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學術 > 丁學良 所有專欄
丁學良
 
丁學良
 
丁學良,愛思想網學術委員。出生于皖南農村。在國內斷斷續續受過不完整的小學、中學和大學教育。1984年赴美國留學,1992年獲哈佛大學博士學位。現為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終身教授,國立澳大利亞大學亞太研究院通訊研究員。研究領域包括轉型社會、比較發展和全球化。雖去國經年,仍然抱著有朝一日回國內最好的大學執教的一線希望。


為鄧小平“818講話”寫“奉命文章”
美國“中國研究”奠基者的告誡
判別“文革”是否再來的三個路標
對付官僚腐敗和特權的四種辦法
印度政治發展對中國的啟示
應對SARS危機的三種體制:強制.法制.弱制
華人社會里的西方社會科學
轉型社會的法與秩序:俄羅斯現象
美中對抗中的四種主義

外部世界反擊中國:此伏彼起(一)
對手判別中國的“五個尺度”
“伊斯蘭國”化整為零逼近周邊
菲律賓最需要從中國獲取的幫助
對美國的法治不能靠邏輯推論去理解
俄羅斯的境外高風險投資
槍支不危險,病人才危險?
“陸基” 和“海基”——緬甸若開邦沖突的另類視角
在海外一拿到學位馬上就回國是下策
中國輸往印尼的文化和價值觀念
警惕東南亞興起極端主義——印尼的信號
20年后,亞洲金融風暴教訓仍未過時
西方文明最終會被全球化拖垮嗎?
對人民幣不可以說“不!”
從107篇學術文章撤稿 看學術規范的“易摔跟頭之處”
看美國“兩岸” 思中國“一帶”
大量引進新娘的經濟考量
本土保守主義反撲國際自由主義
本土保守主義反撲國際自由主義
最后的中國國民黨人
在“一不愿、二不敢”之后——清點中國反腐敗的武庫
中國海外投資應避免的陷阱——以緬甸為例
反腐遭遇“軟抵抗”背后
被邊緣沖擊的“中國夢”
中國對日并非“黑船來航”
香港政爭之源:主權治權分歧
中國治理香港缺少“比較優勢”
香港管治歷程:事不做絕,族群共存
中國的大學最差的是軟環境
這樣的文明觀是最好的教材和解毒劑
“私營企業主的黃金都是黑的”?
誰把誰“關進籠子里”?
國家變革需要大政治家——里根、撒切爾與鄧小平領導大轉型的啟示
頂層設計要靠基層“給力”
“良性治理”與“中國夢”
過去10周微博反腐可抵以前10年
香港和內地關系緊張的一大原因
中國維穩體制是“次壞”選擇
文革專家馬若德
“鄧小平模式”的命運
走活中國政治改革的兩步
中國政治改革的邊界線
改革最需要過人的膽識
整個社會應在一條船上同舟共進
丁學良 黃有光等:中國為何“四面皆敵”
自由市場模式面臨結構性危機
本拉登的興衰與中國的明智
中國模式的慢性病癥侯
三峽大壩的三條腿?
“中國模式”為何不好推廣?
“惡治”與“良治”,分裂與統一
大學生就業難的另一面不可忽視
關鍵是紙面上的東西要落到實處
“還債”觀在中國要重新拾起
他們為什么不吭聲?
種族騷亂后,洛杉磯如何恢復繁榮
公民社會與商人階層不對立
對外援助,中國怎么提“附加條件”?
國際視野下的中國醫改
目前情況下,遏制學術剽竊不可能
從國內外經驗看大學生就業前景
將特權擺明處,建立可執行的反貪制度
“還債”觀:重建改革道德之源
大學生就業,要分開急性病和慢性病
官僚制與中國改革
拉動民需和可持續發展靠公平正義
中國執政黨的“第三春”?
好政治的標記是盡可能的包容,盡少的排斥
海外中國企業頭上的四把刀
大眾資本主義:中國的出路
“小眾資本主義”難以持續
自由與幽默
中國精英對“軟實力”的誤解
大亂、大治與“大窒”
“清官比貪官更壞”后面的智慧
奧巴馬當選與毛澤東的預言
利益集團綁架國家政策
宋美齡、尼克松和北京奧運
反思中國,反思“中國模式”
大震能否推進“良治”?
四川,你會造這樣一座碑嗎?
震區周邊有多少危險的水壩?
別把大學當國企
走出敵人遍天下的困境
中國再崛起需要依靠什么?
最可怕的是不知落后
陳良宇案破了“上海神話”
鄧小平清醒理性的愛國主義
在制度化的過程中走向全球化
愛護國內民眾的利益是愛國主義的基本要素
美國不是中國唯一的榜樣
管好“二巴”,大干“四化”!
“媒體同聲”陷害政府不淺
全不是貪官更可怕
三位美國的中印觀察家將中國和印度的比較
也要為“丑”立碑!
“棍棒之下出孝子”的市場解讀
解讀臺灣“反中”光譜
水災·水政·水斗
救救國民!
套索正拋向北京——從蘇聯被拖垮得到的啟示

