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與懷:吳正《立交人生》與當代華文小說創作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6 次 更新時間:2019-11-29 15:48:09

進入專題: 《立交人生》   華文小說  

何與懷 (進入專欄)  

  

   (前言:中國著名作家詩人吳正先生將于本月八號光臨悉尼,親自參加澳大利亞華人文化團體聯合會為他主辦的“吳正作品悉尼研討會”。這是他第一次赴澳,但澳洲華人將是第二次專門為他舉辦研討會。下文是對當年研討會的一個回顧。)

  

   十五年前,即2004年的8月14日,澳大利亞中華文化促進會假座悉尼市中心文華社舉行吳正長篇小說《立交人生》(另名《長夜半生》)研討會。這是一次對嚴肅作品的嚴肅討論。主要發言者都非常認真地寫出書面文章,計有:田地(小說、政論作家)的〈二十一世紀中國文學的走向——兼談吳正的長篇小說《立交人生》的藝術追求〉;辛憲錫(文學教授)的〈小說《立交人生》三題〉;沙予(前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研究員)的〈交叉感染話人性〉;劉放(作家、前廣州文學雜志《花城》編輯)的〈還原文學的本性〉,以及張勁帆(作家、前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員的〈俯視人生的精神畫卷――讀吳正長篇小說《立交人生》〉。此外,悉尼華文作家協會會長黃雍廉和澳大利亞中華文化促進會會長何孔周更作了針鋒相對的長篇發言。本人作為是次研討會的主持,就會上出現的一些觀點,作一個綜述淺議。


《立交人生》與人性


   吳正在他的小說創作談里說過:“少年情,中年性,老年心。”張勁帆認為這是非常精辟的概括,可用來作為解讀《立交人生》的鑰匙。他稱這部小說是“俯視人生的精神畫卷”,是將要進入老年的作者對自己一生精神歷史的回顧,重點放在對友情、親情、愛情的思考。

   沙予在發言中,肯定《立交人生》的人性描寫。他說,《立交人生》的作者從社會風氣習俗對人性的影響為切入點,用批判的眼光,通過兩對夫妻陰陽差錯的婚戀糾葛,對人性作出切中肯綮的剖析,意在引起人們對人性的關切,這正是這部作品不同凡響的地方。但是他馬上還質疑:既然“政治也是人性的一種表述方式”,那么,以“離政治遠一些,離人性近一些”作為小說寫作的指導思想或心得體會便可能有些問題了。

   吳正提出:“寫小說即寫人。寫人即寫人性。人性由獸性與靈性組成。因此只有同時寫出人之獸性與靈性的才算寫出了完整的人性。”沙予認為這里涉及到性善性惡的哲學命題,但人們通常說的人性多指靈性。辛憲錫則認為這是吳正非常精辟的見解。只有這樣充分深刻的人性描寫,才能滿足小說讀者最高的審美要求。而《立交人生》所寫的人物的愛情錯位及偷情做愛,為小說充分深刻地描寫人性,提供了最好的契機。內中,最精彩的筆墨在第三十節。但縱觀整部小說,對人性的另一面——獸性的描寫,還不夠充分,不夠強烈。辛憲錫說,早在那個封閉的年代,柳青的《創業史》就已經作出生動的獸性描寫。前些年讀賈平凹的《廢都》,如果作家在性描寫時不刪去方格中的多少字,人性的獸性那一面,也會表現得很充分。他補充說,偷情作愛時的獸性描寫,并非都是官感刺激,描寫得好,會給人一種美感,一種享受,藝術的享受。至于描寫的細致、充分與強烈,應到什麼程度,仍需掌握分寸。藝術的雅俗之分,只有一步之遙。


《立交人生》封面


《立交人生》的寫作手法


   田地發現,作者十分尊崇精神分析大師弗洛伊德,企圖以心理結構表現整個意識范圍,甚至挖掘了潛意識領域,描寫了意識活動的非理性內容,以揭示人物內心世界的復雜性;所以,作者大量使用的,不僅僅是回憶和內心獨白,還使用了自由聯想、閃念、夢境、幻覺、白日夢,以及稍縱即逝的片刻印象或感覺等表現手法,來表達作者進入狀態後的意識流程。

   劉放認為,吳正在《立交人生》這部小說中使用了各種現代表現手法,歸結起來,主要是意識流的手法。張勁帆同意,說,這部小說采用的藝術手法是現代派意識流的,作者無意去講述完整的故事情節,情節是斷斷續續而且時空錯亂的,但是并不妨礙聰明的讀者將它們連接起來,然而連不連接起來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物的內心感受。他認為這是一部非傳統寫法的心理小說。辛憲錫也認為,《立交人生》可視為一部心理小說。

   但田地還進一步指出,和傳統的意識流小說不同的是,吳正在《立交人生》中雖然是以心理結構來表現整個意識范圍做為小說的敘述主線,但保留了人物性格和故事情節還算是清晰的脈絡。特別是,整部書里,故事并不荒誕,人物也不怪異,而且也沒有著意渲染夸大所有現代主義流派都在拼命渲染的所謂“異化現象”。《立交人生》并不反傳統,而且也不宣揚非理性。它的題旨是積極向上的,有懷疑,但沒有根本否定;有迷惘,但沒有徹底絕望;有焦灼,但沒有憤世嫉俗……《立交人生》并不屬于任何一種現代主義流派,而應視為受現代主義修正了的“現代現實主義文學”。



《立交人生》研討會部分與會者合影


對《立交人生》寫作取向的評價


   大多發言者認為《立交人生》的寫作手法應該肯定。例如,辛憲錫說,長篇小說創作,結構是一大難事,吳正的探索與創新,就在他創造了一種心理結構藝術。由于按人物的心理感覺與心理變化結構小說,一切可以顛倒,可以打亂,又一切可以組合,都可聯系起來。這就是吳正的藝術,那樣復雜,又如此簡單。

