.2米,寬約1.5米。由于印刷成本及售價高昂,該地圖在當時只出版了數個印本。與之前的地圖相比,馬格努斯的這幅作品除了更為詳實和準確,更因為繪制在地圖上的各種動物植物及人類活動的圖像而聞名。但是到16世紀80年代時,原版海圖已經無法看到,取而代之的是由意大利版畫雕刻師安東尼奧·拉弗雷利(Antonio Lafreri)在1572年發行的尺寸更小的版本。直到1886年,一份《海圖》的彩色原版才在慕尼黑市立圖書館被發現,之后又有一份于1962年在瑞士被找到,現藏于瑞典的烏普薩拉大學圖書館。

   在完成《海圖》之后,馬格努斯又花費了16年時間為地圖完成了一本注釋性質的拉丁文著作——《北方民族簡史》(Historia de gentibus septenrionalibus)(下稱《簡史》)。該書于1555年出版,全書由22個分冊組成,共有778個章節,并配有十分豐富的木刻版畫插圖。此書影響巨大,在隨后的一個世紀里被再版多次,并被譯為意大利語、德語、英語等六個版本。與海洋生物相關的部分在該書的第21冊《海怪》(De piscibus monstrosis)。該冊共50章,分別講述在海圖上出現的各種海洋生物,以及與它們相關的歷史故事、民間傳說以及在當時的各種傳聞報導。

   今天學者在研究早期耶穌會士介紹到中國的地理資料時,往往都會將利瑪竇的《坤輿萬國全圖》追溯到比利時地圖學家亞伯拉罕·奧爾特利尤斯(AbrahamOrtelius,1527-1598)于1570年刊印的《寰宇大觀》(Theatrum Orbis Terrarum),而將南懷仁的《坤輿全圖》追溯到約翰內斯·布勒(Johannes Blaeu,1596-1673)刊印的《新世界地圖》(Nova Totius Terrarum Orbis Tabula),并認為其上的動物形象主要參考自康拉德·格斯納(Conrad Gesner,1516-1565)出版于1551至1558年間的卷帙浩繁的《動物史》(Historiae Animalium)。[7]而艾儒略的《職方外紀》中的“海族”部分資料則被認為是如他自己在該節文首所說的那樣,是根據他自己“舶行所見”而得來的資料。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學者在討論海洋生物部分時,所采用的許多圖像與文字敘述都或多或少與馬格努斯的《海圖》及《簡史》有關。馬格努斯在這兩部作品中的“海族”部分開一代風氣之先,幾乎是文藝復興時期所有海怪形象和傳說的主要來源。這些描述對后來的地圖、地圖集以及各種與海洋生物相關的書籍都影響深遠。甚至可以說,今天市面上地球儀或者地圖上海洋部分中點綴著的鯨魚形象,依舊可以追溯至馬格努斯的《海圖》。而奧爾特利尤斯的《寰宇大觀》是第一本現代世界地圖集。在該地圖集中的“冰島”部分,奧爾特利尤斯經常援引馬格努斯關于斯堪的納維亞地區的論述。同時,地圖中大部分怪物都是直接或間接參照馬格努斯《海圖》中的怪物演化而來。同時,康拉德·格斯納也并不例外地在其《動物史》第四卷中大量引用了馬格努斯的圖像與文字。[8]由此可見,馬格努斯在歐洲早期地圖學甚至動物學傳統中的特殊地位。因此,對于早期傳教士傳入的“海族”文本抑或圖像資料的研究,不應該僅僅著眼于一兩部可能為當時歐洲傳教士參考對象的著作,而更應該將其放入當時歐洲知識傳統和體系中來理解,從而可以進一步討論它們給當時中國帶來的影響及其原因。


二、《職方外紀》《坤輿圖說》中“海族”文本釋讀與溯源


   在了解歐洲地圖學中關于海洋生物圖像和文本部分的傳統以后,早期耶穌會士介紹入中國的“海族”知識可以據此而被更加清楚的認識。如前文所述,《職方外紀》的“海族”一節與《坤輿圖說》中的該節大體內容重合,只是后者的內容稍有增加。在正式介紹海族之前,艾儒略說道:“海中族類,不可勝窮。自鱗介而外,凡陸地之走獸,如虎狼犬豕之屬,海中多有相似者。今聊據舶行所見,述一二以新聽聞。”[9]《坤輿圖說》“海族”開篇亦云:“海族不可勝窮,自鱗介外,凡陸地走獸,海中多有相似者。”[10]這種“凡陸地之走獸,如虎狼犬豕之屬”,都能在海中找到相似者的觀點,在中世紀歐洲已經十分流行,更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古羅馬時期的老普林尼,他在《自然史》中寫道:

因此,這個庸俗的概念很可能是真的,即無論在自然的任何其他部分產生了什么,都同樣會在海中發現。同時,海中還有許多在其它地方并不存在的物體。 在海中找到的物體,不僅僅包括陸生動物的形態,還有非動物物體的形態。只要有人費心去查看葡萄魚,劍魚,鋸子魚和黃瓜魚,他就能很容易明白這一點。黃瓜魚無論是外形還是氣味都非常接近真正的黃瓜。(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耶穌會士   中西交流   海怪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古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9213.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zvjsub.live)。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我找到时时彩漏洞了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苹果版 博金胆221期3d图谜 吉林麻将微乐棋牌玩法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囹 pk10技巧34567定位 飞艇计划软件 微信群麻将算赌博吗 亿客隆彩票 离线单机麻将 北京pk赛车8码计划码 新疆35选7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