回老家、過大年、多做“綠色善事”
西方學生上文革課常發“奇想異見”
麥克法夸爾的文革世界
中國對美國孤立主義的愛與恨
中國的未來取決于三個T
“非典型領導人”胡耀邦
反思“按比例搞斗爭”的當代意義——讀依據蘇俄檔案的新版毛澤東傳記(下)
經斯大林毛澤東理解現代中國
許紀霖 權力場是一臺絞肉機
香港進入“新常態”
受命為鄧小平"8·18講話"寫文章:溫故而知新
徐景賢是個“好教師”——讀他的最后回憶
唐山大地震中的災民哪里去了?
他也逝去
辛亥革命“族權”“國權”、“民權”一起解決之雄心
胡耀邦與中國民情
種族騷亂后,洛杉磯如何恢復繁榮?
“大國崛起”與“帝國興衰”——新年首感
關于中國人民素質的世紀之爭
胡耀邦與中國改革
文革中的藏書、焚書、撈書——文革發動四十周年再祭
毛澤東40年前對美國黑人“徹底解放”的預言
美國怎樣形成“話語霸權”
哈佛什么專業最不賺錢
我在金三角偷越國境的日子
曼谷,汪老爺子的遺體在等著我
讀書的六種目的取向
回憶在匹茲堡大學陪讀的王小波
“滿街都是小便池”
“落后就要挨打”的似是而非
哈佛校長的兩個“S”
圍城. 馳援. 被圍――文革發動四十周年祭
“文化大革命”就是形形色色的人相互報復的革命
談何容易
“你敢寫中文”?
中國大陸自由主義的首席發言人——對李慎之老師的遲緩追憶

“新長征”其實是“走老路”

中國的智庫為什么那么弱
中國發展模式的兩部曲
外界如何看中國取決于我們的本色展示而不是制造假象
中國發展與中國模式的未來
從海外經驗看國內大學生就業前景
制造業升級背后需五大要素
國際比較視野下的中國經濟再崛起
如何學習當代社會科學?
世界視野與立足本土
對印尼經濟危機的社會學觀察
中國經濟再崛起的三大薄弱環節
何謂世界一流大學?
“政府公開與公眾參與”學術研討會書面發言稿

西方學術界迄今有關中國文革最重要的一部通史
四十年研磨出的文革通史
你不能不看的墓碑
丹尼爾·貝爾《工業化后社會的來臨》新版序
一個“國際非盲流”文集的自序

中國要給民間更多空間
應讓民眾主動參與社會管理
政治極端主義和利益集團綁架——蘇聯為何遭遇體系性失敗
丁學良 魏甫華:從文化啟蒙到市場啟蒙
高度關注勞資關系的深層變化
面臨“精神重建”的知識分子
對“準恐怖主義”要綜合治理
中國改革開放路上的“四個巨大”
中國“新改良運動”
權利是抗爭得來的——在武漢縱論農民權益
讓更多人享受經濟增長成果
中國大學的體制弊病
印尼危機十年再回首
大學問題破壞了改革共識
培養可持續的創造力
什么是合格的經濟學家
西方現代教育制度與科舉制度的實質區別
把大學校長從官本位上解脫出來
抓好三大資源,用好四大人才圈
印度為什么可怕?
政治改革與經濟改革須攜手并進
丁學良 崔衛平:從世界看中國
丁學良 吳思銳:就北大改革與丁學良博士的坦誠對話
回國創業受制中間環節
21世紀最最重要的競爭之一:中國和印度 
北京大學的頂級定位:國際比較的視野
應對突發事態的機制:前提與核心
人類文明進程中的傳染病肆虐與征服
中國為什么出不了大企業家?
家族企業能走多遠?
中國能不能辦出世界一流大學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极速快3网站 看书赚钱是真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 重庆时时彩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 猛龙和勇士的比赛视频直播 pk10自动投注软件骗局 3d捕鱼大亨单机版 5分快三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蚂蚁博士时时彩 pk10倍投计算机 捕鱼平台24小时兑换