   田地說,作者打破了傳統的時空順序,改以人物的意識流動為線索,成功地描繪出從中共執政前後到二十一世紀來臨大約五十年的歷史變遷。他還認為,《立交人生》豐富或完善了傳統的現實主義寫實技法——心理真實也是一種真實,對歷史事件氛圍的渲染其實是人們對歷史更深刻的感受。在他看來,現代現實主義可能會是二十一世紀中國文學的唯一出路,而《立交人生》則體現了二十一世紀中國文學的走向。

   黃雍廉則代表另一種意見。他的綜合看法是,《立交人生》這種不以刻畫人物、布局情節為小說主體的創作形式,反而削弱了小說活潑的生機,呈現的只是風平浪靜的湖面,未能展現大江東去的浩蕩激流。因此《立交人生》反而不如吳正前一部小說《上海人》寫得樸實真誠,流暢自如,拙中見慧,有其獨特吸引讀者的魅力。

   黃雍廉說,所謂“現代”,只是在創作的語言上,采用現代語言。“現代”只是當時對事物的一種價值觀念。價值觀念可由時間、空間的變易而改變。現代創作時潮,并不代表“現代”本身就是進步,就是完美。因此,現在不少作者趕時潮,抱著“佛洛伊德”的神主牌不放,值得考慮。他舉出,羅貫中、曹雪芹時代,沒有“佛洛伊德”那套理論,不是也能寫出《三國演義》和《紅樓夢》那樣的傳世之作嗎?

   黃雍廉進一步指出,《三國演義》能如此地影響后世,這遠非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可比擬的。《紅樓夢》更是成為世界研究中國文學的典籍。他認為,如果文學創作要有所借鏡,研究上述兩部著作的寫作技巧,并非是落伍觀念。

   黃雍廉歸納說,小說的功能與價值,在借人物的傳情寫實,以表達它要表達的主題意識,也可說無人物即無小說。吳正的《立交人生》,在人物的刻劃上,下的工夫不深,反而著重以優美的文句大篇幅地寫景,形成賓主錯位。實則,小說的語言,詞達而已矣,并不在文字藝術的追求,或禪意的捕捉。如將小說詩化,徒然著重意識流的“空幻的美”,不講究“人稱的統一”、“時空的定位”、“人物的刻劃”、“情節的布局”,如此這般,相信很難成為一部暢銷書。



黃雍廉與何與懷在研討會上


《立交人生》與當代華文小說創作


   針對研討會上黃雍廉的這種意見,認為意識流、時空錯位、多重敘述視角等現代派文學的藝術手法,打破了傳統的審美習慣,讓人看不懂,讀起來很費力,沒有市場賣點等等,長期進行文學批評和理論研究工作的文促會會長何孔周認為:人類的審美觀念是發展的,是與時俱進的,文學藝術最忌諱拿一個現成的即使是很成功的框架來框住最提倡創造性、最豐富、最活潑生動的文學藝術創作實踐。文學藝術的生命就在于創新,就在于獨辟蹊徑,因為模仿和蹈襲舊路是決無出息的。他還說,我們考察一部作品,一個作家,必須把這個作家的作品放在一個特定的歷史范圍和特定的文學環境里,離開了一定的范圍和一定的環境,而奢談什麼恒久不變的審美觀念、創作方法,那是缺少現實的和歷史的審美眼光的。如果我們把《立交人生》放在當代中國庸作、偽作、劣作充斥的文壇上,放在渲染色情與暴力的所謂暢銷小說大行其市的環境里,放在一些作家為了追逐高稿酬而心態浮躁、放棄了嚴肅的文學追求的背景下,那你就不得不承認,《立交人生》以幾個人物心理世界的沖突和演變演繹出了當代中國社會五十年的歷史劇變,小說圍繞著文學寫什麼和怎麼寫,圍繞著文學自身發展層面所做的探索和追求,是多么的鳳毛麟角,多么的難能可貴。

  

何孔周與何與懷


   黃雍廉來自臺灣。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臺灣文壇曾經受現代主義的強烈沖擊,而當時身在臺灣、既寫詩又寫小說的黃先生對充塞文壇的大量并不成功的現代主義作品可謂痛心疾首,嗤之以鼻。因此,黃雍廉提出以下觀點,便不難理解:小說創作,應以自我的創作意識為主體,不宜趕西方作家寫作的時潮。東施效顰,便致畫虎不成反類犬。而何孔周、田地等人,則來自中國大陸,他們更多、更重的感憤是四人幫倒臺前幾十年里中國大陸文壇的禁錮以及當今文壇的浮躁和商業化,因此必然對任何嚴肅的探索和追求都格外敏感和欣賞。

   這次研討會是一次對嚴肅作品的嚴肅討論,是悉尼文壇開展文學理論研究、開展文學批評的一次有益的活動。各位發言者不但對吳正的《立交人生》各抒己見,并且還直接觸及到當代華文小說如何發展的問題,以后討論還會繼續,并對華文文學創作有所裨益。

進入 何與懷 的專欄     進入專題: 《立交人生》   華文小說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zvjsub.live),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中國現當代文學
本文鏈接:http://www.zvjsub.live/data/119225.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zvjsub.live)。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捷报网球比分 全天天津快乐十分计划 打二人麻将有什么技巧 7m球探篮球即时比分 闲来安徽麻将官网 河南快三购买 宝宝人工计划软件 商城套利赚钱 微信捕鱼上下分游戏 江西福彩快3玩法技巧 时时彩后三选胆技巧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